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奖”诗人周啸天:我相信评委的鉴赏力

2014年08月27日15:06  读书专栏  作者:新京报书评周刊  
周啸天周啸天

  1948年5月生于四川渠县,安徽师范大学中国诗学研究中心客座教授、四川诗词学会理事。曾编撰《唐诗鉴赏辞典补编》等古诗词专著,今年8月,周啸天诗词选《将进茶》获第六届鲁迅文学奖。

  “我不太管别人怎么说。”8月12日下午,周啸天对记者说。前一日,他的旧体诗集《将进茶》获得第六届鲁迅文学奖诗歌奖。消息即出,他便被卷入质疑、批评、谩骂的漩涡。

  周啸天是第一个以传统诗词获得“鲁奖”的诗人,他称其为“鲁奖旧体诗得奖零的突破”。其诗歌的“趣味”、“新闻性”,引起较大争议,这几天,他每日接数十通电话,周旋于媒体,看起来却游刃有余。

  对于媒体抛出的某些高频率的问题,周啸天甚至已经有意无意地形成了某种“固定模式”,比如谈到“新闻诗”,他必谈杜甫的“三吏”、“三别”,必谈唐诗中就有很多“新闻诗”经典。

  记者提出与“烂诗”有关的问题,周啸天则以鲁迅的话来回答——“有一样最能引读者于迷途的,是‘摘句’”——迅翁这句话后面还写道:“它往往是衣裳上撕下来的一块绣花,经摘取者一吹嘘或附会,说是怎样超然物外,与尘浊无干,读者没有见过全体,便也被他弄得迷离惝恍。”当然,这是周啸天没有引用的部分。接受其他媒体采访时,他倒说得干脆:“知其一、不知其二的人很多,他不如我专业……”

  据四川当地媒体报道,周啸天的书房中有一块是“王蒙图书”的专区,可见对其人其书的喜爱。2002年,周啸天初识王蒙,当时写了一首《听王蒙讲座感赋》,连同另外几首诗,寄给了王蒙。2005年,出版旧体诗集《欣托居歌诗》后,也给王蒙寄去。后来,王蒙说:“我为他的诗写了评论,他和我与读者都挺高兴。”

  2005年11月14日,集美大学原副校长商振泰给周啸天写过一封短信,开头即说“收到您惠赠的新著《欣托居歌诗》”,接着写:“那些天,在我的耳旁,常有两个声音交替响起:一个是‘你总该写点什么了’;另一个是‘我能写出点什么呢’。”最终,他写出一篇五千字长文《读<欣托居歌诗>有感》。与此相关的,还有称赞周诗“读之心情大爽,爱不释手”的杨牧,他说:“四川大学周啸天教授赠我一本旧体诗集《欣托居歌诗》……”

  不过,当记者问及:“给你写评论,多是你自己赠送书给评论者吗?”周啸天回答:“我不请人写评论,所以不做那种事。”

  新京报记者 吴亚顺

  ■ 对话周啸天

  鲁迅说,鲁迅又说

  新京报:旧体诗人第一次获鲁奖,你作为旧体诗人,怎么评价和理解鲁奖,你认为自己的创作与鲁奖宗旨是否相契合?

  新京报:鲁迅是新文学旗手,旧文化的反对者,以他名字命名的奖项,颁发给旧体诗歌,你认为是否合乎鲁迅精神?你如何评价鲁迅,是否会因为其新文学身份而拒绝鲁奖?

  周啸天:以上两个问题合起来答。鲁迅是新文化运动的旗手,他也写旧体诗。鲁奖接纳诗词,是题中应有之义吧。

  新京报:书评周刊微信列举你的新闻诗,网友反响热烈,批评居多。你如何面对这些批评?有识者指出你的诗歌水准很高,不能以部分最烂的作品来衡量。包括陆游也有很多烂诗。你认可这种辩护吗?

  周啸天:鲁迅说:“有一样最能引读者于迷途的,是‘摘句’。”又说:“倘有取舍,即非全人,再加抑扬,更离真实。”回答完毕。

  新京报:你认为,新京报书评微信所选,是你代表作品的一部分吗?它们是否收入了诗集《将饮茶》?还是说你认同它们是自己比较烂的部分作品?

