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尘沙数,都有未完的故事

2014年12月02日19:09  读书专栏  作者:中信出版社  

  蒋勋《微尘众2》自序——微尘沙数,都有未完的故事

丫头们的花塚

  在第二辑的《红楼梦小人物》里,谈了好几位丫头。有我最尊敬的公正宽容的平儿;有我最心疼的天真单纯的金钏;有我刚开始不容易十分了解,后来越读越觉得动人心魂的晴雯;有大方气派、严词拒绝好色老爷纠缠霸占的鸳鸯;有从唱戏转为丫头的藕官,她(他)在舞台上一直演男角,爱上戏台上的女性角色,假戏真做,回不到现实,仍然迫求爱恋着女子,她是《红楼梦》里深情的“女同志”;还有漂亮调皮的芳官,像个小男孩,宝玉也喜欢让她男装打扮,还有厨娘的女儿柳五儿,丫头还没做成,却卷进窃盗官司里,身体病弱,令人同情悲悯。

  《红楼梦》里有好多丫头,她们在整部小就中占据的分量,被作者描述的用心程度,都丝毫不逊色于主要的贵族小姐们。

  小说开始,贾宝玉十三岁,喝了酒,在秦可卿卧房睡了,做了一个梦,到了“太虚幻境”,看到好多大橱柜,上面部有封条,有一个橱柜上标记着“金陵十二钗正册”,警幻仙姑跟他说,橱柜里是他们家族女子命运的账册。小男孩好奇,想知道自己姊姊妹妹们的命运。

  帐册分“正册”、“副册”、“又副册”;“正册”里记的是小姐们,如贾元春、迎春、探春、惜春姊妹,如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妙玉、王熙凤、李纨、秦可卿、巧姐,也就是一般人说的十二金钗。

  “副册”里记的的是妾,像薛蟠的妾香菱就在副册里。

  贾宝玉第一本翻开的不是正册,不是副册,而是“又副册”。“又副册”正是最低卑丫头们的命运账册。

  “又副册”里,他看的第一个判词是:“霁月难逢,彩云易散。心比天高,身为下贱。风流灵巧招人怨。寿夭多因诽谤生,多情公子空牵念。”这是晴雯的判词,是贾宝玉最亲近、最纵容、也最疼惜的贴身丫头。

  晴雯在小说里的故事很多,有娇纵任性的“撕扇”,也有义气肝胆、士为知己者死的“补裘”。晴雯性格顽皮慧黠,冬天的大雪夜晚,她穿着内衣,就跑出门外去吓唬麝月,结果招了风寒,病中劳力劳心为宝玉“补裘”,酿成重病。晴雯最后被王夫人从病床上拉起,看她头发不整,就断定是“狐媚子”,会带坏少爷,立刻赶出贾府。晴雯最后静静死于家中,凄伤哀惋,贾宝玉在她临终时赶去看她,她咬断两根养到数寸长的指甲,放到男孩手心,交换内衣,生死诀别,写得极动人。

  晴雯故事的分量,比小姐贾迎春、惜春都更重要,使人心痛疼惜。作者心中眷恋不舍,在小说里占据的篇幅,也不下于贾元春或妙玉。

  用主人,奴仆的高下,排列品评《红楼梦》角色的重要性,可能是对《红楼梦》极大的误解。《红楼梦》作者其实大大颠覆了他自己时代的阶级观念,他细细描述一生遇到的许多少女,一起长大,一起度过荒唐又美丽的青春,一起喜悦,一起受伤,一起分享心事、分担心事。她们虽然“身为下贱”,也都像是前世的知己,也都有“心比天高”的生命尊严。她们仿佛重来人间,要了彼此的因果,各人还各人该还的眼泪。

