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啸天的获奖和出版业的垮掉:活该的因果

2014年08月29日18:17  读书专栏  作者:黛琪  

  文/新浪读书专栏作者 黛琪

  国内出版业不景气不是一两年的事了,但是近几年确实达到了一个新低,低到什么程度呢?低到大家都知道的程度:包装炒作的畅销书不畅销了;排行榜推荐以及获奖作品无人问津。做出版的朋友,普遍觉得选题题材类型不好确定,无处下手。你说爱情或者耽美流行吧,选题审核不好过关;你说历史题材火爆吧,主题审核不好过关;你说穿越玄幻热闹吧,真的摆到书摊上也没人买。港澳台淘金大士蒋勋张大春的书,也眼看着卖不动,每况愈下了。

  有人说国人不爱阅读。微信圈甚至流行着一篇以外籍人士口吻、而实际上是大陆腔调的大字报,抨击中国人为何不爱阅读。实际上中国人是很爱阅读的。大家都在刷手机,一方面说明了阅读的昌盛,一方面说明了创作欲望的高涨。听说就连东莞的小姑娘,都在手机上读小说,看心灵鸡汤,学习成功学——东莞文化产业的投入是非常高的,如果你有兴趣可以自行搜索其投入并脑补与阁下生活所在城市进行对比。

  还有一篇经常被翻出来的疑似人生指南,循循善诱地劝人放下手机当面交流——这正说明人们刷手机不是为了交流感情而是希望交流思想。过度刷屏其实就是思想饥渴症,可惜出版业没有提供应运而生的眼球产品。

  出版业固然没有提供合适的产品,那么作家队伍——以及所有的出版内容生产者能提供给出版业的都是些什么东西呢?

  就文学作品而论,小说,诗歌,各种体裁的文学作品,它面向的读者群,基本上是其爱好者,有阅读习惯的人群;创作者,不仅读而且有创作习惯;评论家,各种比较并发表意见。

  在很多时候,炒作包装会囊括这部作品最基本的读者群;然后由于口碑的扩大,影响力的程度,其读者群会扩大到外围人群,辐射更多的人阅读和购买。

  中国曾经出现过洛阳纸贵的佳话,那是真正的佳话啊。也出现过一纸风行的传奇,那是真正的传奇啊,读者在书店里等着心仪的书报被送到,然后如饥似渴地带走。相熟的店家还会给客人留货。

  现在这都是过眼烟云了。

  如果你见多了获奖作品是评委们轮流坐庄当选,然后你见惯了他们的作品就是这样那样的连打油诗都算不上的垃圾。说实话,那玩意连文字游戏都算不上。你见惯了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获奖,评论界一片叫好,评委们全票通过,作家圈喜气盈腮,作者们弹冠相庆,文青们羡慕嫉妒恨;你如果接近这个圈子还可能听到各种绯闻八卦类似于娱乐圈……你再也读不下去,看不下去,听不下去,于是文学边缘化了,于是阅读消失了,于是出版业垮掉了。因为你再也不信这些东西,并且再也不买书了。这就是因果,因果都是自作自受,基本全是活该。

  其实周啸天获奖是个好消息,观众第一次如此真切地看到这个行业的最主要的内容生产商的生产状况,以及这个行业优劣奖惩标准的真实情况。说实话我很欣慰。我的书不仅很难出,出了也卖不动,评论界无声息,更不可能得奖;我的最大多数作品沉默在硬盘里,自吟自唱。——刀尔登的书卖得一般。曾园的书和作品都卖得更差。杨健、苏忠、骆驼这样的诗人根本就不为人知。想到这里,我还抱怨什么呢?反正出版商已经被制造商搞垮了,我想我们这些无名之辈可以找个时间找个地方喝一壶?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周啸天 阅读 出版业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推荐阅读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