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谓民国精神

2014年09月12日15:20  读书专栏  作者:百道网·选书  

  在读民国历史时,诚然会追寻何谓民国精神,就是这一代代人的风度与气象,其中的是非也好,恩怨也罢,终须放进历史进化中来观察。

先觉者先觉者

  藏书家迭戈收藏人物传记和历史类的图书多种多样,他所收藏的书以“亲历、亲见、亲闻”为原则,讲求资料的可靠性。这种方式可能把历史更清晰地呈现出来。著名学者伍立杨多年研究民国历史,对其中历史事件来龙去脉、人物性格和风度有真切的感知,在其新著《先觉者》里,将民国举足轻重的人物一一给以照相,显现出那个时代的精神,读来与平时所阅读的民国风格差异很大,这或许正是民国精神的最好传承吧。

  这几年,写民国的书可谓林林总总,诸如民国范儿、民国斯文之类的说法也常能听到,但大都是第二手资料的阐释,少贴身观察,那距离民国有多远真不得而知。这样所谈论的民国与其说是历史上的民国,不如是建立在想象之上的民国了。伍立杨则强调对民国史料的占有和精湛的分析,如此才不会误读民国:“稍有常识者,都知道正面文章反面看。”只是今天连读懂民国都变得艰难,又何谈“范儿”、“斯文”呢。

  民国时逢“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其所凝聚了太多的信仰、热血、壮士断腕和随波逐流。《先觉者》里所书写的三十位影响了辛亥进程的人物,也是三十个共和道路上无法绕过的名字,历史事件背后交织的是变幻莫测的人心。诚然,每个时代总有先觉悟而行动者,他们决定了格局的走向,也写就了各自的生前身后名,如陈其美如戴季陶,都是铮铮铁骨的汉子,陈其美所书写的铭文为:死不畏死,生不偷生,男儿大节,光与日争。道之苟直,不惮鼎烹。渺然一身,万里长城;戴季陶“真率处如及时豪雨,其悲愤处似山洪暴发。其论民主政体建设之文,头脑清晰,胸次浩然,变繁缛为朴茂条畅,为今之下笔喇喇不休之政治学博士所望尘莫及”,如此知人论世充满了整本书,可谓颇得民国精神。

  伍立杨论袁世凯“乱世奸雄,大号小人”,胡汉民为“一个坏脾气的标本”,蒋介石“倔强地传承辛亥精神”,而汪精卫则是从志士到巨奸……如此的评判均有史料可循,而非是泛泛而谈。一部民国史就生动了起来:专制者的偏执与黑暗,践踏生命尊严的恶果;改良派的扭曲和宿命,他们的作为与沉沦;革命者如何在迷乱的时局中捍卫良知和道义,如何以头颅颈血精心维护亘古不灭的星灯。

  在读民国历史时,诚然会追寻何谓民国精神,就是这一代代人的风度与气象,其中的是非也好,恩怨也罢,终须放进历史进化中来观察。诚如书中所言:民国“目的在达成自由和民主,创建人人享有富裕正常生活的大社会”,而“贫弱国家,人力这种特殊资源,大多数都是训练不足和欠缺文化的。作为一个民主政治家,必须对整个社会的病情和挽救方法,做出富有原件的判断。这是知识分子的道义和良心责任。”倘若以此判断民国人物,大抵可分为生逢其时和生不逢时两种,似乎这其中早已有了宿命,但因有了抗争,哪怕曲折一些,也都在努力实现目标,如此就显现出了民国的气象来。

  《先觉者》所提供给我们的就是站在历史的高度上,俯视当下的社会转型。如今辛亥人物的种种,都已成为过去,今天我们来谈论这些先觉者,或许更容易从那里汲取智慧和养料,以此来探索中国的梦之路。这种精神从辛亥至五四,一直延续到今天,复杂中国里,如何才能穿越历史三峡,不仅是一个课题,更需要一代代中国人脚踏实地,努力向上,才能挤进世界先进文化之林。(本文作者:朱晓剑)

  书籍信息:《先觉者:在民国生逢其时与生不逢时》,伍立杨,东方出版社,2014年02月

【相关阅读】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民国 精神 先觉者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推荐阅读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