  周啸天:鲁迅说:“看人生因作者而不同,看作品因读者而不同。”如是而已。

  相信评委的鉴赏力

  新京报:鲁奖评委大多有新诗背景,不一定具有很高的旧诗造诣,你是否认可这些评委的水准?他们有资格评价旧体诗歌吗?

  周啸天:我相信他们的鉴赏力。

  新京报:你曾经有文章谈到杜甫以新闻入诗,这是你的独特理论发现吗?你的新闻题材诗歌涵盖更广,是否超越了杜甫?

  新京报:你是否认为自己是杜甫以后最重要的新闻诗人?在你和杜甫之间,这一创作类型还有其他代表诗人吗?

  周啸天:以上两问合起来回答,杜甫以新闻为诗是个事实,只不过由我指出来而已。白居易说:“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时事二字,也容易想到新闻。不是所有的新闻题材都可以入诗,只有那些深深打动你的新闻,才可以入诗。我还没有杜甫“三吏”、“三别”那样纯粹的新闻诗,不过借题发挥而已。

  新京报:你提到,当代诗词作品中有不输唐代诗歌的风采,具体指的是什么?

  周啸天:这个话传变了。原话是要翻出唐人手心。也就是注入时代精神,有新的内容和新的手法。

  新京报:如何评价落选诗人柳忠秧的旧体诗歌?

  周啸天:我没读过他的诗,无从谈起。

  我不请人写书评

  新京报:王蒙激赏你的作品,但徐晋如称王蒙诗歌不入格律,根本不懂旧诗。你怎么看?你认为旧体诗创作格律重要吗?

  周啸天:陶渊明作诗,还没有格律的概念。并不妨碍他是中国古代最伟大的诗人之一。旧体诗分古体和近体两大类,写近体诗自然要讲格律的,写古体诗如拘忌声病,只会伤其真美,这话是梁代诗评家钟嵘说的。

  新京报:人妖、超女、海啸等题材的诗歌,都是看新闻后写的吗?

  周啸天:人妖是看表演后写的,没想到这么美,这么悲惨。超女、海啸当然是看新闻播报,或者吸引了我,或者震撼了我。所以浮想联翩,才有诗的。但新闻性没有杜诗强。

  新京报:你的超女诗一联化入前四强的人名,是否认为这是你的得意之笔?

  周啸天:是游戏之笔,不是得意之笔。

  新京报:最后,为什么在图书网站都买不到《将进茶》?

  周啸天:当今诗集,印量都很少。《将进茶》也不例外。

  新京报:你认为,《将进茶》这本书有公共影响吗?书是否会再版或重印?

  周啸天:你说呢。书会再版或重印,不过照例会有一些增删和修订。

  新京报:给你写评论者,多是你自己赠送书吗?

  周啸天:我不请人写评论,所以不做那种事。

  柳忠秧:愿与周啸天PK

  鲁奖评选结果揭晓后,近来因之名声大噪的诗人柳忠秧,被问及周啸天及其诗作时,表示愿意与之“PK”。

  “周(啸天)教授的诗好不好,自有专家学者去探讨……奖丟了无所谓,但决不能丢人!对我和周教授的古体诗,我希望可以展开正常的艺术争鸣,正常的PK,我愿意奉陪到底。”

  得知柳忠秧的态度,周啸天表示自己并不认识柳忠秧,至于PK,如果“是指展开友好交流、切磋,那我也不拒绝,我会接招儿……或许我们还能成为好朋友。”(据《华西都市报》)

  【周啸天自选诗词】

  苏幕遮·上青藏

  及良辰,将胜友。

  与子偕行,与子偕行久。

  小别重逢一握手。

  唐古拉山,唐古拉山口。

  镜湖平,阴岭秀。

  雪积云端,雪积云端厚。

  好客人家处处有。

  熟了青稞,熟了青稞酒。

  浣溪沙

  又值风清月白时,书传云外梦先知。

  绿窗惊觉细寻思。

  亭合双江成锦水,桥分九眼到斜晖;

  芳尘一去邈难追。

  聋哑人舞千手观音

  天人千手妙回春,族类同痴泪不禁。

  失语时分存至辩,无声国度走雷音。

  花光的历飘香久,法相庄严蕴慧深。

  引领慈航成普度,神州除夕降甘霖!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周啸天 鲁奖 诗歌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推荐阅读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