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
导语:拆已经成为了一种病态的癖好,从北京的梁思成故居被“维修性拆除”、蒋介石重庆行宫被“维护”……,近年来屡遭拆迁的的名人故居历史遗迹被声势浩大的城市建设淹没,名人故居的保护和城市的建设之间存在着不可调和的矛盾。城市的建设就要不断的破旧立新。当历史遇到建设,究竟孰对孰错?近日,远在澳大利亚的康有为后人潘维真女士,通过著名作家毕飞宇的微博,了解到了康有为故居的现状,非常痛心。她说:如果我们扬起铁锄,砸向这些文物,我们又比一百多年前那些烧毁圆明园的人好多少呢?【我来说两句】【微博热议
要闻:
[独家连线康有为后人:我们如何向战火中力保古城的先人交代]
[冯骥才:维修性拆除纯粹是编造] [国家文物局局长:遏制强拆乱象]
蒋介石重庆行营遗址被拆

蒋介石重庆行营遗址被拆

    近日,有网民在微博上称重庆市级文物蒋介石行营正面临拆毁。后经证实发现,行营主体建筑确实正在进行拆除。当地有关部门回应称此次施工是进行保护性拆除。按照方案今年8月将在原址进行文物复建,预计2013年10月竣工。[详细]
画家林风眠故居开情趣用品店

画家林风眠故居开情趣用品店

    作为区级文物保护单位的南昌路53号林风眠旧居,最近开了一家情趣用品商店,这匪夷所思之举引发了市民强烈关注。也让一些艺术界人士感到不解:“林老生前是何等优雅的一个人,生后还要忍受商业的袭扰。保护名人故居,就是这样的吗?”[详细]
北京鲁迅故居将被拆迁

北京鲁迅故居将被拆迁

    位于西城区砖塔胡同西头的84号院,因鲁迅先生于此创作出《祝福》而闻名。但日前,该院门外贴出通知称将要拆除。昨日,该项目拆迁办介绍,砖塔胡同84号院及附近区域,将要建回迁楼和学校。西城区文委表示,该院并非文物或挂牌保护院落。[详细]
康有为故居垃圾遍地面临拆迁

康有为故居垃圾遍地面临拆迁

    梁林故居被“维修性拆除”风波未平,全国两会正在召开之时,康有为故居又传出“险情”———3月5日下午,有网友发微博称,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康有为故居“七树堂”已经破败不堪,而且面临被拆迁重建的风险。[详细]
康有为后人潘维真:如何向战火中力保古城的先人交代
康有为后人潘维真:如何向战火中力保古城的先人交代

作为康有为先生的后人,得知先人故居落到如此境地,我感到非常痛心。但公车上书、戊戌变法等事件是属于所有中国人的历史,粤东新馆、南海会馆这样的古迹是我们所有人历史记忆的载体,把这些古迹拆毁,等于抹去我们共同的历史记忆。中国人至今仍为一百年多前圆明园被外国军队焚毁而满腔怒火,难道中国人就可以理直气壮地打着城市发展的旗号,把名城古迹一处处地毁掉,把历史人物的故居一处处地拆掉吗?如果扬起铁锄砸向这些文物,我们又比那些烧毁圆明园的人好多少呢?[详细]

国家文物局局长独家回应:坚决遏制名人故居被强拆乱象
国家文物局局长独家回应:坚决遏制名人故居被强拆乱象

针对网友关注的梁林故居等历史建筑被“保护性拆除”的问题,励小捷回应说,国家文物局对此高度重视,在2月17日就以国家文物局新闻发言人的名义发表了看法,严肃指出所谓“维修性拆除”、“保护性拆除”没有任何法律依据,也违背了文物保护的基本原则。凡涉及不可移动文物的各类建设性活动和保护维修项目等,都必须严格遵循文物工作方针,依法报批。[详细]

国家文物局局长:维修性拆除违法无奈最高只能罚50万
国家文物局局长:维修性拆除违法无奈最高只能罚50万

对于此前的北京梁思成林徽因故居被拆,拆除方辩称“维修性拆除”,引来舆论一片哗然。对于这一问题,励小捷局长回应道,梁思成故居就是违规拆除,打着保护的名义。对此,北京市文物局态度很鲜明,采取罚款50万的措施。对于大家质疑这一处罚是不是太轻了,他也有点无奈:“大家是不是认为罚少了?[详细]

“现场办公”,康有为故居免被拆
“现场办公”,康有为故居免被拆

康有为故居要被拆掉?这则消息引起全国政协文艺界委员们高度关注。3月7日文艺界联组讨论中,名人故居的保护问题顿时成了焦点。3月6日中午,一开完上午的讨论会,全国政协委员、广东省美术家协会主席许钦松就赶紧来到北京宣武区米市胡同43号,那里是康有为故居。“遍地垃圾,满眼废墟,哪里还有一点文物保护单位的样子?”[详细]

