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便生活:尿的艺术贡献

2014年08月28日16:53  读书专栏  作者:苗炜  
Life of PeeLife of Pee

  文/新浪读书专栏作者 苗炜

  我最近看的一本小书叫《小便生活》,LIFE OFPEE,大概作者要戏仿一下LIFE OF PI,就是少年派的奇异漂流,所以给自己这本书起了这么个题目。

  意大利有一个词vespasiani,这个词专指小便池,法语词和意大利语词差不多,vespasiennes,也是小便池的意思。这个词出于罗马帝国的皇帝提图斯·弗拉维乌斯·维斯帕西亚努斯(Titus Flavius Vespasianus),英语简化为“韦帕香(Vispasian)”,史书上说,他统治时期,改革内政,重建经济。可为了弥补财政赤字,他猛增税率,提高行省的税额,他要有足够的钱来打仗。正是这位罗马皇帝,宣布罗马帝国的子民撒尿也要上税。韦帕香皇帝的儿子,和他同名,一般被称为提图斯,儿子听说父皇向尿征税之后很是震惊,他的父皇给了他一枚铜币,问他:你能闻出什么味道来吗?提图斯回答说,是的,它来自于尿。

  书上说,韦帕香为世间贡献了一个短语是NONOLET,意思是“闻不出来”,不论钱是从哪儿来的,你是闻不出它的来历的。菲茨杰拉德在小说《了不起的盖茨比》中描述纽约城的疯狂建设时用了一个词是non-olfactorymaney,就是源自韦帕香。这位皇帝临死时还留下一句名言,“我正在变成神”。他大概没想到,后世的意大利人和法国人册封他是厕所之神,用他的名字指代小便池。

  《小便生活》讲述了很多与小便有关的奇闻异事,其中一则跟食物有关,说二战期间,日本在马来西亚俘虏了一群英军,英国人事多,非要吃面包,日本人只有稻米给他们,英国人就抗争,终于要到了面粉,但做面包要用酵母,这东西日本鬼子真没有,英军就想办法,从尿中分离出来了酵母菌,吃上了面包。二战后期,美国第三集团军打过莱茵河,巴顿将军渡河时,在某一座大桥上停了下来,他向河中撒了一泡尿。撒尿总有轻蔑和羞辱的意思在,据说,丘吉尔也在德国人的齐格菲防线干过相同的事。2012年,一段视频曝光,美国海军陆战队的士兵在一具塔利班战斗人员的尸体上撒尿,此事引起一番风波,当时竞选总统的特里就拿巴顿和丘吉尔为美国士兵辩护。

  当然,尿也曾经为艺术做出贡献。一千年前,艺术家们发现,铜锈可以充当颜料,那种奇妙的绿颜色被命名为“希腊绿”,可是,铜在大自然风吹雨淋下慢慢生锈总是不赶趟儿,艺术家就把铜片泡在尿里,泡在醋里,这样铜锈就能生长得快一些。

  吃喝拉撒,这四样事情紧密相连,一些高雅的行为之中也避免不了尿意。高尔夫本来是一项绅士运动,但在球场上经常会发生这样的状况,某位球手尿急,必须到丛林中解决一番。美国一位泌尿科大夫也打高尔夫,他注意到这种情况,就发明了一种便携式尿壶,做成7号铁杆的样子。据说,这样中空的7号铁杆能装半升尿,我想象力有限,实在想不出这个便携式尿壶该什么样。

  书籍信息:《Life of Pee》,作者Magnusson, Sally,出版社: Aurum Press,2011-4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小便 艺术 生活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推荐阅读

热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