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style火了:靠什么?

《江南style》火了。截止目前,它在youtube上的点击量已经达到了7.6亿余次。

陶喆对这首歌的走红表示不解,“有没有人可以告诉我,《江南Style》在红什么?”高晓松也在微博上抱怨,美国的餐馆反反复复放这首歌,使得他对服务员瞪眼。

虽然有人批评它的音乐价值,但它既然能让全球疯狂,一定有它的内在魔力:

首先,不得不说的就是它的视听效果。MV中,身材健硕的大叔朴载相(PSY),戴着黑色墨镜,挽着裤腿,胯部大幅摆动,表情夸张疯狂。强烈的电子舞曲鼓点、快速的画面变换、明艳的视觉色调、活泼诙谐的舞蹈动作,不断刺激着我们大家的视觉、听觉。

PSY不断在各种与跳舞不搭界的场景中跳舞:游艇、马厩、停车场、电梯、斑马线、桑拿房、旋转木马、大巴车、地铁。这种舞蹈与场景的错位,确实让人觉得新鲜突兀。MV中混杂了街头艺术式的轻松随意,这也算是一种创新吧?

还有,即使你不懂韩语,你也能跟着他句重复N多次的“哦吧江南style”一起唱,也能模仿他的招牌式骑马动作,参与性超强。他的骑马动作仿佛有一种“召唤式”的魔力,鼓动着世界各地的人们一起做出边点头、边跳蹦、边蹲裆、边抖腿的搞笑动作。

潘基文、金刚狼、布兰妮都学了,更不用说世界各地别富地域特色的模仿或恶搞了。借模仿它,讽刺总统竞选人罗姆尼的《Mitt Romney Style》获得了2047万点击。连北京的小学生都要求学校给加一节骑马操,“骑”得不亦乐乎。想想《最炫民族风》,不是也激发起了全国各地人们的“创作”热情了吗,参与性强,也是“神曲”们的生命力所在。 [详细]

江南style:理解自嘲的幽默不需借助语言

歌里的Gangnam江南,是指韩国首都的江南区,所谓的“富人区”。《江南Style》对富人阶层的生活方式,有一种戏谑的嘲讽。著名音乐人姚谦认为,这首歌用最粗俗的方式讽刺了这个时代人们的错位的品位和渴望,“在物质丰富的年代,人们对仿名牌盲目推崇,对灯红酒绿的生活疯狂追逐”

而这种嘲讽是能够跨越语言障碍获取共鸣的。《纽约客》杂志上一篇题为《中国为什么缺少〈江南style〉》就这样称赞:“在我看来,尽管世界文化各有不同,全世界的人看到一个外国人恶搞自己逗乐,都会乐在其中。这样的东西很有意思。”

还有科研机构分析,这首歌的节拍和人在慢跑半小时后的心率几乎同步,这也正是感觉最为兴奋的瞬间,所以能让人跟随着舞动。

不过,靠这些就能够成为风靡全球的“神曲”吗?有人说,所有偶然都是由必然乔装改扮出来的。《江南style》的走红,究竟只是是一场意外,还是由必然假扮的偶然?

《纽约客》上的那篇文章认为,《江南style》具有自嘲式的幽默,不是一个程式化的产品。但也承认,它有程式化的一面:“单曲的视频具备一切正经的韩国流行音乐(K—pop)的标准元素:一如既往经过严密设计的舞蹈、极尽夸张的造型、以及由擅长制造热点的韩国娱乐产业打造的光鲜的价值观。”[详细]

《江南style》:创新离不开“按部就班”

《商业周刊》的一篇名为《江南style成功奥秘》的报道中,有这样的话:

所有机械而精致的表演背后,是一个如同钟表刻度盘般精细而庞杂的K-pop制造系统,从前期挖掘、培养、开发新星,到后期的专辑打造,推向演出市场……几乎每家公司、每个制作部门、每个环节中的任何一个细分工种,都有专人负责。

“即便是演出时候的打灯,都是由受过专业训练的灯光师担纲,”一位韩国策划总监金宣说“在中国要找到接受过专门院校教育的人才并不容易。”在韩国和中国都选拔过艺人的朴在贤也说:“中国歌手培训的时间很短,不管是不是足够好,就让他们随便出道了。但在韩国,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大部分大公司会等到觉得这些孩子最好了,才允许出道。宁可多投资也要达到最完美的效果。”

《江南style》的舞蹈、场景、音乐无疑经过了精心的设计与编排,同时,谁又敢说,整首MV不是建立在对受众认知规律的深刻洞悉之上?韩国娱乐业从业者朴在贤说:“当初WonderGirls大红的《Nobody》也是这样,总有一个亮点动作,让人简单易学,谁都会喜欢的。”

同时,韩国音乐公司在YouTube等网站上的苦心经营,也给《江南style》的走红奠定了基础。JYP、SM、YG等大的音乐公司,都在YouTube上开设主页,后两家分别有超过4亿次和6亿次的视频点击量。难以想象,如果没有这些推广和铺垫,《江南style》能迅速被传播。[详细]

