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直觉与理性需要密切结合

2014年09月26日16:07  读书专栏  作者:郑渝川  
正义之心:为什么人们总是坚持“我对你错”正义之心:为什么人们总是坚持“我对你错”

  文/新浪专栏  悦读汇  郑渝川

  我们在谈论道德时,究竟是在谈论什么?对于外界事物的下意识反应(评价及应对),就是一种道德反应,或者说道德直觉。有人认为,只有道德直觉才是最真实的道德认识,而在事后经过思考而得出的结论而更可能带有虚伪性,可能是屈从于群体、社会压力的产物。当然,我们也肯定意识到,直觉未必可靠,完全可能受到误导,甚至会等同为冲动,这就使很多人试图将道德与直觉分离开来,建立基于理性(深思熟虑)的道理。

  这种努力是可能的吗?美国著名心理学家、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教授乔纳森·海特,长期研究道德心理学、商业伦理以及复杂社会系统。乔纳森·海特在其所著的《正义之心:为什么人们总是坚持“我对你错”》一书中就提出,道德判断必然以直觉为先,权衡分析就要放到下一步。从这个意义上讲,道德直觉是最真实的道德认识这一观点是成立的。

  但仍不能断论道德理性就不存在或不重要。道德直觉是构建道德的基础,然而如果仅仅停留于这个层面,道德就可能变得特别可怕。乔纳森·海特指出,道德疆域会随着文化背景的不同而发展变化,换言之,不同文化背景下的人完全可能生成截然不同的道德直觉,这是人际、族群、国家冲突的重要诱因。

  人的道德认知会发生变化调整,特别是向群体、他人、社会进行学习,过往的道德直觉也会因为极富感染力或冲击力的反例而被推翻,但这样的调整、学习、推翻往往是极其困难的。

  反过来,仅仅只有道德理性而完全偏离或不重视道德直觉,道德也将变得可怕。脱离直觉的道德思考,很容易受到外界误导或自行偏见的影响,通过推理求证出自己想要的偏见结论,并固执己见,拒绝接受与自己观点立场不符的事实和直觉。经济学家往往要比普通人更为固执,哪怕经济现实印证出其笃信的自由市场论或凯恩斯主义存在缺陷,仍将对教条深信不疑。

  乔纳森·海特在书中援引了文化心理学家理查德·施韦德的观点,将道德伦理分为三类:自主伦理、集体伦理和神性伦理。他据此分析提出道德的5大基础:关爱/伤害、公平/欺骗、忠诚/背叛、权威/颠覆、圣洁/堕落,不同的人就这5个领域的道德直觉和理性,构成了差别。欧美的许多自由主义者,相当看重道德前两类价值,而在保守主义者看来,对信仰、群体的忠诚就更为重要,并且强烈反对那些旨在挑战传统权威的做法。不同的人对“圣洁”也有不同理解,即对看上去恶心的事物、人、现象的容忍程度。《正义之心:为什么人们总是坚持“我对你错”》详述了道德的5大基础各自的进化过程。

  乔纳森·海特本人是一名自由主义者,是美国民主党的拥趸。他在书中详细探讨了在美国,共和党为何更能赢得选民支持、共和党提出的话题何以更能引起关注。结论就在于,共和党、宗教和政治保守主义者、自由市场论者更善于操控道德主题。简言之,在关爱/伤害、公平/欺骗两大道德基础的话题讨论时,民主党和共和党尚能平分秋色,而民主党人士在另三大道德基础为内核的话题中,往往表现得过于理性,从而留给人们“民主党高高在上、抽象、冷漠”的印象,而共和党的判断常常出错,却因为更有人情味而获得更多支持。

  书中还推论提出道德的第6大基础:自由/压迫。能够激活自由/压迫基础的并不仅只是政治权力的累积和滥用,还可以拓展到财富的积累。让乔纳森·海特感到遗憾的是,美国民主党及其他许多自由主义者并不善于从感性、直觉的角度来唤起人们对其主张的支持,即不能更为形象的描绘资本、财富的破坏性,相反,共和党人士、保守主义者却非常擅长让“大政府”、政府干预、政府监管与“老大哥”的消极形象划等号。

  《正义之心:为什么人们总是坚持“我对你错”》一书还阐述了有关道德、群体、群体服从等概念的集合问题:“道德凝聚人心,但具有盲目性”。人类进化的重要奥秘就在于能够且善于凝聚组合,结成一个个、一级又一级的群体。对于那些能够形成较强归属感的群体,人们会更自觉按照群体法则行事,这创造了惊人的协作,使得社会发展得以成为可能,自然也不可避免引发了盲从。从这个意义上讲,公民寻求人格和道德独立,就必须认真思考各类形式的群体规则特别是以道德为前提的规则。

  书籍信息:

  书名:《正义之心:为什么人们总是坚持“我对你错”》

  作者:(美)乔纳森·海特

  译者:舒明月、胡晓旭

  出版社:浙江人民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4年6月第一版

【相关阅读】

  (声明:作者独家授权新浪网使用,请勿转载。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道德 直觉 理性 正义之心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推荐阅读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