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些科学观点必须去死》:碎片化的科普

2017年05月16日16:06   现代快报   微博
  《哪些科学观点必须去死》  [美] 约翰·布罗克曼 胡正飞、王杨、杨明芳  浙江人民出版社  《哪些科学观点必须去死》  [美] 约翰·布罗克曼 胡正飞、王杨、杨明芳  浙江人民出版社

  Edge是美国著名的文化推动者、出版人约翰·布罗克曼发起的论坛性质的网络社区。前身是1981年成立的“现实俱乐部”(Reality Club),目的是把那些探讨后工业时代话题的人们聚集在一起,1997年,现实俱乐部更名为Edge并上线。

  Edge每年都要抛出一个年度大问题,寻找杰出的科学家和思想家作出回答。这些回答后来汇成每年一卷的“对话最伟大的头脑·大问题系列”。《哪些科学观点必须去死》就是其中之一。在这本书里,我们会邂逅理查德·道金斯、贾雷德·戴蒙德、史蒂芬·平克等人,他们代表了当今世界“最伟大的头脑”,居然可以齐聚一堂,的确让人莫名兴奋。

  在他们眼里,哪些科学观点是必须去死的呢?道金斯说,“本质主义应该退出历史舞台”,他将本质主义称之为“不连续思维的暴行”,这种削足适履、事先规定的研究方式阻碍了科学的进步;戴蒙德说,“通过替换旧想法,新想法终将取得胜利”,他通过詹姆斯·沃森和弗朗西斯·克拉克发现DNA双螺旋的经历阐释自己的看法,并指出了当今生物学中需要被替换的旧模型;平克说,“行为=基因+环境”这个方程中的每个术语都令人怀疑,他认为,基因-环境相互作用不是指“环境是基因发挥作用的前提”,而是指“触发器”作用,即在某种环境下,基因以某种方式影响一个人,在另一种环境下,则以另一种方式发挥影响。

  这本400来页的书,聚集了175位科学家的回答,这是它的优点也是它的缺点。换算一下,每位科学家只能分配到两三页的篇幅,而且他们各自的研究方向也有很大的差异,这就使得全书显得杂乱且碎片化,系统性不好。不过,当我试着逆推,将它们归原为一篇篇独立的文章,在不同的时段陆续出现,我似乎发现了Edge红火的些微因由。

  我想问大家,最近有没有完整地读完一本书?或者,最近读完的一篇文章有多少字?

  碎片化时代的阅读现状表明,人们没有时间,就算有时间,似乎也不愿仔细地、耐心地读书。深奥的科技书籍更加让人望而生畏。很多人不愿意去钻研,但又想知道最前沿的科技动向。于是,简明扼要、浅层次的各类纲要式导读就开始大行其道。比如,知乎,号称“与世界分享你的知识、经验和见解”。比如,分答,号称“快速地找到可以给自己提供帮助的那个人”。还有一些非常贴心的APP或公众号,可以把几十万字的厚厚的大书提炼成最多一两万字的干货书梗,你只要张张嘴,都不用咀嚼,就可以顺利地吃完一顿美味大餐,回头还可以“吐”给别人,显摆自己的学问。但是,分答停摆,知乎警钟已响起。微信固然以图文并茂和活泼的语言吸引读者,然而它的即时性也在日益暴露其天生的孱弱。

  再来看本书。冲着这些有名的作者,冲着这些厉害的话题,我相信,它们如果出现在公众号,再配合适当的运营推手,都有可能成为10万+的爆文。我也认为,科技要普及,应当接地气,向着“粉丝经济”的方向发展,打造一群知识经济的网红,这是一种可行之道。我更认为,这些应当只是一个起始,正如编者约翰·布罗克曼的身份,他担任的是“推动者”,平克等科学家之所以分享自己的看法,我想也是希望唤起公众的兴趣,唯有真正的沉浸、投入才能获得真正的理解。(赵青新)

(责编:小题)

小说推荐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