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庆在楼下能看到潘金莲的脚?

2014年09月15日13:49  读书专栏  作者:胡赳赳  

  文/新浪读书专栏作者 胡赳赳

  明代小说,可见当时风物饰致、市井百态。如《金瓶梅》。不过此书是以北宋为背景写的,掺杂着由宋至明的民间韵味。

  潘金莲一出场,“不过十二三”,就会描眉画眼,傅粉施朱,品竹弹丝,女工针指,知书识字。细一打量:“梳一个缠髻儿,着一件扣身衫子,做张做致,乔模乔样。”那时风流初显,好一个小妮子的样子。

  潘金莲自然是妙在三寸金莲,嫁与武大郎后,“每日打发武大出门,只在帘子下磕瓜子儿,一径把那一对小金莲故露出来,勾引浮浪子弟。”

  武松与潘金莲会面那一段,反而没有过多浮浪描写,用的是白描手法,交待紧要而过。

  反而是西门庆撞见潘金莲那一场,奸夫淫夫的好戏,全在衣彩华章之中。西门庆的装扮如下:“头上戴着缨子帽儿,金铃珑簪儿,金井玉栏杆圈儿;长腰才,身穿绿罗褶儿;脚下细结底陈桥鞋儿,清水布袜儿;手里摇着洒金川扇儿,越显出张生般庞儿,潘安的貌儿。”如同戏文唱词般的出场,也可想见明代市井风流哥儿的装束。

  至于潘金莲斜倚栏杆的装扮,则是这样的:“头上戴着黑油油头发狄髻,一迳里执出香云,周围小簪儿齐插。斜戴一朵并头花,排草梳儿后押。难描画,柳叶眉衬着两朵桃花。玲珑坠儿最堪夸,露来酥玉胸无价。毛青布大袖衫儿,又短衬湘裙碾绢纱。通花汗巾儿袖口儿边搭剌。香袋儿身边低挂。抹胸儿重重纽扣香喉下。往下看尖翘翘金莲小脚,云头巧缉山鸦。鞋儿白绫高底,步香尘偏衬登踏。红纱膝裤扣莺花,行坐处风吹裙姱。”

  按道理讲,从楼下往上看,是看不见潘金莲的脚的。但显然中国小说家是全知全能的,不太讲透视,而几乎是散点透视法。这是最浓重的一段描写,让人对性感的潘金莲有一个全景的认识。其穿着上,毛青布大袖衫,衬着裙裾绢纱,袖口有汗巾,身侧有香袋,吊带露在颈下,玲珑坠在胸前。头上挽着发髻、插着小簪、戴着头花、插着梳儿。裤子是莺花红纱裤,鞋子是白绫高底,脚是尖翘翘金莲,风一吹,绢纱裙就飘起来了。——西方的梦露不是也来这一招么?

  西门庆的装扮也自是风流倜傥:头的是有缨帽,头上有金簪,颈上有玉圈;衣着为绿罗衣,带褶;脚踏手工细结底鞋,陈桥鞋为一种制作精良的蒲鞋,脚脖子上是清水棉织布缝制的洁白高级布袜。有文本还显示“腿上勒着两扇玄色挑丝护膝儿”。

  有学者表示:读者通常仅仅将西门庆看作是淫棍,其实是误读。西门庆是混迹商品社会和黑暗官场的双重能人,是读书不多、学历不高却智商、情商俱高的社交达人,是擅长财色俱得的情场高人。

  但这是题外话,真正的可能是,中国16世纪资本主义萌芽时期,商人们运用灵活多姿的手段,在社会上无往而不利。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潘金莲 西门庆 金瓶梅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推荐阅读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