未读:只为满足大家的好奇心

分享

导语

今年6月“联合天际”将迎来两周年生日。或许,这是一个并不被熟知的名字,但提到它的主品牌“未读”,却早已名声远扬。

两年过去,创始人韩志带领着50余人的团队,在出版和新媒体的疆土上开辟出许多“未知”的道路。在一个“供大于求”的市场中,“未读”以猎奇者的姿态,独树一帜,做着“有趣、实用、涨知识”的事情,满总所有人的好奇心。

“一分钟,读者阅读了我们的产品或我们提供的信息,意味着他们为我们消费了不可重复与逆转的一分钟生命。”

一个春末的下午,韩志聊了聊他和他的“未读”。

“公号”30天粉丝破万:源于一场“豪赌”

“2014年5月6日晚上10点55的这一分钟,‘未读’第一次被我发到了微信讨论组里。凌晨1点05分,有了‘未读之书,未经之旅’这句slogan。在这之间的一个多小时里,我到底做过什么,想过什么,已经全然不记得。但因为‘未读’,我会永远记得这一分钟。”2014年7月12日,韩志在博客中写下这段话。这一天,是“未读”新媒体事业部正式开张的第3天。

此后,“未读”公号迅速成长,30天内粉丝破万,被业内称之“奇迹”,名声大噪。

如今回望,对于两年前的那次“成功”,韩志更愿归因于那本“天书”。“《塞拉菲尼抄本》与‘未读’二字惊人一致,完全符合了这个特质。”韩志回忆,“当时因为公司刚成立,手头上还有一点启动资金,也比较任性,觉得这个事就应该是未读的。”

那次“签约”更像一场“豪赌”。2014年春天,早对《塞拉菲尼抄本》有所耳闻的韩志,在网上与之重逢,激起了心中埋藏许久的夙愿。掘地三尺,他找到德国意大利图书代理商,前往位于石景山的办公室,“观摩”到那本躺在桌子上,“被太阳光反射出神秘光芒”的样书,于是,拿着公司五分之一的创业资金,现场签下了报价单。整个过程,完成在短短的24小时内。

《塞拉菲尼抄本》

《塞拉菲尼抄本》

8月4号,“未读”的新媒体公号发布了这一消息。“整个的出版圈、媒体圈,还有社交圈疯狂转发。”随之引发的效果是“当时有80%的用户先知道这本书,顺着这本书来关注‘未读’。”

这次成功的运营背后,韩志却存有一丝侥幸。那时的他,面对新媒体,其实是个十足的“门外汉”。

“未读”成立的这一年,正值新媒体盛世初期。当很多行业都在“瞬间拥抱”互联网时,已在出版业打拼十余年之久的韩志发现,同行始终保持观望态度,“甚至还有抵触”。“传统出版行业一定存在某种变数,一个是自己擅长做的事情,另外一个是自己一直很向往的,要不要把这两点结合一下?”

产生这一想法时,韩志任职于磨铁图书公司的高管层,是业内第一个拥有“首席产品官”职称的人,在一个相对完善先进的平台,接触产品和畅销书。直至韩志离开,磨铁公司策划发行的《自控力》、《乔布斯传》,以及于丹、郭德纲等名家新书上市营销案,都与他的工作相关。

虽小有成绩,但他认为自己已经在一个可以预知的领域内,止步不前,“在当时的职位和定位上,没有办法再伸手去触及其他的东西。”

韩志决定“从零开始”,孤注一掷。“有点像早期美国西部淘金热那种心态。”韩志想了想,更改了措辞,他更愿称之为是一种“豁出去”的心态。交接工作,还完老板的知遇之恩,马上,韩志将“新坐标”投放在德胜国际中心九层,磨铁的楼下。同一栋楼,同一部电梯,在当时的生活状态下,却让韩志看到更多的可能性。

