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的权利》:不恨男人的非洲女权主义者

2017年07月25日18:14   现代快报   微博
《女性的权利》  [尼日利亚]奇玛曼达·恩 戈兹·阿迪契   张芸、文敏  人民文学出版社《女性的权利》  [尼日利亚]奇玛曼达·恩 戈兹·阿迪契   张芸、文敏  人民文学出版社

  女权何来?我认为女性的自信、努力和勤奋,是争取和保有女性权利的重要因素。

  我发现有些朋友对女权的认知与我不同。然而,不同在哪里?女性的权利应该如何争取与张扬?且看尼日利亚女作家奇玛曼达·恩戈兹·阿迪契在TED上的演讲,或许能道出部分她作为女权主义者的心路历程。短小精悍的《女性的权利》,不仅收录了演讲全文,还附了一篇表现女性在社会生活中找位置的短篇小说。两者合并,有助于读者透视一些女性权利的概貌。

  作为出生在非洲的女性,阿迪契可能比其他人更有资格阐述和探讨女性的权利问题。在至今仍存在“割礼”的蒙昧土地上,割除生殖器仅仅是在幼年时剥夺女性权利的第一步。而随着年龄的增长,买卖婚姻,以人易物,变得普遍而流行。曾获得多项国际大奖的影片《沙漠之花》,讲的便是一位自幼遭受割礼的姑娘,在十二岁时被父亲为了五匹骆驼嫁给了六十岁的老头。以至于她不得不历险逃亡纽约,最终成为国际名模的故事。

  可为什么女性要遭受如此不公的待遇?究其原因,首当其冲是“性别之殇”。演讲伊始,阿迪契便说,第一个戏称她为“女权主义者”的竟然是她的“男闺蜜”欧克娄玛。那时,她尚且不知此称谓的含义。显而易见,对女权最敏感的是男人。

  然而,在男人眼中,女权主义者是被异化的。至少,他们认为“支持女权主义的女人是不快乐的”,更有甚者认为“女权主义者意味着憎恨男人”。所以,阿迪契反驳说:“我是一个快乐、不憎恨男人的非洲女权主义者。”

  说到这里,想起最近众人热议、由亦舒原著《我的前半生》改编的同名电视连续剧。有人发难说不喜欢亦舒“做人姿态好看”的说辞,因为在当今弱肉强食的社会环境里,女人无法姿态好看。

  其实,回看历史,历朝历代,新旧社会,人类的竞争环境都客观存在,且愈演愈烈。你姿态不好看,也得竞争,你姿态好看,还是要竞争。亦舒所说的“姿态”是一种精神层面的奋进,更多的是暗喻女性必须独立。被曲解为物欲而战,也说明当下有些“女权”还不够成熟。从亦舒用大半生时间,笔耕不辍地写了300本小说来看,她自己就很“女权”。

  在书中,阿迪契将女性权利处于弱势归结为两点:一是由于人类生理结构和历史发展造成的,男性强悍,便于外出工作。女性身体柔弱且需要生育哺乳,居家的时间比较多。这势必造成在社会生活中女性对男性的依赖;二是根深蒂固的男尊女卑思想,在家庭教育中,女孩被教育要长得像个女孩的样子……天知道女孩的样子是什么!另外,男孩要承担更多的责任,因为你是男的!

  事实上,女性要在社会生活中获取更多的权利,需要从追求“男女平等”起步:平等的读书就业权利,女博士学历与婚恋状况无关;平等的生育权利,女人不生孩子很正常;平等的赡养、继承权利,不要财产也得赡养父母,反之亦然……甚至平等的付账权利,谁说男女一起吃饭,男人必须请客?

  由此可见,女权不是大道理,它就渗透在我们的日常生活里。女权也好,男权也罢,我们想要追求的是人类社会里的两性平等。所谓女权,是你要怎么做,而不是别人怎么说!(夏丽柠)

(责编:小题)

小说推荐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