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堆里能捡出来多少孩子?

央视最近做了一次街头采访,问:“你小时候知道你是从哪里来的吗?你父母怎么跟你说的?”好几位受访者的回答都是“从垃圾堆捡来的”。此外,还有从胳肢窝掉出来的、从河里捞出来的,诸如此类的说法。相信不少人都有相似的记忆,连童话大王郑渊洁也不例外。他说,他小时候走过垃圾堆的时候,总要往里面张望一下,看看里面有没有躺着小孩,也想象一下自己躺在里面的情景,心里泛起委屈。

保守的父母不愿意讲述“性”,寄希望于孩子长大后“无师自通”。但不是所有孩子都有这样的幸运。

有一个男孩长到14岁,一直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但上中学后,他惊讶地发现自己见到女孩子会有生理反应,这令他十分慌张。他认为这是丑恶的,不是一个好孩子应该出现的情况。他想尽办法,却无法克制这种现象的出现。最后,他躲在厕所里,用剪刀剪下了自己的生殖器。他不懂得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是正常的生理变化。最终酿成悲剧。

有家长认为,不教给孩子性知识,可以让孩子保持“纯洁”;有的认为,教给孩子性知识会诱导他们“犯罪”。但是,青春期的发育是不可遏止的生理和心理变化。父母和老师那里获取不到正确的性知识,孩子们便可能从同辈那里获得一知半解、以讹传讹的性知识。从未造成不必要的身体伤害和精神困扰。 [详细]

难以想象:孩子们的“性传闻”有多荒谬

比如,有学生们传言,流产可以减肥,于是有少女为了减肥而去怀孕并流产。有无知的少男少女听同伴说,在发生性关系之后的第一个月,怎么做都不会怀孕,就在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的情况下导致了少女怀孕。有少女把紧急避孕药当常规避孕药吃,给身体当成了很大的伤害。有人担心坐男生坐过的椅子会怀孕。

同时,如果没有正确的知识来引导,他们可能会因为好奇,在网络上寻找到色情的、暴力的内容。在缺乏正确引导的情况下,网络上的大量的性暗示内容、色情、暴力内容,都可能会导致青少年的性知识、性道德错位。

其实,对于人类来说,性和生育是人生中必经的阶段。正如郑渊洁所说,应该让孩子知道,这和吃饭喝水一样平常、自然。如果家长总是把这件事、这方面的知识区别对待、遮遮掩掩,反而会让孩子把这看成一件过分神秘、重要的事情,从而产生过分探究的好奇心,在不合适的年龄做出不正确的探究。家长用平常心,把性教育作为一种正常的、并无特别之处的知识,来进行教育,是对孩子的“脱敏”。

而人,同时也是社会性的动物。性教育不应该只是“生理卫生”手册,性与我们的身体、心灵、爱都有关系。而这部分教育,可能在应试教育中被忽略。 [详细]

祖国的花朵:笼罩在死亡的阴影下

央视《新闻调查》有一期《长大未成年》的节目,其中提到,15到20岁的青少年是性传播疾病包括艾滋病的高发人群。妊娠并发症和不安全流产是15到19岁少女的主要死因。“祖国的花朵”被笼罩在疾病的阴影之中。

有研究显示,目前我国中学生性行为发生率超过5%,在大学生中为10%左右。如果他们没有正确的防范知识和意识,极有可能遭受性病、不安全流产等的伤害。甚至有医疗调查机构称,寒暑假成了女孩子的“流产假”,“五一、十一、春节”等黄金周成为“堕胎周”,令人触目惊心。

家长一味地回避“性”的教育,也客观上导致了青少年更有可能,在没有防护的情况下将自身置于危险之中。很多中学生不敢拿发放的免费安全套,自己更不愿购买,因此造成怀孕的几率也就更大了。

家长想要保全孩子的纯洁,想要把他们管束在安全的“无性”空间中。但是,孩子们的青春期的冲动是无法违背的自然规律,如果得不到正确的引导,反而可能造成更严重的后果。由于社会的影响和生活水平提高,孩子的性发育年龄在提前,而我国的性教育却仍然滞后。

中国青少年研究所副主任孙云晓说,当孩子了解到怀孕的危害,当性不再神秘时,他们对待性就会更加谨慎。 [详细]