  这些丫头,多半是因为家里穷,被卖出来。像袭人,就是从小签了卖身契卖到贾府,袭人原来服侍贾母,后来贾母心疼孙子宝玉,就把训练得得最可靠稳重的袭人拨到宝玉房里照顾。

  贾母自己身边最得力的丫头是鸳鸯,如果细心看鸳鸯这角色。就知道她扮演的是贾母的特别助理兼机要秘书兼特别看护,是个多重重要的角色。

  鸳鸯不是买来的的奴才,她的爸爸金彩就是贾府老仆人,在南方看房子,哥哥金文翔和嫂嫂也都在贾府做佣人,算是“家生子”的奴仆,地位很低卑。

  鸳鸯经过贾母调教,平日不言不语,安静守分,但只要贾母提及一件事,或想起一件东西,鸳鸯可以即刻回答,东西放在哪里,事情如何处理,她都一清二楚。

  甚至连贾母玩牌,都要鸳鸯在一旁帮忙,洗牌、收钱都是她负责。贾母要和牌了,缺一张“二饼”,她就打暗号,让其他三家故意放炮给贾母,让老人家开心。

  像鸳鸯这样忠心耿耿、不跋扈、不张扬、又聪明伶俐的助理秘书,相信今天政府公部门或企业主管,也都觉得是难得一见的好帮手吧。

  然而,这些貌美、聪慧、能干、青春的少女,到了十五、六岁,除了侍奉主子,她们自己都将面封着什么样的未来,有什么样的结局下场呢?

  作者写到鸳鸯,一个服侍贾母,从不为自己前途打算计较的少女,有一天被好色的老爷贾赦看上了。

  贾赦是贾母的儿子,儿子看上老妈的年轻女佣,要老婆邢夫人出面讨来做小老婆,闹了一场风波。贾母当然不高兴,指责儿子说,官不好好做,左一个小老婆,右一个小老婆,年纪又大了,娶回来搁在房里,平白耽误少女青春。

  贾母的话听了令人心痛,不知当时有多少清白少女,就这样被好色霸道的老爷糟蹋了。

  鸳鸯对这件事反应强烈,当着贾母和众人面前哭诉,拿出剪刀就要断发,发誓侍奉贾母归了西,自己一辈子不嫁人,或死,或做尼姑去。

  鸳鸯这样做,当然也是给老爷难看。贾赦有权有势,碍于母亲情面,一时要不到手,但仍然放话说,她终究逃不出我的掌心。

  是的,一个世代地位卑微的奴婢,能逃得出霸道残酷主人的掌心吗?

  晴雯、鸳鸯、平儿,还有跳井自杀的金钏,被人口贩子拐卖的香菱,厨娘的病弱女儿柳五儿,一个一个故事读下去,恍然觉得《红楼梦》的“葬花”,讲的并不只是林黛玉的“儇今葬花”,讲的不只是贵族小姐,竟然是所有少女共同的预知死亡记事,是一座大观园里曾经拥有美丽青春的少女生命的飘零消亡。

  作者为她们立了埴塚,为她们细细撰写椎心刺骨的碑记。

  在《不了情暂撮土为香》这一回,贾宝玉不参加王熙凤的寿宴,带着焙茗溜出家门,快马出城,他说要找一个冷清的地方。到了荒郊野外,他要香,要香炉。读者于是想:宝玉是要祭奠什么人吧?

  然而宝玉不说,作者也不说。整整一回,不知道这个十几岁的少年,为何满眼泪水,为何看着水仙庵的洛神像落泪?最后香炉放在寺院井塞上,细心的读者或许才意识到,不久前有一个刚投“井”自杀的丫头,但作者始终没说出这丫头名字。

  这一天是这投井自杀丫头的生日。没有人会记得一个微小如尘土的众生的死亡和祭日,然而“红楼梦”的作者记得,他让贾宝玉有意避开热闹繁华的王熙凤寿宴,他要诚心在孤独的“花塚”前燃一炷香,为所有受苦死去的女子静默祝祷。

  书籍信息:《微尘众:红楼梦小人物②》,蒋勋,中信出版社,2014-12

【相关阅读】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红楼梦 丫头 微尘众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推荐阅读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