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王树增做客新浪读书:中国不会再度出兵朝鲜

http://book.sina.com.cn  2009年06月24日 14:09  新浪读书

    6月18日下午,著名军事文学作家、《朝鲜战争》的作者王树增做客新浪读书频道,评述六十年前发生在朝鲜战场上的那场大战。王树增认为,战争的主体永远是一线士兵,无论他们来自中国还是美国,都应当得到缅怀和尊重。在谈到朝核危机时,王树增表示,朝鲜半岛爆发战争的可能性不大,中国也不大可能再次出兵。

王树增做客新浪谈《朝鲜战争》视频
1.《朝鲜战争》一书为英雄而写 2.战争的主体永远是普通士兵
3.为何国民党起义部队在朝鲜打得猛 4.不崇尚英雄的民族是没有出息的
5.朝鲜半岛大规模军事冲突可能性不大 6.美朝一旦开战 中国不大可能出兵
7.中国周边被核包围很危险

    以下为聊天实录:

    主持人:历史上也有这方面的例子,比如说明末清初时期,袁崇焕他们用辽人守辽土,建立了足以和八旗兵抗衡的关宁铁骑。

  王树增:这是同一个道理。过去战争的概念,尤其中国人的战争概念叫做“守土有责”。我研究古代战争的时候,县官平常什么事没有,但是他就怕打仗,只要把县城丢了,他脑袋就丢了。我们中国的战争概念还是本土概念,土地对中国人来讲是多么重要,对这样的以农民为主体的国家,土地是第一位的东西。


王树增和主持人朱利安
王树增和主持人朱利安

  主持人:您觉得朝鲜战争给当代的中国带来了哪些财富?

  王树增:从抽象角度来讲,带来了很多精神财富,我常常在大学里或军校里跟我的青年朋友对话。我老在问一个问题,因为我受了一个问题的刺激。在某大学当中,有的大学生用一种戏谑的语气说:“我要是邱少云的话,我转身就跑掉,肯定不会在这里趴着。”我说我不批评你年轻朋友的态度,但我说如果你生活在那个时代,你可能就是邱少云。由此我想到,我们当今时代在精神层面确实有缺失。我想一个民族不崇尚英雄,不崇尚为国家,为民族献身这样一种精神,这个民族是没有出息的。

  主持人:前段时间网上有一个消息,三个男大学生猥亵抗日女英雄,好像是赵一曼的雕像,赵一曼捆在那里,他们做出不雅的动作。

  王树增:我刚从东北回来,也在搜集抗联的史料,我对这些人是充满崇敬的,像那些抗联的士兵和干部们他们高高在上,他们的灵魂就在我头上飞翔着。我说他们是为了我们的民族,为了我们这些人能够在这块土地上安宁地生活,他们是这样的理想。我们不能怪罪这些青年朋友,当然这些青年朋友是极个别的,我想让我们的青年朋友好好想想,或者有空的时候翻翻这本书,老在扪心自问一个问题,当我们民族和国家有难的时候,你将是把自己摆在什么位置,我特别说一点题外话的是,这次汶川地震,我们看出来了我们所谓80后也好、90后也好,他们在危难时刻,也表现出来一种献身的利他主义的光芒,我觉得他们精神深处是有民族英雄注意情节的,这点我毫不担心,但是我认为朝鲜战胜给我们留下的财富,我们还要珍视。

  另外从当时来讲,很多人问我当时这场仗不应该打,我们死了那么多人。我说没有这场战争的结局,没有把他们摁在三八线的结局,新中国是否能保得住,很难说。这场战争带来了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这样的新生政权数十年和平,我觉得还是有意义的。

  主持人:目前朝鲜半岛因为朝鲜核试验局势紧张,您认为朝鲜会再次爆发战争吗?

  王树增:我个人认为大规模的军事对峙和军事冲突发生的可能性不大,因为时代走到了今天,虽然局部战争不断,但是随着时代的发展和世界秩序的多元化,这种冷战时期所遗留下来的动辄就军事对峙的思维方式已经有所改变了,我认为朝鲜半岛的紧张军事完全可以,也希望利用外交的方式来解决,我不希望发生重大的军事冲突。

  主持人:如果朝鲜遭到美国及其盟友再次攻击的话,我们会不会再一次跨过鸭绿江?

