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木书》:赵松的当代叙事展

2017年07月31日00:45   现代快报   微博
《积木书》  赵松   河南大学出版社《积木书》  赵松   河南大学出版社

  它没有前言,也没有简介,没有目录,也没有后记,顶着极易混淆为童书的书名,永远以省略号开场,一次次的不知所终……这一切,都在赤裸裸地透射出作者貌似无辜的“挑衅”。你要么任由自己被这些文字莫名其妙地卷入作者笔下的时空间隙,要么就趁早跟它翻脸丢书走人。

  面对《积木书》,就像面对每面都有几十个色彩各异的小方块的魔方,在无从下手的感觉涌现之时,所有的感慨又都被作者笔下那莫测水流般的文字在你脑海中制造的无数影像所淹没。你甚至会顾不得去琢磨那些开篇省略号究竟暗指什么,突如其来的情节——当然也无法揣测它们于整体是何种关系——便径直把你拖到某个突如其来的事发现场,就像在海面上航行时看到突然浮现的冰山。

  这不是你在阅读,而是文字在侵入你,它们倏地展开并占据你的思维与想象——那些似是而非的仿佛真实存于你不远处的某个日常角落的生活剧切片。这种“粗暴”的打开方式让你来不及反应,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就已落入赵松笔下构建出的复杂时空回路里。说实话,这颇有种观看实验短片电影的快感,更确切地说,是观看那种经常会出现在当代艺术展览中的短视频录像作品,并以修辞意义上的暴力美学意味的切入方式和极小的铺垫开场。最初你会试图抵抗这种对思维的“吸入”,但在几个回合后便任其自然了。

  每篇标题与内容之间的那种散漫或隐晦的联系使得它们更像是分隔符而非对内容的概括或提示;在看似无序、全然不相干的场景或情节的不断切换过程中,起到支撑作用的是强烈风格化的描述、比喻、联想和某些时隐时现的悬疑感。于是每一篇都像是独立播放的短视频,可以被任意打开或关闭,无论你是连着读还是跳着读,都会觉得它们之间有着似有似无的关系,而又保持着某种莫名可变的秩序。这和看当代艺术展览差不多:“被虐式”观看、自发性解读、展签标题导览功能的不确定性,以及整体风格思路的预谋。可以说书中的内容“被策展”了一番,赵松的当代叙事展。

  在《积木书》中,叙述的展开如意识流般四处窜跃,细节和场景刻画的细腻感和跳跃性,使得画面情节随着文字在眼前真实而又非线性地展开。那些描述、比喻所发展出的枝节赋予了叙事的戏剧感,甚至荒诞感,却又在这个空间里被合法化。它们不似伍尔夫那种在你眼前播放连续镜头,意识经由思考追逐画面,而是出人意料地提供了立足点和代入感,就像是站在事前设定好的剧院内,读者被置于舞台中央、聚光灯下,一切叙事向外展开,不规则地跃出、收回,上下左右立体地发生。而末了,曲终人散,你却发现自己依旧被丢在原地。这种阅读体验由内而外,会让读者在不经意间与自己的生活体验做出某种若即若离的联系,文字所带来的一切,就像是记忆或某个思维角落里的剧情被重现,却又丝毫记不起由来。

  《积木书》的写法丰富了其厚度。几乎所有人物都无名无姓无身世背景,很多时候都仅仅处于第三人称的状态,“他”、“她”、“它”没有由头地拽着你走,或者又好似一切皆为你而写。而不论何种手法,赵松始终以看似感性的理性态度,保持着情感的中立和抽离。如同在《表妹》中,看似暴风雨将至的场面,却以诡异的方式戛然而止,没有指向,没有暗涉,却总令人心神不宁。作品给予的何尝不是读者自身的反射?因为你的多疑、猜忌、焦虑,所以你总想刨根问底找到终极答案,而这里留给你的,却只有引子。无论如何,你都想告诉他,《积木书》,有毒。(陶心琪)

(责编:小题)

小说推荐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