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人”的隐秘世界

2014年10月29日11:37  读书专栏  作者:影音书画·中青报冰点周刊  
安提可女士安提可女士

  安提可女士是一位视觉超人。从某种意义上,她能够看到一个隐秘的世界。

  当记者问这位美国圣地亚哥的年轻妈妈,她能否看出一张照片中的酢浆草是什么颜色时,她不仅告诉你那株小草是黄色的,还能在花瓣边缘找到许多其它的颜色。

  “快看水面上的波光,”她经常提醒她的学生们,“你们能看到波光粼粼的粉色漫过石头吗?能看到叶子周边泛着的微红吗?”

  事实上,安提可比普通人能多识别9900万种颜色。如果为她编写一本色彩词典,那差不多是《永乐大典》的规模吧。

  之所以产生如此令人瞠目的差距,仅仅是因为这位幸运的女士眼睛里多长了一样东西:一种标准颜色视锥细胞。这种视锥细胞的存在,使我们的眼睛能够吸收不同长度的光波,然后将其反馈给大脑,经过大脑的处理来帮我们识别各种各样的色彩,也就产生了人们所说的色感。

  可是,在你我这样普通人的眼睛里,只有三种视锥细胞。每种视锥细胞可以区分大约一百种色调,所以,我们所能看到的所有的颜色组合大约也就是100的三次方——100万种。

  在我们的字典里,描绘色彩的词汇差不多有上千,但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讲,大多数词汇只是个存在而已。谁会关心薄花色和露草色哪个更深一些?代赭色和黄橡色哪个更艳一点?

  安提可却能清晰且容易地辨别出来。这千余种颜色对能识别1亿种色彩的安提可,不过是小菜一碟。如果把她能识别的颜色分别涂画到不同的办公用A4纸上,把纸摞起来,将比珠穆朗玛峰还要高出一截。

  这项“特异功能”使得安提可具有与生俱来的绘画天赋。她的画大多风格明亮,题材一般都是毛色艳丽的动物和色彩丰富的名山大川。其作品颜色十分绚丽,绚丽到好比让一个喜欢吃肉的人独享一桌满汉全席。

  “我想用另一种方式画出眼中的世界,分享给普通人。”安提可说。

  在科学家那里,安提可这样的视觉超人有另外一个名字,“四色视者”。普通人能分辨红绿蓝三种波长,而四色视者则完全不受限。那意味着安提可的视觉世界像万花筒一样缤纷,比我们看到的世界斑斓100倍。

  美国加州大学医院的华人医师吕杰解释说,“极少数人类有基因变异,导致产生四种视锥,所以能看到常人看不见的光线。”而研究人员推测,安提可很可能是X染色体发生了基因突变。

  当然,有些人因为基因突变会少一种视锥细胞,成为“二色视者”,其所能识别的颜色只有普通人的百分之一。

  几乎其他所有的哺乳动物,包括狗和卷尾猴,都是二色视者。我们所看的的缤纷多彩的世界只有鸟类和一些昆虫的所见可以与之相比,因为这些动物还可以感知人类看不到的紫外线光谱。

  据科学家称,拥有四色视基因,那是“极为极为少数的”。也有大约2%的女性,可能拥有看到更多颜色的基因,但依然远不及安提可的识别能力。

  可是,安提可并不想成为这种“极少数人”。这位色觉超人的女儿因为基因变异,成为一个天生的色盲症患者。“这是上帝的嘲讽吗?”有人禁不住惋惜。

  她主动找到美国加州大学欧文分校的科学家们,把自己变成研究人员的研究样本。这位母亲希望,科学家能够通过她的特殊能力,弄清楚人的视觉机制是如何运行的,以帮助像她女儿一样的色盲患者。

  研究人员首先对其进行了复杂的配色测试,随后告诉安提可,她的第四种视锥能够吸收大约介于微红、橙色和黄色之间的波长。

  她以前对此并不知情,而只是觉得自己的世界可能要斑斓一些。如果不是科学家告诉他,她能够识别很多微妙的、没有词汇来形容的渐变色,她恐怕意识不到自己的“超能力”。

  安提可渐渐地相信,每一个人都有潜在的能力,能够看到更多色彩,只不过我们的生活方式或者说我们把注意力更多地放在其他地方,这项能力就被隐藏了。而对她自己而言,她的这项能力被隐藏了将近半个世纪。(中国青年报 记者/宣金学)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安提可 颜色 视觉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推荐阅读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