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的风度》:食者的姿态与身段

2017年09月11日19:20   现代快报   微博
《吃的风度》  施亮   湖南文艺出版社《吃的风度》  施亮   湖南文艺出版社

  高温酷暑中,得施亮兄由京城快递来的新著《吃的风度》,心下一喜,遂躲进空调房数日,将此新著逐篇读完。像是跟随他殷勤而周到的导引,切实体验了一场时空跨度达几千年的中国美食文化的游历式穿越——忽而见到了孔圣人,听他有关“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等美食观的侃侃而谈;忽而又得以拜识留下《闲情偶寄》、《随园食单》等传世之作的清代诗人李渔和袁枚,听二位先生一菜一食娓娓道来;忽而相携步入南宋临安城里的一座座酒楼,一睹其“向晚灯烛荧煌”的繁华胜景;忽而接踵又至民国北平城中天桥及什刹海一带的饭摊之中,体味彼时餐饮的闹猛和一个个店家的绝活……施亮兄集十数年对中国饮食文化之悉心关注与研究,博览群书,叩访百家,进而择其精要,提炼出这支与民生息息相关的文化源流的来龙去脉及其演变过程,以散文之样式,多角度多侧面展示并发掘——中华美食文化博大精深而又丰富多彩的美学意义及其精神内核。

  全书15万字,收文41篇,大致布局均匀地分作四块。第一部分侧重于美食史的推进与演绎。不只探讨了“民以食为天”的源远流长,更以“古典小说中的酒”、“食蟹之美”、“蔬食第一”、“野蔬食趣”等为切入口,分门别类地领你进入中国美食的庞大体系,让你在此间领略美妙,流连往返。第二部分再现了老北京历史沧桑中的饮食旧影,讲述百年老店的起始、辉煌及个中之轶事趣闻;文中不乏一些知名历史人物的出场,透过食文化这扇窗口可一窥时政风云之兴衰。第三部分,将审美视野扩大到涵盖华夏的诸多菜系,以较为准确的笔法对鲁菜、徽菜、川菜、湘菜、杭帮菜、淮扬菜等作了颇具专业水准的精当描述。甚或普通百姓日常所食面条、馄饨、小笼汤包,作者也饶有兴致地邀你一一进入,使你知其然,亦明了其所以然,因而平添一份美味之外的知识摄入。第四部分似更别具一格,是通常擅长表现美食的作家们较少涉及的内容。作者写到了鸡尾酒、黄酒与红酒的各自来历及其妙处,写到了咖啡与品茗的种种雅趣,还写到京城的传统糕点和旧时消夏的冰碗冰盘,甚至饼干、零食、包子、春卷、汤团,都有了其独具视角的体验性考察。作为一部探寻美食文化内蕴的散文集,作者可谓用心良苦,笔触涉猎到了尽可能开阔的方方面面。这部书的出品方湖南文艺出版社,在精心制作的书腰上打出了“首席饮食国学读本”的字样,可谓名符其实。

  选做书名的这篇文章《吃的风度》安排在了本书的首篇,不只是因为该文前些年发表后被多家报刊与网站转载,文中精彩的片段被收入高考语文通关宝典;在我看来,施亮兄探讨美食的所有文字中,其实都流露出他对“吃”所持的种种人生态度。所谓“吃的风度”,这里面含有食者的基本素质及美德的养成,食者的姿态与身段,“吃”所透出的人之风骨与处世之道,甚至是文化之于美食的影响及推广意义等。

  施亮自幼浸淫于一个正直而传统的知识分子家庭的良好教育之中,其父施咸荣先生早年就读于清华、北大,是我国享有盛名的翻译家、编辑家和英美文学研究专家。其母乃一江南闺秀,蕙质兰心,成婚后一直相夫教子,与夫君共肩风雨,同尝磨难。生活中,她是一位当之无愧的巧妇,烧得一手众人艳羡的好菜。这样的一种家庭“标配”,使得施亮在成长过程中,得以一次次领略诸多名家在他家中餐桌上品享母亲厨艺的情景。因母亲姓杜,父亲的友人称母亲所做菜肴为“杜家菜”。由此书的相关篇札中我们获知,在施家那张颇有些来头的红木圆桌上,曾经是怎样的欢声笑语高朋满座——朱海观,杨仲德,钱钟书、杨绛夫妇,李文俊,董衡巽,董乐山、张佩芬夫妇,梅绍武、屠珍夫妇等一批名望甚高的翻译家、学者,他们的音容笑貌乃至道德文章,都成为了施亮记忆中的一道风景,一笔财富。在记述这些名家来家中作客的文字中,我们看到的是谦谦君子的彬彬有礼,谈吐的风趣和举止的洒脱,而绝无胡吃海喝或醉酒后的丑态百出。

  《先生的餐桌》一文中,作者较为详尽地描述了1985年的中秋节,钱钟书和杨绛夫妇(二位都是施亮父亲的老师)来家中作客的场景。节前一周,钱先生给父亲打来电话,“父亲喜盈盈地将此消息告诉了母亲,母亲足足花了一周时间买菜与选料。特意从一位高干家里借来了特供证,从特供商店买来了鸡鸭、活鱼等等,烹制了一桌苏锡风味的丰盛菜肴”。席间“钱先生吃得颇为惬意,大快朵颐”,吃到最后,一边“打着饱嗝”,还忍不住伸出筷子去夹一块冰糖肘子肉,“杨绛先生在一旁用她的筷子轻轻一拨,警告说,钟书啊,不能再吃了,晚上又闹胃子疼啦。钱先生嘿嘿憨笑一声,筷子略缩了一下,却仍然夹了一块瘦点的往嘴里去”。一代学者在餐桌上毫不掩饰的憨态可掬跃然纸上。此文中还说到了梅绍武先生(梅兰芳大师的公子)在他家中用餐时的一个细节:筷子只夹自己面前的那盘菜,而周边的菜却不举臂去夹。父母发现这一情况后,便不时旋转桌面,让他尽可能多吃几种菜肴。母亲遂对桌上的我们说:“看到没有?这是世家的规矩呀。”作者进而发抒感叹:“以前大家庭吃饭就是这样,幼辈的筷子不可以随便伸到长辈眼前的盘子里去。足见礼教传统在中国旧式家庭中的影响。”而正是这样一些生动逼真的场景再现,不仅交代了作者对美食文化持久关注的历史由来,同时也勾画出作者心目中的“吃的风度”。

  施亮在书中所阐释并倡导的“吃的风度”,自然还包括他对“吃”文化之形态旗帜鲜明的褒贬与取舍。他厌恶那种山珍海味、觥筹交错、极尽奢华之能事的摆阔气、讲排场,欣赏并推崇民国时便流行开的三两好友“吃小馆”,推心置腹,酒酣耳热,尽兴而归。他举例说,鲁迅当年和一学生同路归家,在一饭摊上吃荞麦条子而觉着十分美味,他称之为此乃一种优雅,并不失文豪之风度;还讲到汪曾祺去西双版纳采风,在一处傣族排档吃宵夜,就着一瓶啤酒品尝“烤小鸡”,笑得跟孩子似的。还模仿同行者的杭州话,翘着大拇指说:“哉!真哉!”施亮对此幅画面给出的评价是,“先生的童趣在这里表现得淋漓尽致”。

  在对中华美食文化勤勉扎实的深耕细作之中,始终不忘传递其一以贯之的平实、节俭和充满文人雅趣的饮食观,大约是施亮这部新著先声夺人的又一亮点。特为此点上一赞。(王慧骐)

(责编:小题)

小说推荐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