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电影之二:被谈论的电影

2015年01月30日15:25  读书专栏  作者:唐棣  

  文/新浪专栏  悦读汇  唐棣

  没有什么客观评价,当然即便一场再轻松愉快的交谈难免有一些类似判断的词语出现。这些词语本身散发着严肃和某些情感的气息,我觉得这样不对,但好像它们做惯了谈论的客人,不请自来。比如我谈一个人,先说他还行,再从各个角度描述一遍我所谓的“好”和“坏”。行和好坏都是没什么价值的用语。至少在我这里,不是一个严谨的判断,更像一个吸引眼球的由头。

  “让我们从这儿开始吧……”

  我是一个喜欢在任何聚会中谈论电影的人。这个行为遭到过朋友们的建议,他们的意思是当我不再谈论这个事时,就说明这个事融入了我的血液,成为了我这个躯壳不言自明的内容。这让我想到2002年10月的一天午后,中国导演贾樟柯走进了马丁斯科塞斯纽约的办公室。他对马丁的回忆是这样的:“他没有谈调度怎么灵活、结构怎么样。他只说他的叔叔,只说他的往事。我觉得他可以全身心进入电影,又可以从电影出来,就像一个得道的老妖怪可以随意畅游。”

  给我建议的朋友用意是好的,但我显然有我自己的“畅游”方式,或者退一步说,我坚持合理的谈论表示一种在乎,我不能让我自己觉得自己不在乎了。小说家杜鲁门卡波蒂说:“交谈对我是最重要的。我喜欢倾听,我也喜欢说话。”然后依次是阅读、旅行和写作。

  这涉及到对电影、文学谈论的看法。有的人不愿意谈论,不仅是电影。我问过他们,他们是觉得,我的谈论没有意义。从这点看来,一些人很可能把谈论的意思理解错了。电影,或说一些涉及个人审美的东西中有一部分东西,肯定无法达到共识。而我理解中的谈论不是说服、摆平异己。而是沟通,是某种意义上的倾听与抚慰。

  我们看一部电影之后的谈话围绕一个事谈彼此心事,我期望用的是语言是文学。因为从事电影拍摄的时候,一些话常常无所依靠,在众人中失去我最想说的重点。但我的确把一些对文学的理解引入了电影中,让它变作一种结合了实践与想法的事物。然后,咱们再来好好谈谈……从什么角度谈论电影,决定着我心中什么是好电影。反过来,我心中的电影也影响着我怎么选择角度。

  我的意思是我才不想做影评人,我只想通过咱们都有所思的电影,跟你谈谈而已。在电影之外,我们都是倾听者。在电影之中,我们都是谈论者。

  (声明:作者独家授权新浪网使用,请勿转载。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电影 文学 理解

【相关阅读】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推荐阅读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