性教育必备:教孩子免于侵害和法律风险

教育孩子怎么保护自己,从而免于性侵害,也是性教育的内容之一。英国颁布的《儿童十大宣言》中有一条“背心、裤衩覆盖的地方不许别人摸。香港出版的德德家家幼儿性教育图书,也教给孩子,在别人试图触摸隐私部位时,要勇敢拒绝,并呼喊或者逃走。

而在我国农村,相关教育滞后。留守儿童遭遇性侵害的案件频频出现。孩子缺少相关教育,缺乏防范意识;在罪犯的恐吓之下,也往往不敢向家人倾诉,有的因此长期遭受侵害。如果家长和学校能对孩子进行这方面的针对性教育,或可避免或减少孩子受到的伤害。

其实,不光是生理知识和性观念需要家长来教,和性相关的法制知识教育也必不可少。我国法律规定,与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发生性关系,不管女方是否自愿,其行为构成强奸罪。不少青少年,就因为不懂法律,稀里糊涂犯下了强奸罪。

这些内容都应该被列入对孩子的教育之中。可惜,我们的性教育往往只局限于“生理卫生”范围。且有教学手段落后、学校不重视、家长思想保守等种种阻碍,无法发挥应有的作用。 [详细]

性教育:请把性知识还原为一门“知识”

有人说,性没有罪,它只是一种本能,有罪的是我们的想法。

就像瑞典人说的“知识不会造成伤害、也不是坏事,相反的,知识能让人更能控制自我的生活。”

有一位家长,在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教给了孩子正确的性知识。孩子没有像她之前想象的那样,对这个答案大惊小怪。她也意识到了:“长大成人是可喜可贺的。性是正常自然的。性爱是美好的。爱情是珍贵的。男人是要负责任的。这些概念看似简单,但是我在身体发育的时候没人教给我,整个社会全体成员给我的概念是恶心、丑陋、堕落、阴暗,没一个好词儿。”

在她看来,应该在这个时候尽快对孩子进行性教育,那就是:“他们了解正确答案以前还没有被污染,没有错误概念需要我们纠正,没有肮脏、阴暗需要我们去清洗,没有过分好奇需要我们去压制”。

看看性教育先进、少女妈妈极少的瑞典是如何做的。一位名叫pplong的博主在个人博客中介绍了瑞典1977年出版了的“性教育教师手册”,手册的第一章中说:“这些攸关我们的身体经验以及我们和周遭世界关系的种种议题颇为敏感。最终,都探触到最根本的问题:我是谁?我在这世界的位置是什么?我找得到爱人吗?我正不正常?我够好吗?性与亲密关系最后攸关的是人的身分认同与自尊问题。”[详细]

我们如何做父母:要不要延续垃圾堆的“神话”?

这本教材也包含了心理学、社会学、伦理学、想象文学以及生物学的基础,还有青少年对各种议题的意见。编印的瑞典教育部说,增加这些资料的目的是为了增加对话的机会,因为,充分的对话是性教育最好的教学模式。

性教育不是只有“生理卫生”那么简单,但也不必特殊对待、谈性变色。

著名心理学家弗洛伊德曾在维也纳大学的讲台上,针对性的问题公开说道:“我们应该以何种态度来谈性?精神分析学绝不会采用隐蔽或暗示的方法,也绝不会认为研究人生重大课题的性生活,是一件可耻的事。我认为以真实的名称来称呼性,比较文明与高级。我同时认为用认真、慎重的态度来面对它,也比较容易排除一些不必要的联想。”

当你的孩子问你的时候,你真的忍心告诉他(她),你是从垃圾堆捡来的,不给他任何相关的帮助和指导,让他“自学成才”吗?真的要让他为这个问题苦苦追索,走上不必要的折磨和弯路,甚至“摸索”出错误的答案吗?

如果你不打算告诉他(她)是从垃圾堆里、胳肢窝里、河里捡来的,你打算怎么开口呢?在他(她)更大一些的时候,怎么教他(她)正确看待生理变化、防御危险、学会爱与责任?那就需要做家长的仔细研究斟酌了。

教育孩子,真的是一门技术活。[详细]

(专题策划:董乐)

你小时候,父母告诉你是从哪里来的?
从垃圾堆捡来的
从河里捞上来的
从胳肢窝里掉出来的
从妈妈肚子里生出来的
我还有其它有趣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