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长衫才有民国文人范儿

2014年12月02日10:24  读书专栏  作者:张发财  

  文/新浪专栏  悦读汇  张发财

  7岁那年盛夏见了幅年画。一年轻人一头大汗夹着一把伞去煤矿。觉得奇怪,这么热的天长途跋涉干嘛不光膀子?就不!就穿大褂子雄赳赳站墙上。

  后来知道这玩意叫“长衫”。它才霸道那,甭管多热都得穿着,这是“范儿”这是身份。穿上它,相当于怀揣西太平洋大学毕业证。你边喝咖啡边吃大蒜没人敢嘲笑你。

  说起来也是尴尬,长衫这东西严格意义上并不是汉服而是旗袍的变种,顺治年间满人把自己的骑射制服带入中原,当年为骑马方便前后左右开四个叉。领子与袖口也极其啰嗦,几经改良成了现在清爽模样。

  看民国影像发现,只要识字的都穿这玩意。张晓勇说“长衫俨然成了一道独特景观,它承载着文人历史文化意蕴,把文人的人生命运理想都浓缩在这块布上。长衫这一标示符号上,有形无形的文化积淀通过器用传达出来。”看见没有,对于念书写字的人来说,长衫不但遮体,更重要的作用是身份是旗帜,甭管是谁脱下来一抡——除了狐臭,剩下的都是文化的味道。看谁敢瞧不起我。

  但穿它麻烦太多,又不环保低碳。话说民国《服装条例》规定长衫的下摆距脚踝六寸。一大块布只缝一件衣服纯属浪费,又极宽松,全然不似埃及木乃伊紧绷塑身。别说省了裤子,据我考证除了露阴癖真空穿它,正经人都在里面套裤子。不然露出坚硬的腿毛,两条腿仿佛两根狼牙棒一般实在失斯文。

  又行动不便,虽说民国生活节奏慢,走路都跟杰克逊太空步似的发飘。可毕竟有紧急时刻,每次看《背影》看到朱自清他爸,那个不守交规的胖老头过铁路时,总担心衣服下摆卷进去,越轨成了卧轨。这也就算了,若内急?大小事都蹲下?

  最不能容忍的是个个民国文人都套上这块布,长衫款式又一模一样,让我等脸盲患者彻底晕菜,根本分不清谁是胡适谁是徐志摩,感觉长衫客的都是一个妈生的,或者用饼干模子咔嚓咔嚓扣出的,ctrl+c,ctrl+v。批量生产的。有说“傻×,你用长衫颜色分啊?!”

  拜托,那时候照片都是黑白的就俩色儿。最多区分成“黑白无常小鬼”。嗯,还好没像阿拉伯人头上再蒙布。若如此,那长衫客合影在我眼里就是超级Twins演唱组了。这让个性十足的文人骚客情何以堪?

  说这些不是针对文人,毕竟除了风月风骚风流的知识分子穿长衫外。这大布还裹过更多的民国人。杜月笙先生不卖梨后常年穿,戴个眼镜。不说话跟大学生似的。《功夫》那俩卖唱的盲人也这打扮……后来的三俗代表郭德纲也这样……

  完了,民国男人在我眼里彻底模糊掉,万幸没生在民国,万幸不是女人——如若认错郎上错床……小脸蛋会羞成红灿灿的、像墙上那个去安源的年轻人身后的太阳。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长衫 民国 文人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推荐阅读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