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热文
1文化遗产该不该进课堂
文化遗产不是铁板一块,教育却有自己的规律。有些文化遗产可以成为基础教育的一部分,有一...
2日和手帖,它不是一本MOOK
《日和手帖·我们终究都是一个人》探讨人与物的关系,寻找适合日常的生活美学;收集“一个...
3低调而奢华:评《狄金森全集》
狄金森是内敛、沉郁而自省的,初级诗歌爱好者大概不太会喜欢她,太内秀了,有时还古奥得有...
4好一部南明痛史:读《南明史》
顾诚先生指出南明史当从1644年三月崇祯自缢算起,下延至1664年夔东抗清基地的覆灭为止。最...
5郭敬明:世界是不公平的
好像他们在看我的小说的时候,并没有享受愉快的阅读过程,似乎我的故事永远都没有给他们带...
6食色性也
两千五百年前,告子讲:食色性也。中国人伦理观念的基调就定了。做事过程中要把握的两个原...
7高晓松:仍是此间少年
清华工科毕业的高晓松,年轻时,他说青春如丧;中年时,他说仍是此间少年;待到年老,我猜...
8天上掉下来的冯唐
冯唐的书近两年越卖越多,然而圈内对其评价,却多呈两极分化之势。冯唐用“北京三部曲”奠...
9我们仨:生死两岸的守望
《我们仨》讲述一个年已八九十岁的老人先是送走自己的女儿,再又送走相伴一生的丈夫,然后...
10当令狐冲爱上东方不败
令狐冲总嚷嚷不羁放纵爱自由,但实际他对师父师母打心眼里敬畏,心理结构特别儒家范儿。真...
一周分享
1孔子是个官迷吗?
孔子“君子不器”的主张,是对传统儒和士的否定,是新兴儒和士的道德宣言。孔子不但不是“...
2马尔克斯的“孤独王国”
马尔克斯也许是少数多产、高质量而又不重复自己的作家之一,人们用伟大来称呼马尔克斯是一...
3王小波:爱你就像爱生命
爱情和性是我们飞向幸福彼岸的双翼,有了它们,两个彼此被唤醒的灵魂即使远隔万水千山,也...
4善的脆弱性:人类生活基本条件
《善的脆弱性》中的“善”(goodness)并不是特指道德品格的“善”,而是指人们生活的全面的...
5文学“场”的内与外
在新世纪中国“文学场”里,到处是话语权的争夺、金钱的交易,连“纯文学”这个概念都变成...
6村上的Q和鲁迅的阿Q
一个人能够理解另一个人,无非是因为心情以至精神有相通之处。村上的Q氏和鲁迅的阿Q的“偶...
7解放的不仅仅是土地
土地的信托化就是以“信”为基础、以“托”为手段,以所有权、使用权和经营权“三权分离”...
8互联网时代,大学教师何为?
仅仅传授知识已远远不够,教师还要从自己接受的严格训练——包括学术上的训练和道德上的训...
9今天的阅读遇到了什么
我们今天的阅读条件是越来越好了,政府在大力倡导全民阅读,构建书香社会,在服务阅读方面...
10科学家谈文艺青年
文艺青年在我心里本来是中性词,没什么感情色彩。不分高下,无论善恶,只是普通人的一部分...
