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之旅

2014年09月29日15:03  读书专栏  作者:胡赳赳  

  文/新浪专栏  悦读汇  胡赳赳

  人们总想做一次心灵之旅,但恰恰却让“疲惫的生活梦想”变得更加剧烈地消耗。每一次旅行归来,都会更加地疲惫——因为工作并未因旅行而减少。

  “生活在别处”善意地欺骗了很多人,使人们逃离当下,脱离此时此地,认为始终有一个未知的、更安全而温暖的时空存在。在那里一切欲念和理想都可以得到实施,至少深深具有可实施的可能性,但正如愚笨的渔夫用竹篮打捞大海中的泡沫一样,他竟然出人意外地放过了触手可及的鱼。

  因此有那么多有家不归者,他们渴望流浪,寻找同样心灵饥渴的伴侣。认为行走能够解决一切问题,甚于了脱生死大事。对于家庭和事业,也抱着放逐的态度。究其实,是内在的心灵无处安顿,困惑积垒于胸,不得不一次出走,再次出走。他们摆脱了一种世俗的习性,却又坠入到一种流浪的习性之中。

  很难说,心灵需要什么。一次百感交集的旅程?一段互为慰藉的故事?一种相濡以沫的厮守?一份高山流水的酬唱?也许都是,也许都不是。心灵需要的仅仅是一方空间,一种独守,一份不为人知的自我观照。自我与自我的交融、回旋与修复。体会我既是百转千回中的那一个独有的我,也是千回百转中那个与万古同泯的此性长存的我。

  “长恨此身非我有”,显然未入彻境。是徒然的一株草在感叹命运的无常,面对此岸的欢畅而依依不舍。殊不知四季的轮回已在凋零的气息中蕴育下一棵生命。个体的生命终归是要退场的。一切现实都将进入历史。残破的和衰败的,将为新生的和旺健的力量所代替。必须承认,这二者,皆是生命的一部分,也是自我的一部分。正如新陈代谢的力量,没有谁能永远站在舞台中央,既便上帝也不能。

  在片刻的自我对话中,在一呼一吸的循环之中,你能明了生和死的日夜交替,昨日之我与明日之我的轮番上场,罪恶与欢乐开出不同的花朵,神性与魔性的携手共存,还有,身躯之所欲与精神之所需的互相抵砺。烦恼是无穷多的,小我的痛苦之身也经常性的发作,一不留神,习气所具有的戾性统治了自我,释放出魔鬼,倾刻间焚烧五内,并使周边充斥着脾气和怒火。或者,那小小的不良的怨气,长时间埋藏在心间,直至悄悄地躲在无人角落处舔拭口,默默饮泣。是啊,面对一个不确定的无常的世界,我们的力量多么微茫!只有内心充满着正念,才可以百无禁忌,无所畏惧。

  陶渊明因此说“纵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惧”。一个圣明之人,内心澄明而平静,一切都转身逝去了,一截花影,一场烂仗,都只是平常的瞬间。有什么值得喜悦或恐惧的呢,烦恼和忧虑皆离我远去,只有内心的平静永在。

  心灵之旅不在别处,恰在“息心止念”的这一刻。诗人说“谁此时孤独就永远孤独,谁此时没有房屋就永远不必建造”。保持住这一刻,将其延长,在一呼一吸间体会生命的感觉。那漫长的旅程事后回想起来也不过是一瞬。一念失,则念念失。当所有的念头都消亡了,心灵的本然面目便纤毫自现。它无形无相,只是让该发生的发生,而该消亡的消亡。我们又怎能指望超越自我呢。那是从未曾被超越过的妄想。

  洗涤你的心灵,用你的言语、观照或意识。直至无须使用它们。你自然沉浸在美好的温暖中,就如同初生的婴儿,羊水就是这个世界。

  (声明:作者独家授权新浪网使用,请勿转载。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心灵 旅行 生命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推荐阅读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