文艺界委员谈名人故居保护:维修也应拿出方案
文艺界委员谈名人故居保护:维修也应拿出方案

梁思成和林徽因,这两位被冯骥才称之为“北京城的保护神”。在09年就传出了要拆除他们故居的消息。后来几经交涉,梁林故居被列为北京城的历史遗产。然而,两年后,还是未能逃过被拆除的命运。“既然已经认定为历史遗产,为什么没有启动任何保护方案与行动,更没人守护?这是相关部门的失职还是不作为?”冯骥才说。[详细]

冯骥才:维修性拆除纯粹是编造

冯骥才:维修性拆除纯粹是编造

  现代文明的缺失令冯老痛心。梁林故居被强拆,最后还被定论为“维修性拆除”。“我不敢再提了,就怕明天拖拉机把那给推平了,连废墟都没了。”[详细]
励小捷:维修性保护性拆除都违法

励小捷:维修性保护性拆除都违法

  励小捷代表国家文物局表明了态度:“所谓保护性拆除、维修性拆除,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文物需要维修保护和拆除的,都必须按规定报批。” [详细]
何水法:保护城市历史文脉法律法规不完善

何水法:保护城市历史文脉法律法规不完善

  何水法呼吁社会尊重历史、敬畏法律、认识到文物和环境同属不可再生资源,一旦遭到破坏,损失将无法弥补。就保护城市文脉,他提出了具体实施措施。[详细]
什么是名人?什么是名人故居?
什么是名人?什么是名人故居?

对“名人”的界定,国家还没有统一的标准,造成“名人”界定混乱,各说各话。目前,保护多侧重于保护建筑本身,即名人故居中有价值的古代建筑和精美的近代建筑。而对于那些建筑不美观、不漂亮、“不值钱”的故居,保护还不够。什么样的故居应该保护,由哪个部门来界定和审批,似乎都没有明确的依据和规定,具体操作过程中随意性比较强。[详细]

产权归谁?经费谁出?
产权归谁?经费谁出?

名人故居的产权形式比较复杂,历史上,名人居住过的故居,有的有产权,有的是租赁,有的只是借住,不是所有的故居都有清晰的产权归属,没有产权归属的比较多,甚至比有产权归属的还要多。经过新中国成立后的几十年变迁,产权关系也发生了各式各样的变化,有些名人故居是被作为敌产没收的,成了国有财产;有些是所有者上缴国家,成了国有财产;有些成了集体财产;有些仍然还是私有产权房;此外,一房多主的现象也非常普遍。[详细]

谁来管理?怎么管理?
谁来管理?怎么管理?

现下许多地方对名人故居的开放和管理尚未出台统一标准和规定。没有明确的管理主体,各部门之间协作非常不顺。缺少刚性管理手段,管理方式方法跟不上发展节奏。数量多、范围广的名人故居,使各级文物部门常常顾此失彼,难以周全。缺少人员、抓手和资金,严重制约着故居的保护。许多故居在修缮、修复和筹办名人陈列中常常缺乏文物和资料。一些已开放的名人故居,仅有图片和文字的陈列形式,展览内容一成不变,讲解服务不到位,难以吸引观众。[详细]

牛顿故居

牛顿故居

  其实就是当年他在剑桥大学读书时的宿舍,推窗可见一棵苹果树,据说就是砸在牛顿头上那个著名苹果繁衍的后代。牛顿住过的宿舍,现在还是学生宿舍,惟一不同的是,能住进这间宿舍的都是最优秀的学生。设施很陈旧,可学生们都能以入住为荣耀。这也是每年刚入校新生和许多游客们必来瞻仰之地。[详细]
但丁故居

但丁故居

  1265年,但丁出生在这里,35岁这年,被夺权的当局驱逐离开故乡后,又两次缺席判他死刑。背着十字架流亡的但丁,写下了《神曲》等世界名著。就是这样的名人故居,管理当局连“但丁故居”几个字都“不敢”凿在墙上,只挂了一小幅印有诗人头像的蓝色布慢。因为凿了就不是当年的原貌。[详细]
徐志摩陆小曼“爱巢”被拆

徐志摩陆小曼“爱巢”被拆

  徐志摩和陆小曼两人正是在此诞生了鼎鼎大名的《爱眉小札》、《媚轩琐记》等篇。从1926年到1931年徐志摩去世,他人生的最后六年时光都是在这里度过的。但是原址已经被拆迁,现在只能在这一弄堂口挂个铭牌。[详细]
梁思成林徽因故居

梁思成林徽因故居

  梁思成林徽因故居可谓是几经波折。09年因涉及商业项目,24号院门楼及西厢房被先后拆除。经曝光后,引起极大关注。同年7月,北京市规划委员会叫停了对梁林故居建筑物的继续拆除。谁知在2012年正月初五的大好日子里,还是没能逃脱被拆的命运。[详细]
曹雪芹故居2000年被拆

曹雪芹故居2000年被拆

  曹雪芹在北京唯一有史可考的故居位于崇文区磁器口十字路口的东北侧,曹雪芹在这个地区生活的时间是红楼梦思想形成的重要期。红楼梦中的很多场景都能在蒜市口地区找到影子,书中提到的兴隆街就离蒜市口不远。[详细]
陆伯鸿故居被拆了一半

