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探小说的“入时”与“过时”

2015年02月03日15:12  读书专栏  作者:李小丢  

  文/新浪读书专栏作者  李小丢

  在谈论这本堪称劳伦斯•布洛克的侦探小说引文大全的《八百万零一种死法》之前,我们首先要问一个有些奇怪的问题:我们现在还需要读侦探小说吗?这个问题显然不是杞人忧天,早前有文学评论家感慨,近二十年西方主流文学创作力的萎缩,主要是在于这个社会再没有秘密了。不太挑剔的看,这样的感慨多少是对的。

八百万零一种死法《八百万零一种死法》封面

  不管我们喜不喜欢,人类如今每时每刻都在增加着对这个世界的了解和对神秘现象的祛魅过程。在并不久远的过去,绝大部分知识的获取途径和代价都是高昂的,教育和书本需要付出金钱和时间,实践更非易事,需要金钱、时间、勇气,或许还需要一些上帝赐予的好运气。坐在电脑前往搜索引擎里键入几个关键词,在几秒钟内就能无偿获得海量信息?在过去的人看来这不啻于某种神话或魔法。

  知识不再神秘,更多的人可以用更理性的态度来看待这个世界,从社会发展的总体角度上来说是好事,但是对于文学创作来说却是个噩耗。二十世纪后五十年的文学成就,大多集中在南美洲、东欧甚至是非洲这些人类社会的边缘区域,因为只有这些地方还容得下瑰丽的想象,作家们还可以在文中搭建自己的梦幻国度。唐诺认为,曾经风靡一时的罗宾汉和亚森•罗平的故事之所以现在已沦为童书、漫画和卡通,这绝非偶然,而是因为它们的文学想象在成人世界中过时了。

  “类型小说的世界,可以假,可以梦幻,可以大言不惭吹牛,但读者心中仍有一把尺,现实的尺。这是堆叠了他们对生活世界的所有或完整或破碎的知识、信息、印象乃至于气息所铸成,并内化成为一种阅读时的自然感受。”无懈可击的价值观、完美无瑕的人格品质、战无不胜的人生经历……这些传统侦探小说中正面主人公的必备条件如今只能拿来骗骗小孩子了,就算阅读文学作品是另一种形式的做梦,但是弗洛伊德也说了,哪有什么梦境不残留现实成分呢?

  这个世界已经容不下完美的英雄了,就算是有些微瑕疵的,例如吸食可卡因,曾败于艾琳•艾德勒手下的那个原著中的福尔摩斯也过于完美了。人们需要的是贴近真实的虚构,需要的是有血有肉和我们普通人一样的“反英雄”人物。他之所以成为英雄,不是因为他天赋异禀、能力超凡,而是他决定去承担起那些看起来超出他能力范围的事。有一种“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悲剧精神,这才是生活的真相。

  “向现实靠拢,为的是保有童话。”所以老牌超级英雄、完美侦探们也在人们的这种期望之下纷纷转型,超人、蝙蝠侠、新福尔摩斯都带着一种暗黑而凛冽的气质重新登场。而劳伦斯•布洛克近五十年的创作生涯中,都在致力于创作这种更加贴合时代精神的侦探小说。这,也是唐诺对他推崇备至的最重要的原因。

  无牌私家侦探、酒鬼马修•史卡德是优雅的绅士侦探福尔摩斯的反面,中年二手书店老板、谨小慎微的雅贼伯尼•罗登巴尔是风度翩翩、来去自如的怪盗罗平的反面。对劳伦斯•布洛克来说,侦探、偷盗、凶杀仅仅是他表达现实的一种手段。跟其他的侦探小说家不同,他并不热衷于诡计,他最早只是想成为一个作家,再看看他想写的东西用什么样的方式能最好的表达出来。结果,他写出了至今尚未过时的侦探小说。

  书籍信息:《八百万零一种死法》,唐诺,世纪文景/上海人民出版社,2014-9

【相关阅读】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侦探 布洛克 时代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推荐阅读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