“出版、新媒体、公关策划、版权运营,我们不只做书……”在“联合天际”公司的标语墙上,摆脱了“纯出版”的韩志为这个品牌留下了这样一句话。

“我们不只做书”,就是想强调我们会做书

前不久,“未读”做了一次调查,结果显示,在很多用户的印象里,“未读”只是一个新媒体账户。“不只做书”的“未读”似乎让很多人遗忘了它“做书”的身份。当被问到这个问题,韩志表示:“这个结果一点都不出乎我的预料,从某种角度上讲,我是比较开心的。”

他认为,“未读”的出版线不被用户熟知,意味着图书销量还存在很大的提升空间。“出版和新媒体是两个独立的部门,有自己独立的精神。‘未读’公号不是一个宣传平台。”“让这些书正常的进入渠道,被读者看见,他该买就会去买。”

出版对于韩志而言是一个很稳健,却远远没有到天花板的状态,与“畅销”相比,韩志更看重的是“好中求稳”。“我需要通过出版积累出更多的精品、产品,给我找来更多忠实的用。出版能对我这个品牌形成很好的意向和美誉度,它能够帮助我做更多跨界的事情,一些出版之外的事情。”

韩志

韩志

两年来,韩志一直在寻找“有趣、实用、涨知识”的选题。他把市场比作超市,烟海之中,要用眼光,捕捉足够好的尖货。与具有仪式感的“套系书”相比,他更奉行“颜值远没有内容靠谱”的理念。

“感性”是韩志对自己的评价,让“未读”以一个“怪”字当道:《塞拉菲尼抄本》的内容如此,年初发行的《本书书名无法描述本书内容》则以一个古怪的名字,特立独行。

“我签它的动机很简单,因为作者是《生活大爆炸》编剧。我们当时看了试译稿,觉得写的很烧脑,很有挑战性。而且大众哲学是年轻读者比较热衷的类型。”这本直译为《圣诞老人存在吗》的书(Does Santa Exist?: A Philosophical Investigation),在当时让韩志犯了愁,“我们想不出来书名,我不知道这本书该怎么做?”

《圣诞老人存在吗》一直安静地度过了第二个圣诞节,还未激起任何波澜。“还做不做?怎么做?”似乎成为一个无解的问题。“我也没招了,不行就叫《本书书名无法描述本书内容》,这是我对这本书最大的体会。”编辑在会上忐忑地表了态。但正是这个被常人认为荒诞不经,不太像一个正常图书品牌会决策的名字,让韩志认为是神来之笔,“很完美的诠释了这本书的内容”。

“当时在会上现场决策,没有再进行更多的讨论。”随后,从设计到出版,一气呵成,非常顺利。

“‘我们不只做书’,就是想强调我们会做书。”韩志对记者说。

是时候减少外界对“未读”过高的赞誉和评价

当被问及两年来对“未读”最满意之处时,韩志想了想,用“它活了下来”做了一个最“未知”却最诚恳的回答。

两年,“危机感”始终围绕着韩志。对于外界的赞美,他反而有些忐忑,更愿将取得的成就,归功于机缘和幸运。“是惊喜,其中一些来得太早,来得太快。”

譬如,现在很多传统出版社开始触及“科普”书,在竞争对手与日俱增的当下,“未读”如何撬动新的蓝海,如何更好的转型,兼具传统出版和互联网,成为他最大的担忧。

“是时候减少外界对‘未读’过高的赞誉和评价,相反的是多关注一些我们正在探索的事情。”7月8日,“未读”将举行中国首届“最美书店周”项目,APP“书探”也即将面世。

“好奇心是人类进化前进的永恒动力,我需要‘未读’能够持续性的、不间断地去满足大家不断冒出来的好奇心。”韩志说。“未读的知识”需要探险者不断开垦出答案,永远保持冒险精神,对于韩志和整个团队,是这个品牌给予他们,最迷人的地方。

“未读”品牌最终的定义会是什么,被这个问题追问太久,韩志反而不想再做过多的回答。“它不断地发生,你要不断地去了解,不断去揭开一个题的答案,或者寻找答案。”他说,“这应该是五年甚至十年后,这个世界给它的。”

采访/摄影:马捷

制作:马捷

版权申明:新浪读书所有

联系邮箱:majie3@book.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