陆伯鸿故居被拆了一半

  陆伯鸿旧居由三幢楼房和两个院子组成。然而在该故居现场,记者看到的只是拆了一半,处于残墙碎瓦包围中的老宅。一扇两米来宽的白色铁皮门上方,有一盏铁皮灯罩与灯泡做成的简易路灯。近两米高的窗户被垒砌的砖块堵死,只有木式框架清晰可见。[详细]
鲁迅故居书房2005年被拆

鲁迅故居书房2005年被拆

  八道湾十一号比西三条的鲁迅故居有更重要的历史地位。五四时期周氏兄弟公认的几部新文学最重要的作品,都是在这里完成的。”而周氏兄弟公认的几部新文学最重要的作品,都在八道湾十一号诞生。[详细]
辜鸿铭故居改建成王府井旅店

辜鸿铭故居改建成王府井旅店

  辜鸿铭故居改建成王府井旅店,当年,这个不起眼的小院却有一个雅号,曰“晋安寄庐”,顾名思义,“晋安寄庐”的主人自然是一位隐居在陋室中却以彰显道德为己任的君子。这位君子就是大名鼎鼎的辜鸿铭,世人称其为“怪人”。[详细]
傅雷故居一半被拆

傅雷故居一半被拆

  位于浦东新区南汇区下沙镇王楼村傅家宅,是著名翻译家傅雷的故居。房屋原本呈“回”字形设计,有31间房间,占地近9,000呎,但现时已被村民私自拆除14间,盖起新楼房,其余17间也已破烂不堪。[详细]
“第一状元”王敬铭故居

“第一状元”王敬铭故居

  一进内宅早已翻建为嘉定一家公司的现代化办公楼,而剩余的部分更是面目全非,杂乱地居住着十余户人家,原本宽阔的状元府被分割成为过道和低矮昏暗的居室,天井里还用石棉瓦等搭建了灶间等违章建筑,而当街墙面被破膛开肚,一溜开设了快餐铺。[详细]
翻拍四大名著被喊“cut”
毕飞宇
毕飞宇:位于北京市米市胡同43号的康有为故居眼见不保,因为“七树堂”妨碍了“北京中信房地产有限公司”的开发计划。突然想起去年的一件事,和一位老板路过长安街,他夹着香烟的手指对着紫禁城摇晃起来,说:“兄弟我迟早要把它拿下”。我知道是戏言,可开发商如虹的气势还是把我吓着了。
林少华
林少华:面对梁林故居被拆而始终沉默的梁林之子梁从诫,以77岁高龄创建中国第一个环保NGO——中国自然之友,为保护家园奔走呼号。他永远记得母亲林徽音的教诲:“奢侈是不能给你愉快的,它只有增加你的戒惧烦恼。”斗转星移,唯一不变的是梁氏三代沉甸甸的社会责任感和时代先行者精神!华润之流,岂不羞乎!
闾丘露薇
闾丘露薇:刚刚去采访,看到一片狼藉,这里会成为二环内的一个地产项目,看了图纸,会变成一个新款的四合院,不知道到时候还有没有康有为的痕迹,或者会不会变成高尚会所?上午采访冯骥才,他对梁林故居被拆痛心疾首,但是没有媒体愿意刊登他问责的文章。
@Yang淼: 康有为故居<七树堂>,你看得出来这是文物吗?
海家班班主海洋
海家班班主海洋:由于北京市东城区北总布胡同24号院的“梁思成、林徽因故居”已被“保护性拆除”。文化部副部长,国家文物局党委书记、局长励小捷表示,对于违法破坏文物保护单位,违法损毁或拆除不可移动文物的行为,必须依法处理。大家觉得能实现吗?“保护性拆除”:银锭桥、蒋介石重庆官邸......文物变成一堆赝品!
任志强
任志强:鲁迅在北京租住过几十处房子,不能每个都认为是故居。也并不都有保留价值。仅保留名人故居也无用。重在文化与风貌的保护。
@新浪房产: 【北京鲁迅故居将被拆迁】木门斑驳,屋檐落草,庭院宁静,西城区砖塔胡同西头的84号院,因鲁迅先生于此创作出《祝福》而闻名。但日前,该院门外贴出通知称将要拆除。昨日,该项目拆迁办介绍,砖塔胡同84号院及附近区域,将要建回迁楼和学校。西城区文委表示,该院并非文物或挂牌保护院落。(新京报)
止庵
止庵:昨天与新井一二三谈到,上次去东京住在本乡,鲁迅、周作人曾住过的“中越馆”、“伍舍”(夏目漱石故居)就在这里,但经过1923年大地震和1945年大轰炸,一点痕迹都没有了。
乐艳娜
乐艳娜:上海第2馆,鲁迅故居,2009年11月10日。下着大雨到的,讲解员也没想到会有人来,又是开门又是开灯的。三层小楼,但每个房间都有些逼仄,除了儿子那间。看到先生生活中的一面,为柴米油盐酱醋茶烦恼、有爱情亲情有温度。在今天北京鲁迅故居被拆的时刻,尤为感慨。
区志航
区志航:文物保护为何软弱无力?(上图:《那一刻》梁林故居“维修性拆除”;下图:梁林故居“维修”现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