  王树增:且不说这种大规模军事介入的可能性很小,即使发生了,我个人认为,我们参战的可能性几乎没有。因为时代不一样了,我们当年出兵是为了我们国家利益,今天我们处理好外交,用外交手段来参与这场战争也是符合国家利益的。

  主持人:有人还说过这么一个观点,目前还没有一个国家在拥有核武器之后又主动放弃的,除了伊拉克,伊拉克是被以色列摧毁了核设施。朝鲜半岛有核化的趋势不可避免的,您认为作为朝鲜的邻国,我们应当如何应对一个被有核国家所包围的外部局势?

  王树增:周边国家有核,对我们国家安全是一个很大的威胁。这是可能我们外交家不这样说,但是我们从普通百姓来讲是这样认为的,因为核武器究竟是大规模的杀伤武器,但是我有另外一个观点,我说我们不要把核武器看成一个过分的妖魔化的一种武器。我想核武器自诞生以来,只使用过一次,我的猜想随着人类文明进步来讲它可能是最后一次,因为不管是拥有者,使用者,还是受害者,还是攻击的目标,所有的人都知道,这样的武器后果是什么,我觉得这个后果认识的清醒,远比你拥有和不拥有核武器要重要。所以不管是谁拥有,他使用之前要知道这个后果是什么,如果他要是首先使用核武器,无论哪个国家使用核武器,如果遭到核报复,本身也跟着一块毁灭。

  我个人认为随着世界文明的发展和外交上的成功斡旋,可能会化解这场危机,我始终不能相信将来真有一场核大战。我认为我们的政府现在处理半岛局势的外交方针是正确的,是采取得非常灵活的外交政策。我想从我们百姓的角度来看,就是一个目的。外交永远就是一个目的,就是国家利益,国家利益是第一位,国土安全是第一位的,边境安全是第一位的。从这个立场出发,我相信我们的外交人员和我们的领导人有这样的智慧和有这样的能力。

  主持人:您能否分析一下朝鲜半岛在地缘政治层面上跟中国的关系是什么样?

  王树增:可以说在周边国家当中,对中国本身的安全和发展最关键的是两个国家,一个是俄罗斯,一个是朝鲜。俄罗斯就不说了,因为中朝边境是一个不短的边境,有一千多公里,以隔江而划的国境线实际上是陆地接壤,那个江挡不住什么东西。而且你要知道东北是我们国家重要的工业基地,东北又是我们著名的粮仓,东三省的矿产非常丰富,对我们国民经济影响很大,况且从军事地理来讲,我们的国土形状,东北地区是凸出去的,我们说是公鸡,但脖子很窄,就是渤海湾很窄,从军事上来讲,从渤海湾切进来到外蒙古也就是三百公里,在军事上是很敏感的地方,所以东北地区的安全对我们整个国土安全是非常重要的。我想从军事家度来说,国家安全角度来讲,我们不得不重视半岛每分每秒的变化,这是非常自然的事情。

  另外我们和朝鲜半岛在民族血缘上,在文化历史上都有多元交叉,使得我们外交更加复杂,使这条国境线更加微妙,从这点上讲,我们要万分谨慎地对待半岛局势,我相信经过我们政治家们的高度斡旋,能够化解危机,我不想让我们的国家,我们的人民卷入任何一场战争。虽然我是个军人。

  主持人:曾经有外媒说最近金正日的身体可能不太好,这是外媒说的,我们也没有得到证实。他可能把他的位置传给第三个儿子,在权力交接,尤其是最高权力交接的时候,是不是容易出问题?

  王树增:至少从东方的政治意识上看,这都是危险时期,我们在东方国家的从古代史到当代史,几千年以来,我们流传的不都是这些由于上层的变故而引起的社会的动乱吗?应该说这是一个常理。但是从我个人的分析来讲,从朝鲜这个国家的内部情况来讲,我觉得内部不会发生太大的乱子。

  主持人:这是否意味着它的核约束可能做得比较完善?

  王树增:我觉得是这样的。从他们内部来讲,不大有可能有大的政策调整。

  主持人:今天咱们节目的时间已经到了,谢谢王老师的光临,王老师跟广大网友告个别吧。

  王树增:网友朋友们你们好,希望你们能喜欢我的这本书,也关注新浪的这档节目,谢谢!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编辑:朱利安)

  新浪连载:

六十年前朝鲜半岛上的殊死较量:朝鲜战争

网友评论 欢迎发表评论

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Powered By Google

更多关于 朝鲜战争 王树增 三八线 彭德怀 的新闻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