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热文
1跨越时空因果:透过佛法看世界
在佛法中,智慧和慈悲是一体的。智慧使我们的眼界和胸怀都更深广,慈悲使我们通过关爱、分...
2当令狐冲爱上东方不败
令狐冲总嚷嚷不羁放纵爱自由,但实际他对师父师母打心眼里敬畏,心理结构特别儒家范儿。真...
3我们仨:生死两岸的守望
《我们仨》讲述一个年已八九十岁的老人先是送走自己的女儿,再又送走相伴一生的丈夫,然后...
4郭敬明:世界是不公平的
好像他们在看我的小说的时候,并没有享受愉快的阅读过程,似乎我的故事永远都没有给他们带...
5高晓松:仍是此间少年
清华工科毕业的高晓松,年轻时,他说青春如丧;中年时,他说仍是此间少年;待到年老,我猜...
6路遥作品的审美灵魂当代意义
《平凡的世界》在视角上最突出的特点,是把焦点聚结在普通人身上,所以才叫“平凡的世界”...
7神坛背后的甘地
夏伊勒第一次对甘地感到惊讶的是甘地对于现代文明的敌视,继续让夏伊勒诧异的是,甘地竟然...
8厚道
对上据理力争,对下宽容大量,自能建立良好的人际关系。人际关系弄得好,对工作有很大的帮...
9白先勇:谪仙记——写给林青霞
林青霞拍过上百部电影,扮演过人生百相,享尽影坛荣华,也历尽星海浮沉。我不禁纳罕,青霞...
10好一部南明痛史:读《南明史》
顾诚先生指出南明史当从1644年三月崇祯自缢算起,下延至1664年夔东抗清基地的覆灭为止。最...
一周分享
1孔子是个官迷吗?
孔子“君子不器”的主张,是对传统儒和士的否定,是新兴儒和士的道德宣言。孔子不但不是“...
2马尔克斯的“孤独王国”
马尔克斯也许是少数多产、高质量而又不重复自己的作家之一,人们用伟大来称呼马尔克斯是一...
3王小波:爱你就像爱生命
爱情和性是我们飞向幸福彼岸的双翼,有了它们,两个彼此被唤醒的灵魂即使远隔万水千山,也...
4善的脆弱性:人类生活基本条件
《善的脆弱性》中的“善”(goodness)并不是特指道德品格的“善”,而是指人们生活的全面的...
5文学“场”的内与外
在新世纪中国“文学场”里,到处是话语权的争夺、金钱的交易,连“纯文学”这个概念都变成...
6村上的Q和鲁迅的阿Q
一个人能够理解另一个人,无非是因为心情以至精神有相通之处。村上的Q氏和鲁迅的阿Q的“偶...
7解放的不仅仅是土地
土地的信托化就是以“信”为基础、以“托”为手段,以所有权、使用权和经营权“三权分离”...
8互联网时代,大学教师何为?
仅仅传授知识已远远不够,教师还要从自己接受的严格训练——包括学术上的训练和道德上的训...
9今天的阅读遇到了什么
我们今天的阅读条件是越来越好了,政府在大力倡导全民阅读,构建书香社会,在服务阅读方面...
10最后的吟游诗人
西尔维?西蒙斯的《我是你的男人》被公认为目前最权威的科恩传记,她敏感意识到了科恩...
“走”与“走”——小说内部的逻辑与反逻辑 “代际划分”的误区和影响 《新青年》百年重回首 李白真正的“故里”在甘肃秦安 没有小人书的童年不值得回味 与时间玩味——关于文学史上的日记与信件 今天的阅读遇到了什么 90后书写的彩色历史 反思阅读方式的巨变 贾府过年尴尬多 影视文化对文学的冲击与改写 文学与社会新闻的纠缠及开解 人所不能承受之真实,有关庞麦郎 青年导演唐棣:被理解的电影 小说家俗世里的精神坚守 玫瑰即玫瑰 “山西王”的生与死——从河边村到台北阳明山 生命尽头的宝贝 张莉:“假如自由能成为一种写作习惯” 我知道笼中鸡为何歌唱 南京屠城:把真相告诉世界 中国文学还能愉快地颁奖吗 周迅这些年,公子最情深 专访娄烨:拍完《推拿》我完全不一样了 要不要把低龄孩子送到国外 《推拿》:掀起我们内心的风暴 文学漫步穿越星际 托马斯诗歌引发翻译竞赛 致敬父性的高仓健 知识人在政治反对中的自我定位 日语难道就是一碗大酱汤? 陈鹏年的“安全阀” 缺“钙”的贾雨村 “色人”的隐秘世界 别让书籍变成装饰品 改变命运的考研 习总书记念叨的书,你看过多少? 民国女神的交叉小径 周小平的意义 追念邓小平的意义 武松何以梦碎鸳鸯楼 新科诺奖得主莫迪亚诺:一种从良后的好读 莫迪亚诺的获奖与村上春树不获奖都合乎情理 村上春树:鲁迅也许最容易理解 《心花路放》:我们走肾也走心 女神就是王菲,传奇才刚刚开始 快逃,祖国来了 吕布蹩脚的政治秀 古典诗词的启蒙作用不可轻视 西门庆在楼下能看到潘金莲的脚? 中国电影的“换代” 三少女“培训”韦小宝 重视传播大众文化 大侠为什么都去当官了 钱理群:我的北大之忧,中国大学之忧 当农人不再热爱土地 周啸天的获奖和出版业的垮掉:活该的因果 “河东狮吼”究竟吼了些什么 “鲁奖”诗人周啸天:我相信评委的鉴赏力 什么是纯正的汉语? 成龙这样的爹 名妓李香君的游戏规则 对邓小平最好的缅怀是继续改革 大是 论武侠小说:让伙伴多一点 名言的泛化:“鸡汤”与“鸡血” 读者是作者的魂器 在wifi时代,我们该如何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