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进展:中贸圣佳撤拍 杨绛起诉拍卖公司侵犯隐私权

【6月7日】钱锺书书信被拍卖后续:法院受理杨绛起诉拍卖行

“2013年6月7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向杨绛代理人送达了《受理案件通知书》,决定受理原告杨绛诉被告中贸圣佳国际拍卖有限公司、李国强侵权纠纷民事诉讼案。”之前,杨绛代理人王登山律师向法院递交了民事起诉状等起诉材料。经法院审查,符合民事诉讼法规定的受理条件。因此,法院通知原告代理人到法院缴纳诉讼费,并办理民事诉讼案件立案手续。

【6月7日】拍卖公司虽停 但诉讼仍在进行

备受媒体关注的钱钟书、杨绛先生书信被拍卖一事又有新进展。昨天,中贸圣佳国际拍卖有限公司表示停止拍卖。停拍原因是出于对杨绛本人的尊重,而非执行法院的禁令。对此,杨绛的代理律师称,尽管停拍,但状告拍卖公司的诉讼不停止,而且还要增加案由,那就是起诉拍卖公司侵犯杨绛的隐私权。 【详细】

【6月5日】拍卖方打破沉默:不会因法律裁定停拍钱锺书书信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发出诉前禁令裁定,要求中贸圣佳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在拍卖、预展及 宣传等活动中不得实施侵害钱锺书、杨绛、钱瑗写给李国强的书信手稿著作权的行为。杨绛代理律师王登山称:“保利公司撤拍,是我们维权的第一个成果,北京二中院作出诉前禁令,是第二个成果。”但中贸圣佳表示,不会撤拍。 【详细】

【6月3日】杨绛再发紧急声明维权 北京保利撤拍钱锺书书信

一周前曾发公开信反对拍卖公司拍卖其一家私人信件的著名作家钱锺书遗孀杨绛6月1日再发紧急声明,反对北京保利国际拍卖有限公司于6月3日上午拍卖钱锺书和她的三封私人书信。保利有关负责人表示将发表声明撤拍,以表示“对钱杨二位的尊重”。 【详细】

钱锺书书信拍卖事件进程

铁凝:拍卖钱锺书杨绛书信有悖文化良知

“私人间的通信是建立在相互尊重、信任的基础上的。利用别人的信任,为了一己之私,公开和出售别人的隐私,有悖于社会公德与人的文化良知。在当事人坚决反对的情况下,如果还执意要这样做,是对当事人更深的伤害。” 【详细】

国家版权局:钱锺书私人书信拍卖涉侵多项权利

中国国家版权局版权管理司司长于慈珂指出,就著作权问题而言,书信作为文字作品,著作权属于作者,即写信人。拍卖活动的相关行为方在对信件进行处分的时候,未经著作权人同意,不得对书信做著作权意义上的任何利用,否则涉嫌对著作权人合法权益的侵害。

中拍协回应钱锺书书信拍卖:希望尊重杨绛意愿

“鉴于由此给杨绛先生带来的困扰,一方面正协调相关人士,希望委托人能充分尊重杨绛先生的意愿;同时,建议并督促当时拍卖企业积极融通各方,在法律的框架内,秉持杨绛先生一贯遵守的‘对文化的信仰’和‘对人生的信赖’精神,使问题尽早妥善解决。”

拍卖公司将提前拍卖钱锺书书信 拒绝媒体采访

原定于6月22日举办的拍卖活动被提前了一天,变成6月21日至22日。对于这个问题,中贸圣佳拍卖公司给出的理由是场地受限。记者来到中贸圣佳拍卖公司,但其工作人员以市场部负责人不在为由,拒绝采访。

收藏人拒绝透露拍卖人

这些“不能公开说”的私信,被拿来公开拍卖,被公众质疑其行为的合法性。钱锺书书信手稿收藏人、香港《广角镜》杂志总编辑李国强曾对媒体称,自己与钱家私交很好,书信是钱家赠与自己的。面对指责,李国强回应称拍卖不是自己所为,暗指另有他人。【详细】

私人信件公开,何止尴尬?

一场拍卖会引起钱锺书“隐私”泄露

如果没有杨绛的严厉反对,也许关于钱锺书等人手稿的拍卖会不会引起广泛关注。而这场拍卖会中,有钱锺书、杨绛、钱瑗书信及手稿等共计109件作品,这些都是与时任香港《广角镜》杂志社总编辑李国强的书信往来。

这批钱锺书书信藏品涉及不少对历史和学人的评判,属于个人隐私。在一封写于1981年的信中,钱先生谈到《红楼梦》的英译本:“因思及Hawkes近以其新出译本第三册相赠,乃细读之,文笔远胜杨氏夫妇(编者注:杨宪益与戴乃迭),然而此老实话亦不能公开说,可笑可叹。”钱先生“不能公开说”的话,如今却已在诸媒体和网站上“被公开”了。【详细】

年逾百岁的杨绛先生遭遇“踢皮球”

杨绛先生于20日得知拍卖消息时,很是吃惊,她立即给远在香港地区的李国强打去电话,表示“我当初给你书稿,只是留作纪念;通信往来是私人之间的事,你为什么要把它们公开?”“这件事情非常不妥,你为什么要这样做?请给我一个答复。”李国强说:“这件事情不是我做的,是我朋友做的。”他承诺要给杨绛一封书面答复。

