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开启了人文科幻的星空:从《三体》看刘慈欣的科幻写作

2015年09月21日15:38  读书专栏  作者:白烨  

  文/白  烨

  刘慈欣于2006年开始写作科幻小说《三体》,第一部在《科幻世界》连载之后,即获得中国科幻银河特别奖;在2007年至2010年相继完成第二部、第三部之后,又在2011年荣获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最佳长篇小说奖。8月23日又传来喜讯,《三体》在世界科幻协会主办的第73届“雨果奖”评选中摘得了最佳长篇故事奖。“雨果奖”从1953年开评以来,每年评选一届,被人们看作是科幻领域里的诺贝尔奖。因为从未有亚洲人问鼎过此奖,刘慈欣获奖是中国人乃至亚洲人第一次获此殊荣,所以,广大科幻读者为之欢呼雀跃,整个文坛也为之万分欣喜。

  《三体》问世以来,备受人们关注,几乎没有落下科幻领域的重要奖项,这表明作品既经受住了中外读者的阅读检验,也经受住了国内国际重要奖项的严苛考验,这都不能不令人对《三体》刮目相看,对作者刘慈欣报以崇高敬意。

  自梁启超撰写《新中国未来记》,鲁迅翻译凡尔纳的《地底旅行》起,中国的科幻文学就一直在立足本土文化和借鉴外来艺术的双轮驱动中,艰难而缓慢地前行,乃至于潜行。由于种种原因,现代到当代的科幻文学,在整体文学的发展中势单力薄,影响甚微。新时期中的郑文光、童恩正等人,以《飞向人马座》、《珊瑚岛上的死光》等作品,让人们看到了科幻文学的东山再起,但科幻文学的切实发展与扎实进取,还是在进入新世纪之后,以刘慈欣、王晋康、韩松等人为代表的新锐科幻作家,以他们各具特色的小说力作,并借助于新兴媒体的传播,逐渐开拓出科幻文学的新天地,使科幻文学成为整体文学创作和文学阅读中的一个组成部分。

  《三体》的后来居上,刘慈欣的荣获大奖,其意义不只在于中国科幻文学终于迎头赶上,中国科幻作家终于登上国际科幻文学的最高殿堂,而还在于世界科幻文学的竞技场上,有了打着中国印记的作品,有了卓具中国元素的创作,这对于中国科幻文学和世界科幻文学,都具有非同寻常的重要意义。

  具体到《三体》的创作,可以说,刘慈欣由于做到了科学幻想与艺术想象的有机结合,广袤宇宙与中国视角的内在对接,使他的营造的超凡艺术世界,立足于中国深厚的历史文化积淀,充满中国文人的文化自省与民族自信精神。在这个意义上,甚至可以说,刘慈欣在向人们奉上《三体》作品的同时,也给人们带来人文科幻的新的写作追求。

  《三体》由《三体》、《三体2》,《三体3》三部作品构成。刘慈欣笔下的“三体”,是一个由“三体”游戏进入的三体世界,在这个逐步升级的神秘世界里,游戏者可以遇到周文王、墨子、孔子、秦始皇等中国历史人物,也可看到伽利略、哥白尼和牛顿等外国科学家的对话,并参与进去向他们询问,与他们对话,从中窥悉文明的演进与变化,探知科学的发展与宇宙的奥秘。而与之相联系的,是由明里的“三体”网友和暗里的“边缘世界”构成的“地球三体运动”的神秘组织,而这个组织又分化出“降临派”、“拯救派”和“幸存派”的不同派系,形成了“三体运动”内部的激烈斗争和残酷厮杀。如果说作者在《三体》第一部,凭借丰富的知识与奇崛的想象,虚构了一个星球及其文明的复杂历史的话,那么,《三体2》主要经由“三体人”与“地球人”的思维博弈,描写了不同星球之间的文明差异及其胶着关系;《三体3》则由“阶梯计划”和“太空遨游”,主要探讨了时间的本质与宇宙的秘密。

  令人为之叫绝的是,在《三体》的一、二、三部中,关于“三体文明”,都有层层递进式的超凡想象与步步登高的艺术描写,而每一部中又都以现实中的国人为视角和主角,串接起数学与计算机、物理与化学、天文与天体、军事与战争等科学实验活动,打通时间与空间的限定、现实与历史的隔断,以富有献身精神的知识精英为点线,连缀起已知的社会历史与未知的超验世界,把虚拟性与现实性巧妙地链接起来,把科学性与人文性内在地融为一体,既以扑朔迷离的故事情节引人伸纸疾读,又以钩深致远的丰厚意蕴费人思量。

  阅读《三体》,确实让人有非同寻常的体验。作品里,你似乎熟悉的人物和事体,年代和场景,会引动你自然而然地反观现实,回望历史,作品里那些完全陌生的现象与事件,奥秘与奇观,又吸引你去放飞想象,探寻究竟。看懂的和看不懂的,汇聚成一片美妙又浑朴、神奇又氤氲的景象、气象与意象,看门道的看门道,看热闹的看热闹,各取所需,自得其乐。

  刘慈欣把科幻小说写的如此瑰丽而奇崛,写的如此好读又耐读,并卓具文化底蕴、人文意味,文学趣味,与他从小爱好科幻小说有关,与他长期从事计算机科研有关,也与他卓具非凡的艺术灵性,平时注重知识积累有关。记得在2012年同他一起去参加中国作为主宾国的伦敦国际书展,在各自的规定活动之外,有半天的时间去参观大英博物馆,但刘慈欣却选择了去看自然博物馆,事后他说对于科幻作家来而言,自然博物馆要更为重要,必须去看。据说在那次他与读者见面的座谈活动上,到场的众多读者中,有不少是操着不同语言的外国读者。可见在那时,他已是拥有不少国外“粉丝”的中国作家了。

  《三体》获奖之后,刘慈欣接受记者采访时特别说道:“科幻文学是一个国家发展的晴雨表,只有一个朝气蓬勃,出于稳步发展时期的国家,才能为优秀的科幻文学培育肥沃的土壤。”此言极是,它很好地诠释了中国科幻文学长足崛起的内在缘由,个中也透露出刘慈欣作为一个中国作家的清醒与自知、乐观与自信。这份清醒与自信,令人钦敬,也令人欣慰。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刘慈欣 科幻 三体

【相关阅读】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推荐阅读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