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阅读方式的巨变

2015年03月20日18:50  读书专栏  作者:雷达  

  文/新浪读书专栏作者  雷达

  当今时代,新媒体在人们生活中所占地位越来越重要,自古形成的阅读规矩正面临解体,包括阅读方式、阅读习惯、阅读内容等等,说到底,是阅读文化发生了巨变。对于时下读者来说,“一册在手”早已不是唯一的阅读方式,而“读屏时代”也不再是一个空泛抽象的概念。人们通过网络可随时与世界保持连接,可闪电般地同步获取最崭新的信息,可以进行屏幕阅读、互联网阅读、手机阅读;而“微信”、“微博”正十分走俏,故有人宣称,现在是进入了“微时代”。然而,当电子阅读变得如此轻松、愉悦、便捷时,人们自然会产生这样那样的忧虑:既然有如此直观和方便的电子资料和网络讯息,还有多少人会钟情于纸质阅读呢,又有多少人在临睡前去品味书香?当人们习惯于在方寸之间享受“悦读”,那纸质阅读,还有我们神圣的文学阅读,将何以安顿,它是否会成为好景不再的明日黄花?

  于是,出现了“杞国无事忧天倾”式的恐慌,我就是曾经的一个。我也知道,国人并非不阅读,很多年轻人几乎是每10分钟就刷一次微博或微信,也有很多年轻读者,密切跟踪诸如玄幻小说、盗墓笔记、青春言情、穿越剧等作品,兴致勃勃,也就是说,如今“低头一族”是越来越多了,获取的信息量越来越大了,只是“沉思者”似乎越来越少了!换句话说,“中国阅读”的数量并没有减少,甚至在增加,若“把电子阅读、手机阅读、网络阅读算进来的话,现在读书人的总量并不比上世纪80年代少”,只是阅读状态和内容有别。当下的“中国阅读”更多是跳跃化的,碎片化的,缩略化的阅读,实用阅读在取代审美阅读,消遣阅读在压倒心灵阅读,人们追求更多的是短暂的视觉快感和心理愉悦。

  这当然值得忧虑,但忧虑是没有用的;事物该怎么发展还怎么发展,“螳臂”阻挡不住历史潮流。读书问题也一样。冷静下来想,电子阅读并非没有好处。首先,对阅读的概念应该有所改变,不是抱着一本书看才叫阅读,手机阅读、网络阅读也应该是阅读的一部分,且汲取方法简便,迅速,知识含量巨大,并非正襟危坐“读红楼”、“品三国”才叫阅读。第二,可能是大家不愿说的,就是当下的纸质媒体的文章质量不令人满意。纸媒的文章,因为历来有一套严格评审程序,大致说来,显得规范、严谨,想象力不足,温吞水;而个人空间、网络文学,微博、微信等新媒体上的文章,发表渠道便捷,就显得活泼、生动、接地气多了,当然也难免芜杂。读者可以在第一时间与作者互动,甚至会直接影响下一步的写作,成为“再创作者”,客体转变成了主体。比如一些走红的网络小说《第一次亲密接触》、《裸婚时代》、《成都,今夜请将我遗忘》,《宦海沉浮》等等,其中读者的力量不可小觑。这些作品几乎都为影视编剧所青睐。据查,《宦海沉浮》的点击量高达600多万人次,该小说写至440万字犹未止;起点中文网的日浏览量竟然达2.2亿人次。有无数读者都是端着手机抱着电脑跟踪阅读的。这种大量的屏幕阅读很考验人身体的耐受力,可读者偏就愿意——痛并快乐着!网络文学、网络阅读正以其自身的优势冲击着纸媒的生存。

  所以,我们应积极地看待新媒体时代阅读方式的新变。因为从知识获得途径和比例来看,个体知识的获得,有70%来自于视觉,也就是说,“看”是人类获得知识最主要的途径。对此我是乐观的,我认为,有着几千年发展历史的图书,依然将居于阅读的高端地位,人类知识和文明成果,在当下主要还是由纸质图书承传的。读图和读文都很重要,二者的融合将会是今后长时期的一个大趋势。

  但我们需要呼唤真正有价值的阅读。这是一种挑战。问题不在于使用哪一种形式,而是触及怎样的内容。少了青灯黄卷和书香墨痕的阅读形式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新兴的电子阅读会不会在不经意间演化成“浅阅读”、“泛阅读”,“飘阅读”。难怪丹尼尔·贝尔喟叹:“当代文学正在蜕变为视觉文化,而不是印刷文化”。如果流于了解故事,其阅读完全可以是快速的,概览式的,倘要去钻研、品咂一部真正的文学,那必然是一种细嚼慢咽,而不是狼吞虎咽。的确,凡读书者,都会有这样的读书经验:不论是过去还是现在,在阅读生活中,一直存在着既有轻松易读的“兴趣书”,又有艰深繁难的“严肃书”;内容艰深繁难的书读起来不仅需要我们的审美判断力,对我们的智力和道德水平,也是一种考验。尤其是在当下阅读文化中,人文阅读、经典阅读和严肃读物阅读日益萎缩,而“轻阅读”“飘阅读”“浅阅读”成为流行、时尚的阅读。读内容艰深沉重的书,读“费劲”的书、读“难书”,读“慢书”,便越发显得可贵了。应该警惕的是,当我们过多依赖搜索引擎,也就在纵容大脑思考的惰性;当我们能很方便地从网络得到问题答案,也就不自觉地弱化了查找、探索知识的能力。来的容易忘得快!这才是真正可怕的。所以,在今天这个随处可以阅读的时代,我们要努力探索:既善于运用电子阅读,同时能达到以往纸质阅读时的良好效果。也就是说,把读屏的便捷与阅读的深度融合起来。

  我非常认同这样的判断:一个人的精神发育史,应该就是一个人的阅读史;一个民族的精神境界,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全民族的阅读水平;一个社会到底是向上提升还是向下沉沦,就得看一个国家谁在看书,看什么书,怎么看书。有效的阅读不仅仅影响到个人,还影响到整个民族,整个社会。所以政府提倡“书香社会”。有人感叹:“当今社会识字的人多了,读书的人却少了。”事实上,阅读这一社会问题虽然不像环境、住房、教育等问题那么急迫、及物,但它是一个影响长远的问题,将影响到社会、民族的文化走向和精神结构。

  千年以来阅读书籍的习惯正在被颠覆,文学与阅读正在出现新关系。网络改变乃至侵蚀阅读是一个全球化的现象,并非中国独有。而真正的文学阅读应该是一段段无可替代的完整的生命体验。有长度有宽度的文学阅读虽面临读图时代的挤压,甚至面临大众文化的重新选择,但其本身的经典性不会因此受到根本性威胁。就说小说吧,如果看过《百年孤独》《古拉格群岛》《洪堡的礼物》《我的名字叫红》《信仰的国度》《铁皮鼓》《逃离》《暗店街》,看过《白鹿原》《丰乳肥臀》《平凡的世界》《古船》《活动变人形》《活着》《废都>《长恨歌》《苯花》《一句顶一万句》《隐身衣》等等作品的读者,他们仍然会相信,这个时代优秀作品的意义远胜于浏览大量碎片化、新闻性等“E时代”话语。尽管一时代有一时代的“悦读”体验,一时代有一时代的经典;但真正的杰出作品绝不是消费时代的信息碎片和快餐文化可以架空的。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阅读 方式 巨变

【相关阅读】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推荐阅读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