很明显,已过百岁的杨绛先生被李国强和拍卖行“踢了皮球”,一句“是我朋友做的”将责任与责难推给了这个神秘的朋友。拍卖行方面传来消息称,“他们前后花了3-5年的时间才征集到这些作品,拍卖仍然会如期举行。”【详细】

张爱玲被“曝丑” 学者拍手称好 张迷苦苦哀求

无独有偶,张爱玲生前保持通信的朋友,开始不断地将张写给他们的信结集出版。近日,夏志清推出了新书《张爱玲给我的信件》,书中收纳了张爱玲信件103封,堪称目前公之于世的张爱玲信件的集大成者。于是张爱玲的隐私,包括她晚年在美国不堪的困窘生活,那些因不满意而未出版的文字,都被人整理出版。一方面,不少从事“张学”研究的专家学者认为书信集让真相从信件中浮现,可以还原一个有血有肉的张爱玲。另一方面,有不少读者发问,将名人隐私曝之于世,究竟是助力于学术研究还是满足众人的窥视欲?“张是爱面子的人,请给她留点面子吧!别总想着稿费。”【详细】

为财还是为学?难以分辨的意图

名人信件拍卖成交价年均涨三成

“这次钱老书信上拍引发争议,对拍卖机构而言其实是求之不得,等于做了一次免费营销炒作,甚至会变相推高拍品的成交价。只要委托人不撤拍,拍卖公司肯定会坚持拍卖。就算打官司,主要责任也在委托人一方。”一位南京拍卖行业的业内人士透露,近些年,名人信札手稿在上拍后引发的归属权、著作权等争议和官司屡见不鲜,但拍卖公司却依然热情不减,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此类拍品市场行情持续飙升。据统计,最近5年,名人信札手稿的成交价以每年至少30%的涨幅一路攀升。在去年艺术品市场整体趋冷的情况下,名人信札手稿却逆市上扬,这类拍品也成了各大拍卖公司竞相追逐的新热点。【详细】

私人隐私信件成研究作家“蹊径”

在文坛,隐私被曝光的并不在少数。而正因此,世人才能够与作家创作过程中最隐秘的那种状态得以相见、碰撞并产生火花。从《爱你就像爱生命》的书信集中,人们不仅读出了王小波对李银河的真挚爱情,更感受到了王小波为这个世界留下的那些宝贵财富——对美与智慧的渴望,对自由思考的寻求;从鲁迅的书信集或日记中,人们不仅读出了其与弟弟周作人之间的关系如何一步步恶化,还从中捕捉到了中国两类知识分子的分歧、争议与失和的缩影;人们更从勃罗德违背卡夫卡遗愿整理出版的西方现代文学大师弗兰茨·卡夫卡的几千张亲笔手稿、信件、日记中,看到了这位开一代新风的作家的创作全貌,继而让卡夫卡作为“现代文学之父”的地位和意义为全世界所公认。【详细】

如何保护私人信件中的隐私?

拍卖私信是否合法众说纷纭 杨绛应尽早诉诸公权

一封信件,涉及到多种权利。信件的纸张归收件人所有,但信件本身也是作品,上面承载着的著作权、隐私权,是归作者所有的。作者去世后,相应权利便自动归作者的继承人所有,进行继承与保护。 【详细】

通信秘密权

依据《宪法》第40条的规定,公民的通信秘密是我国公民享有的基本权利,受法律的严格保护。未经许可,拍卖私人信件势必侵犯宪法保护的通讯秘密权。钱锺书私人信件被拍卖事件中,如果钱锺书本人已不在世,则杨绛本人是第一顺序继承人,有权处置这些信件。【详细】

著作权

此次拍卖钱锺书的这批信札,基本上书写于上世纪80年代,还在50年的著作权法保护期之内。正如专家所言,根据现行《著作权法》,写信人拥有对信件的著作权,信件持有人拥有信件的所有权,著作权人有权阻止信件被公开拍卖。杨绛作为钱锺书夫人,也有权阻止私人书信被拍卖。而信件持有人未经授意即公开拍卖,恐怕是对写信人著作权的侵犯。

建立名人书信公开或拍卖征询制度

建立名人书信公开或拍卖征询制度,受信人想要公开或拍卖,需要征得写信人同意,当写信方离世,至少也该征得其家属同意;又比如让拍卖行承担审查著作权的义务,不能只需要对拍卖委托人负责,还要为著作权人负责。

事先约定,未雨绸缪

信札往来的名人双方,也需要未雨绸缪,提前约定“是否可以公开”以及“多少年后才可公开”,以避免日后可能产生纠纷。【详细】

数据标题文字1
载入中...

结语

“我和谁都不争,和谁争我都不屑。”这是杨绛十分钟爱的英国诗人蓝德的一句诗。然而现在,杨绛先生发布公开信称,如果相关人士和不停止侵权,她会亲自走向法庭,维护自己和家人的合法权利。我们不得不思考,逼迫一个“与世无争”的百岁老人走向法庭的,到底是什么?

策划:张佳怡、任文、邱琪、孙永

数据标题文字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