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宝宝》:在危机和陷阱中继续坚强

2015年01月12日19:41  读书专栏  作者:范典  

  文/范典

  人生有因果,很多时候未及记录,生活的各个阶段突然就有了呼应,令我诧异万分。人活得越久,便越有机会碰触到各个不同的自我,这个“我”在接触的不同人身上反射,不断形成并变化为不同的自我。

  真的,生活即戏剧。写这本书的时候,我异常孤独,一个人坐在风景区,断绝了与社会的各种联络,除了网上维系写作的必要联系,几乎不参加任何应酬。孤魂野鬼一般,甚至晚上都不回家,在黑暗中与一灯独坐。2013年,我坚持在“微博有书”写作这本书,大概花了4、5个月,一口气写下来,毫不手软。书中披露了很多个人的经历,有家庭的也有事业上或社会上的一些事情,但并非全部写实,而是有虚构和深化,为了体现某种“生活即戏剧”效果故意强化了情节的纠结。

  我写作短篇小说时其实速度非常慢,因为我更倾向于创作纯文学类型的,会斟字酌句的一遍遍推翻重来。可是长篇小说却异常地流畅,一气呵成,因为它毕竟是一部网络作品,如果我写得太过厚重,读起来更像纯文学,估计它就不会有很高的点击率。因此我不认为它已经发挥出我全部的水平。

  最早我在网络上写作的是《情迷巴士》和《暗室》《观音血》等作品,却因为没有太多动力都是在写了十几万字时放弃了,只有《危机宝宝》一口气写完了,因为它有个人的印迹,有一定的思想性,尤其在现在这个时代,除了婚姻带给我们的苦恼、纠结之外,事业和人生所受的各种遭遇已令人哭笑不得。很多人看到这个书名,想当然的以为是一本单纯的育儿书罢了,其实不然,它以30多万字的体量容纳了很多小故事,主要还是围绕乔治国、石楠这对社会地位并不高的小夫妻身上,他俩的遭遇很悲惨,但有着小人物奇特的乐观和坚强,无论多大的痛苦和压力倾覆到他俩身上,都肩扛着、共同分担着,这也正是中国广大平民百姓、贫贱夫妻身上体现出的传统优良的品质。虽然讲述的是平凡人、失败者的经历,却带给我们似曾相识的感觉,而会被其中的故事击中内心最脆弱的角落。

  说起这本书的出版经过也是挺复杂,不过从结果而言,我很幸运,第一本小说出版便得到了很多人的支持,而且不用自费出版——比起身边那些搞写作的朋友来说,我实属幸运。当时国际广播出版社的编辑找到我想出这本书,让我免费把版权送给他们出版,我没同意。后来湖南的文化公司和清华大学出版社同时看中了这本书,清华大学出版社先把合同寄来了,可是湖南这家公司在起印量上显然远超清华大学出版社。因为长期从事书评写作,对出版界的行情和发行势头有所了解,最终我把版权签给了湖南这家文化公司,当然是希望他们在后续宣传上能更卖力些。结果拖了半年,原来的责任编辑离职,而文化公司的人说此书涉及一些敏感的情节,不宜出版,给我下达了解约的通知。本来想提出赔偿,可是对方说合同上这一项写得模棱两可,根本没有明确赔偿数额等,于是只好打消念头。我便抱着试试看的心情给清华大学出版社的责任编辑发了条短信,结果她说还是希望跟我签合同,这让我很高兴,被彻底打败的情绪又高涨起来。北京的一家文化公司也看中这本书,可是他们提出要作一些不小的改动,而清华大学出版社则没有要求太多改动,有了前车之鉴,也出于安全起见,这一次,我很爽利地把书签给了清华大学出版社。

  想不到,书真的出来了,而且未删一个字,速度又很快。这让我感到兴奋。在我人生三十多年的生涯中,第一次拥有了自己的书。虽然它并不完美,有很多瑕疵,可是当我捧读它的时候仍然会激动。这是我从读初中始就有的梦想啊,一直的坚持,总算有了结果,这真的值得庆贺。

  接下来我仍将继续创作下去,人生虽然不停在变,可是写作对我而言是不变的,它永远通过我的书写在记录一个个头脑里演化的故事。在此也感谢“微博有书”我这本书的网络编辑,清华大学出版社的责任编辑,以及那些支持我这本书的女性同胞们。在网络连载时期,就是女性同胞们一直支持、鼓励着我,现在出了书仍是女性同胞们在支持,据我所知,在网站下单的清一色女性朋友和粉丝们,感谢你们!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宝宝 危机 坚强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推荐阅读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