“韩流”:不污染环境的“工业”出口

韩国流行音乐正取得出口上的成功。

从H.O.T到SuperJunior,WonderGirls到少女时代,还有Rain、李孝利等人,韩国音乐军团在亚洲的影响力早已不容小觑。诸如SuperJunior和2NE1等组合在韩国以外的其他亚洲地区售出了上百万CD及演唱会门票。

在亚洲以外地区,“韩流”也来势汹涌:在拉美小国秘鲁,即使票价相对于当地消费水平已十分昂贵,韩国人气组合JYJ的演唱会门票还是被抢购一空,而厄瓜多尔、委内瑞拉等国的粉丝甚至发表联合声明,抗议KBS因JYJ要赶赴北美演出而取消在本国的演唱会。

少女时代、SuperJunior所属的经纪公司SM娱乐今年营业利润,预期值达到697亿韩元(约合4亿元人民币),与2011年相比增加了235.2%,朴载相(PSY)、Bigbang所属的经纪公司YG娱乐的营业利润预期将同比增加52.4%,达到264亿韩元((约合1.5亿元人民币)。

韩国文化体育观光部文化产业室副长官申钟弼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说“最近10年,韩国文化产业确实获得了爆发性成长。文化产业的对外出口,2000年只有5亿美元,2010年则达到32亿美元。预计2012年,韩国文化产业的出口将达到42亿美元。”申钟弼说。

2012年,韩国个人文化娱乐服务产业,也整体实现顺差。第一季度至第三季度,包括音乐、电影、广播、游戏等在内的韩国个人文化娱乐服务产业,首次实现3730万美元的顺差。[详细]

文化产品出口:“世界工厂”的下一站出路

申钟弼说:“韩国文化产业的强势崛起,带来巨大的附带效应,通常来说,文化产业中每100美金的出口,就会产生412美金的产业拉动。”根据韩国经济研究院的统计,仅一部电视剧《冬日恋歌》及其主演裴勇俊为韩国带来的经济效益就超过3万亿韩元(约29亿美元)。

《经济学人》一篇名为《Now for The Soft Part》的文章,也从PSY的走红,引出这样一个判断,“亚洲工厂”需要转型,而发展服务业是必经之路:

“亚洲工厂鼎盛时期可能转瞬即逝,让人措手不及。朴哉相已经向人们展示了前方的道路。这位艺名为 PSY的韩国说唱歌手……证明,亚洲的经济强国不仅能够出口有形商品,也能够引领世界出口无形商品。面对令人担忧的经济放缓,多数亚洲国家都需要接受一个事实:未来必定是服务行业的天下。”

文章也指出了差距“日前亚洲服务业只是占到其国内生产总值的48.5%,而发达经济体服务业的比重则高达75%。”而且,在亚洲国家,“教育体制,通讯和其他基础设施的缺陷严重阻碍了服务业的发展,亚洲开发银行就曾说过‘总之,繁琐的法律法规,保护原有的企业’。

可以说,相比起“韩流”的影响力,中国文化产业的出口表现平平。《纽约客》文章分析原因说,中国“为了显示官方的软实力,一般只愿意输出展示自己伟大古代文明以及经济发展的作品,而这些东西并不是那么吸引人。”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张颐武也有类似观点,他说,中国一直着力于传播经典文化,却很难在国外受众中产生共鸣,往往欲速则不达,事倍而功半。“《江南style》对中国的启示,就是要高度重视大众文化的传播,让大众文化更具活力。” [详细]

文化产品出口:好产品和高姿态哪个更重要?

中国传媒大学教授李怀亮说,国际文化市场,是由大众传媒产品——而非传统文化产品——占据国际文化市场的主导地位。各国对文化产品的争夺现在已经不是传统的文化产品,而是大众传媒产品,像美国的大片,音乐产品,视听产品。大众传媒产品在02年占了国际贸易总量的45.3%。

《功夫熊猫》在全球赚了钱,它是一部制作精良的大众传媒产品。而其中的中国元素禅宗思想、武术招式、甚至水墨画法,都只是它的组成元素。虽然有人呼吁抵制,有人惊呼“文化侵略”,有人忿忿于它“剽窃”中国文化,但把它做成产品的,是美国人而非中国人。这当中蕴含着梦工厂的创造力。

《江南style》《功夫熊猫》“走出去”都是靠企业的创造力,而中国文化“走出去”往往承载更多:

中国开办了遍布全球的孔子学院,在外国建立起广播站、电视台。提出要在国家建设中把文化放到优先位置,并决心要在全球文化体系中树立起中国自己的文化品牌。

发展国家软实力、提升国家形象的诉求,弘扬中华文化、发扬国粹的使命感,以及民族自豪感混杂着饱受屈辱之后急于自我证明的自尊感,都在促使着中国文化“走出去”。而缺少了企业的创新,走出去,会不会成为简单的“送去主义”?

一个《江南style》的走红,能让我们思考很多。(专题策划:董乐)[详细]

近些年中国出口的文化产品,哪个最让你喜爱和自豪?
成龙李连杰甄子丹等人主演的中国功夫电影
李安近年的《卧虎藏龙》《色戒》等电影
曾风靡东南亚等地的《还珠格格》系列电视剧
在五大洲都获了奖的贾樟柯的电影《三峡好人》
我有其它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