1945-1949年间的张爱玲 他开启了人文科幻的星空:从《三体》看刘慈欣的科幻写作 “走”与“走”——小说内部的逻辑与反逻辑 “代际划分”的误区和影响 《新青年》百年重回首 李白真正的“故里”在甘肃秦安 没有小人书的童年不值得回味 与时间玩味——关于文学史上的日记与信件 他适应了读者的需要——浅议汪国真与诗歌阅读 今天的阅读遇到了什么 90后书写的彩色历史 路遥作品的审美灵魂和当代意义 最后的吟游诗人——莱昂纳德·科恩 反思阅读方式的巨变 拒绝国家勋章的经济学家 一场反哲学意义的迷踪追逐 劈柴少年路遥 灯笼亮着,扪心而说——《皮囊》序 不见如花美眷,早已似水流年 经济学家怀孕,也要理性测算 假若明天不再来临:评《如果世上不再有猫》 马云2015“双响炮”背后的深长意味:评《阿里巴巴正传》 贾府过年尴尬多 在叶家历史中,发现每个中国人 《天国之秋》:全球化视野中的“中国内战” 影视文化对文学的冲击与改写 美国强大的“秘密武器”:喜欢鼓捣的精神 生与死的拷问——读孙惠芬《生死十日谈》 忧郁女文青的生死观 一名美籍华裔作家的隔空喊话 《无尾狗》与中间代 忠厚传家远,吟低意不尽——读曹可凡《蠡园惊梦》 王健林的成功,为什么也能做到自我增强? 信念的重要与想法的不重要——读《一切坚固的都烟消云散》 《解密》多磨难回忆 侦探小说的“入时”与“过时” 普通青年爱因斯坦 关于电影之二:被谈论的电影 《改变,从心做起》代序 文学与社会新闻的纠缠及开解 布罗茨基《小于一》中的“小”与“大” 代跋:《暗算》版本说明 村上春树:不再把玩孤独 博尔赫斯的黄昏絮语 人所不能承受之真实,有关庞麦郎 青年导演唐棣:被理解的电影 《刻小说的人》:寻找一种有辨识度的文学 长篇小说的精神结构——雪漠《野狐岭》引起的思考 阵阵墨香铸就天书之美——致曾宓老先生 贾平凹长篇小说《老生》:告别20世纪的悲怆之歌 《危机宝宝》:在危机和陷阱中继续坚强 桃花井:田园将芜胡不归 惜别:唯有死亡可称永远 我喜欢的五本当代中文英译小说 揭秘称霸江湖的蒙汗药 检讨历史,我们需要怎样的反思? 格非的理智与想象力 洞微烛暗的语言智慧之书 小说家俗世里的精神坚守 习远平评价《习仲勋画传》:描绘出父亲的音容笑貌 玫瑰即玫瑰 隐身衣:不止于制造悬念 太平天国为何不被欧洲信任? 《耳语者》:人质制度的告密机制 麦家:致荆歌 “山西王”的生与死——从河边村到台北阳明山 那些尸体教会我们的 生命尽头的宝贝 谷林的文章作法与态度 古书之媒:回望二十年纸上风烟 善恶与真妄:评格非《雪隐鹭鸶》 麦家:接待诺奖得主奈保尔的那两天 植物记忆衰微意味着什么? 文艺大咖们的耶路撒冷奇遇 张莉:“假如自由能成为一种写作习惯” 我知道笼中鸡为何歌唱 南京屠城:把真相告诉世界 将“高大上”施政理念转化为“接地气”的语言 中国文学还能愉快地颁奖吗 全球热恋,除了浪漫还有什么 周迅这些年,公子最情深 我想像的《太平轮》电影应该是这样的 90后新书《卫国岁月》抢救抗战口述史 礼物来自何方? 媒体倒了,主编会有退路吗? 微尘沙数,都有未完的故事 专访娄烨:拍完《推拿》我完全不一样了 穿长衫才有民国文人范儿 要不要把低龄孩子送到国外 他的离去,就是最后一行诗 《推拿》:掀起我们内心的风暴 汉武帝的“一国两府” 文艺青年与“刻奇” 严于律己的人,才有资格享受生活 《老生》:流于疲沓的民间史一种 萧乾信中读巴金 在今天,我们如何看待巴金的精神遗产 最好的纪念是传承——写在巴金诞辰110周年之际 文学漫步穿越星际 托马斯诗歌引发翻译竞赛 总有一天,你的身边会坐着一个正好的人 报业因何而生,报纸因何而死 批评家的敏感和解读能力 25岁的选择 致敬父性的高仓健 松下幸之助为何哭泣? 影坛硬汉高仓健生命中的女人们 知识人在政治反对中的自我定位 无知之幕与海萨尼的功利主义 笛安:从“灰青春”到走出“我执” 我们为什么一定要战胜年龄? 牛逼是高级别的褒义词 光荣而艰巨的任务 日语难道就是一碗大酱汤? 