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倒了,主编会有退路吗?

2014年12月03日11:12  读书专栏  作者:郑渝川  

  文/新浪读书专栏作者  郑渝川

  从事媒体以及互联网行业的人,都应该读一下《主编死了:没有主编才是新媒体》。书作者陈序曾先后参与创办过国内多家知名的都市报晚报媒体,并在另一些报纸媒体和网络新媒体担当过管理职务,见证了报纸为代表的平媒在改革开放后复兴并走向前所未有辉煌的过去,以及之后受到互联网冲击,无法摆脱震荡的当下。这样一个资深的媒体主编,预言媒体主编走向死亡,本身就是全书的一大看点。

  这不是一本书名吓人却内容乏味的书。书作者很好的说明了工业化媒体走向颓势,以及象征着媒体专业权力的主编这个岗位必然消亡的原因。但需要注意的是,现有的工业化媒体当然主要指的是报纸,却不仅仅包括报纸,而涵盖了以同类模式运作经营的、现在被称为新媒体的网络媒体,以及电视。

  将媒体称为工业化媒体,是因为其整个运作流程与一般的工业品没有太大差别,需要高度的专业化,产出远超工业社会之中的个人的信息收集和加工能力的信息产品。工业化媒体的出现,在促成现代社会理念、城市文化以及国家的、民族的共同体观点方面,都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陈序回顾指出,在工业化媒体的早期商业模式中,实行的是基于付费模式的传统营销,用户为内容付费,而媒体运作的其他成本则被隐性的摊入总成本。工业化媒体通常需要在信息的广度、深度、速度和独家性之间作出平衡,这种权衡及信息生产质量都有依赖于以职业经理人面目出现的主编。

  主编具体能做什么,具有哪些权力呢?陈序梳理认为,主编的第一项权力是分配公众注意力。工业化媒体依照科学管理理论进行资源配置,记者、编辑、主编分别组成不同层次的技术官僚团队,后者决定采编的成本分配。这也使得媒体内部的选题会,往往会演化为争夺资源的激烈竞争,烈度并不亚于一场战争。主编的第二项权力是积极利用不对称的信息优势,制造并引导舆论。陈序引用了霍布斯鲍姆的话指出,工业化媒体提供的关于事实的知识,是“经过压缩”的思想。

  工业化媒体的困境

  当工业化媒体走向依托广告、赞助,以及所谓的活动营销,以变相提供免费信息的方式来运营发展之后,困境就出现了。1980年代,撒切尔夫人在英国力推私有化改革,左派媒体很快集体阵亡,幸存者也不得不变得更为中性。这已经解释了当代媒体的首要困境:媒体作为企业、产业,需要以利润为追求目标,投资人是真正的老板,但如果一点新闻伦理都不讲,好像又不能证明所办媒体的价值。

  因此要一方面按照职业性,作出尽可能贴近职业水准的报道,另一方面要按照彼得·德鲁克所说的,“贿赂知识工作者,给他们奖金和认股权,使他们有满足感,继续做我们的员工”。陈序介绍说,“为降低编辑部腐化的概率,这边一般采用新闻专业主义的标准对策,在编辑部门和经营部门之间建一道‘防火墙’”,但主编自己需要扮演这个骑墙者的角色。英国的,美国的更多非左派媒体,这些年终于感受到了当初左派同行的尴尬,不依照广告费“投票”的方向走,就根本没有路。

  要讨好投资人和广告商,也不意味着媒体找不到报道空间。但投资人的回报、广告商的诉求,都建立在以读者青睐为基础的发行量之上,这会倒逼工业化媒体调整定位和编辑方针,必然要逐步滑入媚俗境地。而这样的操作,经常性的导致精英知识分子从媒体出走。

  工业化媒体更大的困境是,“发现”和制作成本变得越来越高昂,特别是相对于不甚景气的收益,显得无法令人接受。陈序在书中举出了《纽约客》等媒体至今坚守事实核查制度和事实核查部的做法,这显然是一种奢侈的、保持独立性的安排,也因此没有被绝大多数中国内地媒体引进。

  《主编死了:没有主编才是新媒体》书中回顾了美国近年来掀起的媒体倒闭热潮,指出压倒多家曾经叱咤风云的权威媒体的最后一根稻草,就在于广告模式的周期性陷阱。

  主编的困境:专业化不适合当下

  陈序认为,互联网正在取代主编,正在替代工业化媒体。陈序对新媒体的前景持审慎乐观态度,并认为现在的媒体主编,将会逐步变回工业时代之前的独立知识分子,以自媒体的方式继续产出“客观”真相。

  这个判断是具有争议的。互联网侵蚀工业化媒体的生存基石,是因为个人的内容生产能力普及、信息来源越来越广泛、采集成本接近于零,互联网尤其是社交网络的速度是任何工业化媒体所无法企及的。更重要的是,这个时代的人们似乎并不需要由工业化媒体、主编来帮助信息把关,无论主编以媒体把关人的身份履职,还是以独立知识分子的角色亮相。没有主编的新媒体,会洗去工业化媒体与专业化相关的所有特征。

  世界知名的传媒理论家、CNN特邀评论员、《卫报》和“发现”频道等媒体撰稿人道格拉斯·洛西科夫在《当下的冲击》一书中就曾指出,互联网带来的一种普遍化的叙事机构,不要求核实准确性甚至真实性,人们在意的是,能否融入(互动性)、是否有趣——消费苦难、消费灾难,都是允许的,当然,对这样的“消费”行为给予反思,也可以纳入议程,再没有绝对意义上的错与对。

  道格拉斯·洛西科夫还曾指出,而今一代的年轻人都习惯,先简化问题及其成因,然后将之标签化,再拿出模块化的方案——这显然是与媒体追求专业性和深度的努力是背道而驰的。

  书籍信息:《主编死了:没有主编才是新媒体》,陈序,中信出版社,2014年11月

【相关阅读】

  (声明:作者独家授权新浪网使用,请勿转载。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主编 媒体 互联网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推荐阅读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