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帖:南朝岁月》:手帖里见南朝风流

2017年07月31日00:56   现代快报   微博
《手帖:南朝岁月》  蒋勋  九州出版社《手帖:南朝岁月》  蒋勋  九州出版社

  手帖,缘自魏晋,指文人间手写的短笺。既为书信,当自隐秘、率性。较之一般古文,也不讲结构、章法,乃至词句,倒显直截明了。

  手帖因书法之绝而传承,作临摹用却是后事了。唐太宗痴醉南朝手帖,不惜倾朝堂之力搜寻,因写于绢纸的字不易保存,恐年久损坏,便命当时的书法名家临摹。摹,轮廓逼真,却极难传达笔势与韵味;临,原手临写,却会带入自己的风格。无论摹还是临,都会影响手帖的特质。

  唐太宗此举使手帖的使命从书信转型到了字帖。美学学者蒋勋认为,手帖不只是书法,还是洞澈、明净的小品。追溯魏晋风流,总去翻阅《世说新语》《晋书》等纯文字读本,不想手帖中也能窥见南朝人的遥远故事,以及一个时代的人文精神。蒋勋以手帖为切入点,可谓鲜罕大胆。

  手帖大多是些不经修饰的生活事。如《平复贴》,共八十四字,草隶书,笔意婉转,风格质朴,叹友人彦先壮年患疾,恐难痊愈,所幸有子承伴。感慨人生无常之憾。本帖原创曾受争议,目下公认为陆机。陆机乃东吴丞相陆逊之孙,于一次兵败中,遭到小人报复,被株连三族,留下了凄惨悲壮的“华亭鹤唳,岂可复闻乎”。文与字皆能映射创作者的心声。诚如蒋勋所说:“这封手帖把死亡的沉寂与燃烧的热烫火焰一起写进了书法。”

  五胡乱华,一个政权迭起的年代。生灵涂炭,人性被摧毁。王门二十八人墨迹汇总的《万岁通天帖》(传至宋代只剩七人十帖)就揭示了那个惨绝人寰的时代悲剧。王羲之的《姨母帖》说:“顷遘姨母哀,哀痛摧剥胜。”活现一个家族在战乱中对生命幻灭无常的痛哀,正同王徽之的《新月帖》所讲的那个在新年里无所依恃而死去的女子。《丧乱帖》讲北方家乡祖坟被刨挖,王羲之直抒胸臆:“痛贯心肝,痛当奈何,奈何!”“痛”与“奈何”是他手帖中用得最频繁的字。其次是“力不次”,常用在结尾处,意为因疲倦、无力,不想说了。

  五胡乱华,一个气韵天成的年代。一批批人物通过自我觉醒,创造了人性的辉煌与璀璨的文化。魏晋名士蔑视礼法、目空一切的做法,广被重视、赞颂,坦白说,我一直十分不解,品读完《手帖:南朝岁月》或许才明白了几分,记起曾有人如此评论那些有个性的、夸张的生命体:“当生命的长度不能再增加时,不妨试着去拓展生命的宽度。”

  蒋勋并不是就手帖来著述,本辑中许多文化随笔也颇让人震撼,如反映家长里短、鸡毛蒜皮的《王谢堂前》,使一个被美化的、浪漫化的王谢世家也充满了伧俗又活泼的市井气;《小津》讲手帖对日本文化的影响,蒋勋将小津安二郎所导演的几部重要影片的风路与手帖对应起来。《积雪凝寒》《榜书》中,也都融入了蒋勋沉淀大半辈子的美学素养和价值观。

  南朝已远逝,唯手帖传世。每一幅字不多,反复练习,反复吟读。不光为纪念南朝岁月,更为纪念乱世中一个个活出自我的人物。他们身处充斥着折辱、苦难的困境中,依旧能够“仰观宇宙之大”,看流云舒卷。手帖墨迹斑斑,古朴沉香,为美作下了永恒的见证。(江泽涵)

(责编:小题)

小说推荐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