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方水土一方人:台湾

新华社首批驻台记者与你聊台湾 更多>>

它是太平洋花彩列岛的“巨人”。
  它与喜玛拉雅在亿万年前血脉相连。
  它是全世界最著名的风光岛屿之一。
  它将都市律动与古典情韵完美结合
  它文化多元,民风淳朴,美食遍地……
  中国国家地理推荐之旅系列第一站——台湾!
  明年台湾将开放对大陆自由行,自开放旅游以来,已吸引无数人前往。然而观景的同时更应懂景:台湾岛是如何诞生的?它保持着怎样的风土人情?新华社首批记者的十年驻台生活怎样?一本创刊60年的杂志在不同年代出版的台湾内容如何变迁?时间的推移中,大陆人不断更新着对台湾的认识。
  新华社首批驻台记者与中国国家地理资深编辑与您一起聊聊对台湾的再认识,以及这座岛屿的山之盟,海之誓,绿之源,离岛之美,城之色,民之风,古之韵,食之味。
  地点:北京朝阳区798艺术区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 报告厅
  时间:10月24日 周日 15:00 - 17:00
  嘉宾:
  陈斌华(新华社港台部采访室主任,大陆首批赴台记者,新华社“十佳记者”,曾获中国新闻奖等多项奖励。推荐之旅《台湾》作者之一)
  李志华(中国国家地理资深编辑,多次赴台考察交流。推荐之旅《台湾》主编)

中国国家地理推荐之旅系列《台湾》内文高清组图

数据标题文字1
数据标题文字1
  打开一张台湾的遥感地图,看到了吗?在台湾岛的中部,从北部的龙洞岬一直向南、再向南,层层叠叠的山峦峭拔险峻,直至风光旖旎的恒春半岛。这南北狭长的突兀一脉,像不像挺立的海岛脊梁?
  这就是支撑起台湾的中央山脉。台湾岛上3000 米以上的山峰大部分都是中央山脉家族的成员,特别是中央山脉的中段,集中了宝岛全部25 座3500 米以上的高峰。多么硬朗英气的一家!和那一座座高峰相伴的,是一条条深邃幽长的峡谷,树枝状的河流深切谷底。披着明亮阳光的山峦,与山谷的幽暗反差成生动的剪影。
  “脊梁一条,东高西低,南高北低。”这是台湾地质学家阿山对中央山脉特征的概括。中央山脉的高度由东向西、由南向北逐渐降低:
  在东侧,山的海拔从3000 多米迅速下降到1000 米以下;在西侧,麓山带的高度从2000 多米降至数百米。从山脉高度的变化来看,阿山推测台湾中部应该是板块挤压力最大的地带。
数据标题文字1
台湾的河流大小共152条
  台湾四面环水,自然就有四面海岸。本岛海岸线长达公里,可是沐浴着同样的阳光,拍打着同样的海浪,吹拂着同样咸咸的海风,四面海岸却长成了完全不同的容颜,好像四个挽着手的姐妹,各有各的俏模样。
  台湾的西海岸,温柔甜美。绵长洁净的沙滩好似她柔柔亮亮的雪白长发,白鹭翩跹的潟湖是她梳妆的明镜,沼泽上的红树林是她发间的花朵,那和缓起伏的沙丘和沙洲,是她偶尔被风吹皱的裙袂。这样的地貌,是由于在台湾岛诞生时,东部抬升而西部沉降,此后大小河流川流不息地带来山脉泥沙,旺盛堆积,最终形成了西岸由沙泥构成的沉积型海岸。
  台湾的东海岸,刚韧硬朗。从三貂角至鹅銮鼻长约360 公里的距离内,除了极少数地区,整个岸线都由坚硬的危岩构成,是世界上罕见的断层海岸。在这里,沿着中央山脉的东部发生巨大的断裂,危崖逼海,一处处陡直如墙的峭壁直插海底,将太平洋上奔涌而来的滔天白浪撞得粉碎。最高的崖壁超过1200 米,在全球的海岸断崖中也位居第一。水下岸坡极陡,离岸30 海里之外便骤降至深达4500 米的洋盆,如此大的落差,只是想一下也令人眩晕。
数据标题文字1
101大楼引领着这座城市的辉煌
  有台湾作家说:“台北,是一丛成熟了的风景。”他这样描写台北:“这风景里最先触目的,是那些挺着腰杆子的高楼大厦,很像是一种不需要养分的野生植物,一堆堆一簇簇地到处衍生,而交织盘错台北在自然地理环境上是得天独厚的。台北盆地周围环绕着秀丽的山峦,市中则有淡水河、基隆河流经。
  作为台湾省的第一大都市,台北是台湾省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全市面积有近300平方公里,人口约为300万人,占全岛总人口的1/8。人口密度高达每平方公里1万人,在中国大城市中名列前茅。
  台北是台湾省最大的工商业城市,现有各类工厂企业5000多家,主要有电子、纺织、机械、化学、造纸、建材、钢铁、汽车、食品等行业。
  台北也是台湾省文教事业中心,共计有20多所大专院校,包括著名的台湾大学、东吴大学、政治大学等;在校生10万人,占台湾全省大学生总数的以上。此外,许多新闻、出版、广播电视和图书馆、博物馆都设在台北,更增添了这座城市的文化色彩。
数据标题文字1
  从地理和气候上看,台湾岛属于中国南方,然而台湾高山族的传统饮食,确又有明显的中国北方特色--食尚小米,这与中国东南沿海自古以来饭稻羹鱼的传统,颇相径庭。
  “五谷”之一的小米又称粟,俗称谷子,原产地在我国黄河流域。
  根据台湾考古发掘可知,在很久以前,小米就是原住民的主要食物。
  现在台湾少数民族的农作物有小米、大米、甘薯等,然而只有小米,才让他们怀有深深的眷恋和尊崇,也只有小米,关乎族人的信仰和祭仪。
  早期的原住民多以种植小米和狩猎为生。小米为一年生作物,俗语说:“春种一粒粟,秋成万颗子。”收获之后,各部落的族人用其做小米饭、煮小米粥、烤小米饼、做小米麻糬、酿小米酒等。数百上千年的生活经验,使世居台湾的少数民族与他们赖以为生的小米建立了浓厚的感情。

微博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