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的Q和鲁迅的阿Q

2014年04月22日22:41  读书专栏  作者:林少华  
阿Q阿Q

  文/林少华

  村上春树的短篇集《遇到百分之百的女孩》有一篇叫《完蛋了的王国》。令人万万没想到的是,这部不过两三千字的小短篇,竟潜藏一个重大“秘密”——东京大学中文系教授藤井省三先生从中发现了村上和鲁迅之间的关系。具体说来,《完蛋了的王国》中的男主人公Q同《阿Q正传》里面的阿Q有“血缘”关系。当然,藤井教授也认为二者的形象和身份不存在任何相似之处。村上笔下的Q即“我”的大学同学比“我”漂亮五百七十倍,衣着整洁,文质彬彬,学习认真,一个学分也没丢过。喜欢运动,喜欢看小说,喜欢弹钢琴且弹得甚是了得。不用说,深得女孩喜欢,而Q却毫不花心,只和漂亮而有品位的恋人每星期约会一次。总之“Q是个无可挑剔的人物”。十年后不期而遇时,Q已是一家电视台的导演,依然那么潇洒,大凡女性走过都不由得瞥他一眼。显而易见,村上的Q是个典型的中产阶级精英,一位成功人士。《阿Q正传》里的阿Q则完全相反,连“姓名籍贯都有些渺茫”,相貌猥琐,头上有癞疮疤,未庄所有男人都敢欺负他,所有女人都不正眼瞧他,“睏觉”更是无从谈起。“睏觉”风波之后连短工都打不成了,彻底穷困潦倒,最后还被稀里糊涂被作为革命党枪毙了。一句话,此Q非彼Q。彼Q“无可挑剔”,此Q无一是处。

  那么,藤井教授是怎么在两Q之间或者说两篇小说之间发现关联的呢?其一,“两部作品同有超越幽默和凄婉(pathos)的堪称畏惧的情念”。其二,两个Q同样处于精神麻痹状态。阿Q的精神胜利法就不用说了,即使村上笔下作为学生时代那般“无可挑剔”的中产阶级子弟的Q,十年后也为了确保使其能够维持中产阶级生活的那份导演工作,而对和他要好的女孩采取“不坦诚”的态度,即使女孩把满满一大杯可口可乐“不偏不倚砸在Q的脸正中”,Q脸上也还是浮起“令人惬意的微笑”。

  应该说,作为鲁迅研究专家的藤井教授这个发现或者比较研究是颇有创见的。何况在有世界性影响的当代日本作家身上发现鲁迅文学基因,对于中国人来说尤其值得欣慰。

  也巧,日前去东京大学参加藤井教授主持的“东亚与村上春树”国际学术研讨会。会前我第二次去见了村上春树本人,当面问他是否看过鲁迅的《阿Q正传》。村上明确说他看过。学生时代看过一次,十几年前重新看了一次,“很有意思”。问及他笔下的Q是否受到鲁迅的阿Q的影响,他说那是“偶然一致”。但他显然对鲁迅怀有敬意,他说:“也许鲁迅是最容易理解的。因为鲁迅有许多层面。既有面向现代的,又有面向国内和国外的,和俄国文学相似。”

  不用说,一个人能够理解另一个人——何况认为“最容易理解”——无非是因为心情以至精神有相通之处。所以,村上的Q氏和鲁迅的阿Q的“偶然一致”,未尝不是这个意义上的“偶然一致”。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鲁迅 村上春树 阿Q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推荐阅读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