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勇“晚清四书”:以温情与敬意回望历史

2017年04月17日16:45   齐鲁晚报   微博
《觉醒》《维新》《国变》《革命》  马勇 著   新星出版社《觉醒》《维新》《国变》《革命》  马勇 著   新星出版社

  近日,新星出版社将历史学者马勇过去近三十年间有关晚清历史的研究成果汇集成“晚清四书”——《觉醒》《维新》《国变》《革命》丛书,叙述了1894—1911年间的重大历史事件,为读者提供了一部重新认识和思考晚清历史事件与人物的读本。

  不要随便写东西,以免将来后悔

  1979年,参过军、当过农民、下过矿井的马勇,考入安徽大学历史系。入学后借的第一套书就是侯外庐的《中国思想通史》,大学期间仔细研读了三遍,对中国思想史的兴趣从此开始。

  四年后,马勇考上复旦大学历史系朱维铮老师的研究生。朱老师告诫马勇,“三代之下无真学问”,学问只在古典、在古史。受当时大环境影响,历史系的老先生更是不把它作为学问来看待。因此除了跟汤刚老师读过《宋元学案》《明儒学案》,他那时基本没有接触过明代以后的文献。毕业后,朱维铮老师推荐他到社科院历史所从事研究。

  为了一套宿舍,马勇听从前辈的建议,1986年8月拿着去历史所的派遣证到近代史所报到。这一改变不仅让马勇得到一间平房栖身,更重要的是,这个改变深刻影响了他的学术道路方向。

  那时的学术界风气、管理,也与现在很不一样。不论是老师、老先生,还是研究所、研究室领导,没有人催促马勇去写文章、写书,老一辈敦促马勇这些后辈的是“好好读书”,“不要随便写东西,以免将来后悔”。马勇每天的事情,就是借书、读书、还书,直到1991年才发表第一篇文章。从大学算起,马勇毫无功利地读了十二年书,他自认为这些年的阅读让他后来几十年受益无穷。

  马勇真正集中精力研究晚清史,还是因为一个特殊的机缘。2000年,近代史所承担了一个编撰《中国近代通史》的课题。之前马勇发表过关于甲午战争、戊戌变法的文章,所长就让他负责从马关条约到辛丑条约这一个时间段的写作。2014年,由马勇等中青年学者编纂的十卷本《中国近代通史》出版。

  甲午战争是“数千年未有之巨变”的节点

  晚清以来,中国面临“数千年未有之巨变”,李鸿章、梁启超、孙中山都有过类似的表达。这个变化的节点是什么?马勇的观点是,这个节点就是甲午战争,甲午战争不仅是中国近代史的转折,更是中国数千年历史的转折。

  甲午战争将近代中国的历史截然分成两段。之前中国在面对西方文化时,大都是极端自负的,不论学习了多少西方经验,中国人大致上还是相信“我中华文明”具有恒久价值,中国在近代的落伍只是局部的,因而那时中国人的口号就是“中体西用”,只学习西方之“用”、之“末”,而不会在“体”、在“本”上转向西方。后来的历史证明,这个自信是建立在虚假的自负之上,并不真实。

  由于充分借鉴了西方经验,利用了西方人才、技术,发展中国现代军事工业、国防,因而当时的中国人以为在根本制度不变的前提下,中国完全有可能踏上全球化之路,一点都不影响中国分享全球化的好处。那时中国的政治精英很自负自己的发展模式,李鸿章在19世纪70年代与日本人的接触中,不止一次推销中国的发展经验,对于日本全面西方化很不以为然。李鸿章是近代中国最具世界眼光的政治精英之一,他的看法也不过如此。

  除了极少数知识精英建议朝廷不能只要西方的富强,而要注意西方富强现象背后制度的、教育的、文化的因素,将西方的进步作为一个整体去看。比如教育因素,马勇指出,晚清知识精英、政治精英最初都看到了中西差异,也明白这些差异的症结在哪儿,但他们并不是像日本那样集中全国力量去办新教育,而是自以为是地“改科举”。

  回望甲午战前中国三十多年发展道路,马勇认为这三十多年时间几乎被白白耽搁了,除了海军舰船、工厂企业,社会、教育、观念几乎都没有发生什么变化。即便是军队,除了北洋海军具有现代性质,绝大部分陆军还处在几十年前与太平军作战时的水平。

  痛定思痛。甲午战败后,在大环境压力下,清政府终于放开了国际资本进入中国的限制,终于明白十九世纪以来国际资本东移对于中国的意义。中国面临全面步入工业化、城市化、现代化的机遇,所以才会有甲午战后中国如火如荼的发展建设,铁路、矿产资源、城市发展、社会发展都在这个新的形势下有了不同寻常的进步。在马勇看来,1894年至1911年晚清这十几年的变革,就是走出传统、步入现代、重构中国社会,这也是他写晚清史的基本思路。

  将历史人物置于当时背景下考量

  不少学者评论马勇是“温情写史”,他也主张“怀揣着温情与敬意旁观历史”,对于曾经为民族作出过重要贡献的人物,他一直是以温情与敬意去回望。

  马勇借用陈寅恪“同情的理解”的原则,强调对历史上的人物应该从历史背景和其政治地位上去考量其贡献其作为。然而,这个原则说起来容易做到难,人们在谈到历史人物特别是近代历史人物时,总是自觉不自觉地受到各种因素的干扰,总是容易有一种先入为主的偏见。

  比如近代史上的著名人物慈禧太后,这位在过去上百年被标签化的历史人物,被康梁师徒视为万恶之源,在很多文学和影视作品里也是一个脸谱化、妖魔化的存在。马勇则从历史视角重新审视慈禧太后,在他看来,慈禧并不简单是我们过去所认知的那样邪恶,那样不可理喻。在慈禧太后当国的四十多年间,晚清政府开始了洋务运动,工业化从零起步,至1908年她去世时,已经有了一定的基础;城市化也在这个时期有了进展。马勇说,举这些例子只是为了说明评价历史人物,要将其置于一个大的历史背景中进行考量,而不是刻意为其辩解。(曲鹏)

(责编:小题)

小说推荐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