陈鹏年的“安全阀” 被一战击碎的幻觉,以及帝国 《拉丁欧洲》:提炼欧洲文明与艺术的旅程 落叶的文学性或文学性落叶 物理学家霍金的娱乐简史 理性动物的心理奥秘 像金庸那样热爱学习 回溯之始--关于阿乙的三篇小说 林青霞新书追忆张国荣:想到嚎啕大哭 林青霞:不丹·虎穴寺——新书《云去云来》序言 白先勇:谪仙记——写给林青霞 章诒和:水深水浅东西涧,云去云来远近山 缺“钙”的贾雨村 贾平凹:借“唱师”之口写历史变革 渐行渐远的世俗 莫迪亚诺:许多东西来不及记下就忘记了 于淡淡哀愁中走进神奇世界——读《尘埃落定》 莫迪亚诺:昨日重现的法兰西组曲 知识分子叙事的新维度——评长篇小说《荒原问道》 “色人”的隐秘世界 关于书的话 别让书籍变成装饰品 改变命运的考研 政治背后的观念之争:读《政治的常识》 20世纪:滑向极端深渊的时代 习总书记念叨的书,你看过多少? 民国女神的交叉小径 恨他 就让他去解费马大定理 周小平的意义 自创机会 张爱玲在异国他乡的那些年 晚唐华音——蒋勋说唐诗之李商隐 金融霸权下的富裕幻象 齐白石的待客之道 战胜第三者的最佳武器 萧红,未及绽放已死去 中国古代艺术究竟“美”在哪里?——评《美的沉思》 老照片揭秘日军“大陆挺进队”真容 《寂寞的公因数》:孤独与欲望的角力 苏联军队为何迅速崩溃? 太阳系三环到四环搬迁纪要:我晕! 让人生快乐且有价值 日和手帖,它不是一本MOOK——苏静专访 追念邓小平的意义 莫言的幽默,村上的幽默 诗歌的无理数——读骆英的诗 金日成曾是中国第一支特种部队的营长 “国家竞争力”到底是什么? 张贤亮:落在伤口上的星光 拿什么来医治“贫困” 金庸的“文史参证” 武松何以梦碎鸳鸯楼 电影之外的萧红:寂寞之上的寂寞 新科诺奖得主莫迪亚诺:一种从良后的好读 莫迪亚诺的获奖与村上春树不获奖都合乎情理 为愁绪环绕的都市漂移之旅——读莫迪亚诺《青春咖啡馆》 青春是座咖啡馆——读莫迪亚诺《青春咖啡馆》 村上春树:鲁迅也许最容易理解 《心花路放》:我们走肾也走心 黄金时代的背后:萧红和鲁迅的感情纠葛 心灵之旅 虐恋的需要:评《单恋》 横看成岭侧成峰——评《中国,特色》 近似于欢快的忧伤——读张贤亮长篇小说《一亿六》 用栉篦去除头垢虱蚤,不但环保省水还能够占卜运势 道德直觉与理性需要密切结合 你的眼睛骗了你的心 刘兆玄:江湖与庙堂中的王道 金宇澄:在雅俗文化中做一个有温度的人 同样写中秋,为什么王建比苏轼好 跨越时空的因果:透过佛法看世界 女神就是王菲,传奇才刚刚开始 青春期三毛:那个含泪微笑的顽童 快逃,祖国来了 吕布蹩脚的政治秀 古典诗词的启蒙作用不可轻视 李娜自传:下一站,人生 “九一八”晚上,张学良和赵四小姐去了哪里? 温情的城市主义者:评程小莹长篇新作《女红》 男人就该这样:一身邪气,但理想伟大 多尔衮:担当生前事,何惧身后评 邪恶行为是由什么决定的? 展现一个真实的“我”:评《非虚构的我》 《女红》:时代幸存儿们的尴尬与暧昧 诗八首:风不再吹起的地方 哈佛是怎样炼成的 从“虫眼”到“孤岛”的心路历程 山梁的那边:雏菊和雏菊女孩 西门庆在楼下能看到潘金莲的脚? 《奇石》:探寻叙事与报道间的平衡 何谓民国精神 中国电影的“换代” 格非:《金瓶梅》在视野广度上超越了《红楼梦》 67年毛泽东帮邓小平说话:林彪要身体不行就小平出来 三少女“培训”韦小宝 厚道 重视传播大众文化 大侠为什么都去当官了 夏日,与诗相遇 青春王国里的贾宝玉 钱理群:我的北大之忧,中国大学之忧 梁晓声:中国人的淡定,中国梦的距离 当农人不再热爱土地 青春 周啸天的获奖和出版业的垮掉:活该的因果 “河东狮吼”究竟吼了些什么 小便生活:尿的艺术贡献 上瘾品根本停不下来? 吾爱吾师 吾更爱悖论 《奥当女孩》:虹影转型之作的唯美与哀伤 格非·喧嚣时代的隐语者 “鲁奖”诗人周啸天:我相信评委的鉴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