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阿乙:《天南》是少数人的选择

大多数的选择正在扼杀少数人的选择。天南就是少数人的选择。它无法赢得多数人的消费。我们无法要求别人去消费什么,去爱好什么。但是对有独立精神的人来说,我建议他一定要独立于大众的选择。 【详细】

“顺应商业”无法挽救文学杂志

"再见,Chutzpah!"这是现代传播旗下的《天南》文学季刊在微博上的告别语,《天南》主编欧宁在微博上正式发布了《天南》停刊的消息。"Chutzpah"是《天南》杂志的英文名,意为"肆无忌惮"或"拽",但一度够拽的《天南》杂志,现在也得面临停刊的命运。 【详细】

郑小驴(青年作家,《天南》第一期作者):

“现实令人尴尬,全世界都在娱乐。”

唐棣(青年作家、导演,《天南》第一期作者):

“在纯文学刊物上,我不期待读者。”

undefined
周恺(90后写作者、电台主播,《天南》作者):

“对它的指责和赞扬渐渐会停息,也许到那时才可以还原它真正的分量。”

余幼幼(90后诗人,《天南》作者):

“阅读《天南》就像是在猎奇,快意十足。”

普鲁士蓝(90后小说写作者,《天南》“钻石一代"作者):

“作为一个有乌托邦情结的人,我将永远感谢它。”

国生(90后小说写作者,《天南》“钻石一代"作者):

“显示出一种不同于其他文学期刊的勇气。”

undefined
郑在欢(90后小说写作者,《天南》“钻石一代"作者):

“中国的文学其实也很好,只是缺少一个好老鸨。”

专访阿丁(《果仁》主编):

“有一点是肯定的,文学本身不会死,对于人类而言,文学是精神层面的食物、空气和水。”

学者叶匡政:

《天南》死是社会的悲哀

著名诗人、作家、文化评论者叶匡政说:“在文学领域,《天南》属于后起的不错的品牌刊物,它的突然死亡,只能说是当前中国社会的悲哀。”

专访育邦(《青春》执行总编)

“《天南》的设计感、主题组稿都是值得文学期刊借鉴的;也许它的停刊将会让有志于创办高品位文学期刊的人开拓了道路,它教训可以让后来者避免类似的失败。”

专访陈崇正(《领悟》主编):

“我更期待政府加大投入。每个城市应该设立一些文化发展方面的基金,也应该有意识扶持一些品质纯正的刊物。”

《独唱团》2010年12月停刊

《大方》2011年11月停刊

《译文》2008年11月停刊

undefined

《文学与人生》停刊

undefined

《万象》2013年疑停刊

undefined

《坚果》2013年停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