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六大看点

  • -隐秘流传-在网络间神秘流传的纯爱小说。
  • -军校初恋-20年前军校大学生的初恋往事。
  • -个性主角-他们倔强地燃烧青春,享受爱情。
  • -怀旧情结-看二十年前的爱情是什么样子?
  • -纯洁精神-在爱情收放之间,是纯洁的力量。
  • -神秘作者-度过四年军校的军人,未知其人。

导语:纯爱小说作者陈华新作《军校里的那些花儿》以纯美的爱情唤醒每个人心里最甘甜的雨露,以爆棚人气在网友间疯传,而《蜗居》则真切的剖析了现实的真切之痛,两者都引来众多关注,却引发不同角度的争论。

两本畅销书打擂台:谁的爱情触动你

《军校里的那些花儿》和《蜗居》两本畅销书,最近一段时间成了爆棚的人气话题,一个是军校女生毕业后的爱情模本,另一个是当代房奴真切的生活写照…  [阅读全文]

新浪编辑读后感:别让纯真躲在转角处

陈华一部《那一曲军校恋歌》被网络疯传,纯真的军校情结,打动着每一位读者。一年之后,她带着同样的纯真,为我们带来了新作《军校里的那些花儿》,在这个故事中,续写了上一部作品中未完的故事…  [阅读全文]

刘震云:军校里的爱情代表纯洁的力量

二十年前,我曾写过一篇小说叫《新兵连》。一群乡村少年,在乡村,还是睡打麦场的年龄;当他们被一列火车拉到戈壁滩军营时,政治、社会对他们天性的改变…  [阅读全文]

关于作者

陈华:

祖籍四川。毕业于中国人民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现供职八一电影制片厂文学部。

前情提要:《那一曲军校恋歌》

陈华第一部作品《那一曲军校恋歌》在网络上疯传,引起很多关注,也让很多人回忆起自己曾经的纯真岁月,多位名人推荐…… [点击阅读]

视频访谈

不支持flash

纯爱与现实的较量

《军校里的那些花儿》:山楂树之恋军校版
《军校里的那些花儿》:山楂树之恋军校版

当记忆打开,那些过往以最美的姿态涌上心头。并非我忘了曾经的苦涩,而是所有沉淀在年少的时光都那么清澈,无论过去多少年,我都能透过沉积的岁月看见当年透明的心。叶小米,郝好,朱颜,丁素梅,任天行,庞尔,廖凡,张雪飞……念起这些熟悉的名字,彷佛我们还正当年少,意气风发,而时间早已越过那片操场,翻走我们20岁的篇章。

《蜗居》:嫁给房子还是嫁给爱情?
《蜗居》:嫁给房子还是嫁给爱情?

一对贫贱夫妻,一对“白手”情侣,倒也其乐融融。似乎一切改变都是从海萍四处筹首付款开始,四个人被生活推向无法掌控的轨道,又似乎都因第五个人的出现而逆转。这个人叫宋思明,市长秘书,在一次饭局上与海藻结识,她梦游般的神情,令他魂回大学时代。

小调查:谁的爱情触动了你的心?


叶小米:对爱炽热真挚不求回报。和爱人分别的两年中,一直单靠书信和寥落的几个电话联系着,刻骨的相思折磨着一对年轻人,苦苦等待的她换来了与爱人的重逢。

郝好:和爱人的爱情萌发在洪流之中,为不违反军校纪律,在毕业之时才正式确立恋爱关系,当两人的爱情经历了病痛与洪水的洗礼后更加坚不可摧,最终走上正轨。

丁素梅:渴望爱与被爱,与青梅竹马的亮哥哥同居多年之后,命运却有意捉弄她,当身为高干子弟的耿建军递来爱的表白,她毅然与亮哥哥分手,投入了耿建军的怀抱。

海藻:和小贝为钱而分手;钱债肉偿的海藻,搭上有钱有权的宋思明的爱情顺风车,极度渴望爱情的她,最终却没有守住任何一份爱情,孤独的走向了美国。

海萍:为了能够和自己的宝贝女儿住在一起砸锅卖铁拼命捞钱,终于挤破了脑袋成为房奴队伍中的一员,可是就是为了这一套房子却赔尽了妹妹海藻的爱情、妹妹情人宋思明的生命以及苏淳自己在工作中的清白。

宋太:聪明又识大体,在痛苦之中选择了默认现实,得知丈夫有了情人却不打算离婚了,清楚自己走了所有女人都走的一条路。想法设法挽救和捍卫自己的婚姻,虽然最终损兵折将,却一路有情有义有理。

名家热评《那一曲军校的恋歌》,期待《军校里的那些花儿》。

  当《军校里的那曲恋歌》在网络中疯狂传阅之时,诸多名家,如刘震云、海岩等都给予了极高的评价,也被陈华朴实纯真的感情深深的打动,而《军校里的那些花儿》成了众望所归,不仅续写了纯真的爱情传奇,并把这种纯洁的力量带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刘震云点评
刘震云点评

陈华重视的不是手法,而是朴素地表达。在众多浮躁、虚华、莫衷一是的文字中,又显示出它格外的力量。

苏童点评
苏童点评

《那一曲军校恋歌》贵在真实。情真意切。我相信这部小说,能够唤醒很多人对于朴素真挚爱情的记忆。

海岩点评
海岩点评

她让我看到了我曾经拥有的青春。我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和我一样倾听这个故事,一起验证一下我的感动。

王海鸰点评
王海鸰点评

我是军人,她让我恍然想起了自己的青春岁月及与青春相伴的爱情,纯粹、透明、生气勃勃。

军校女生的麻烦事儿

  • 打靶光头:
  • 五枪下去,山坡上一片尘土飞扬,子弹偏偏不往靶子上跑,就爱亲近大自然的一草一木。终于终于,我以四倍于同学的子弹量,获取了一个手枪射击的及格。射击补考回来的路上,晚霞当空,晃荡的大卡车里,学员们一起高歌:“日落西山红霞飞,战士打靶把营归把营归……”男生廖凡凑到我跟前说:“老乡,你可真给咱北京人长脸呢!我们都是5发子弹,您却来了个20发,过瘾吧!绝对得特殊人才啊!” 我能做的,就是除了给他一双愤怒的白眼,再给他一对更大的,出离愤怒的白眼……
  • 穿上军装成胖大婶:
  • 我们气儿吹起来一样的浑圆身材和太阳吻出的黑红的胖脸蛋,映衬着绿军装和红肩章,个个像是杨柳青年画上的喜兴大胖娃。这一年的夏天,军校生刚一入学,正赶上我军又一次历史性的大换装。东北来的男生张雪飞摇头叹息:“军校真是个毁人的地方呢,这才多长时间啊,可爱的姑娘就变成胖大婶了。唉,真他大爷的……
  • 来例假了:
  • 操场的草地上,朱颜一路吃力地向前爬着。她本来并不畏惧这样的训练,但那天她身上恰巧来了老朋友,雨水一浇,军用作训裤合着雨水和血水,像是粘在屁股上一样,令她感到很不自在。并且小腹开始一阵紧似一阵地疼,人在地上爬,禁不住浑身发起冷汗来,挪动起来的动作便不由迟缓了许多。朱颜勉强着挪到了一个土坡前,按规定是要把身子横过来,而后一路滚动下去的。但这时她刚把身子横过去,只觉小腹处一阵的剧痛,她趴在地上喘着粗气,感觉身体像面条一般一点劲儿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