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写入青史总断肠(2)

http://book.sina.com.cn 2008年03月26日 17:05 

连载:追寻历史的真相   作者:中国散文学会 编选 张秀枫 主编   出版社:河南文艺出版社

  张献忠式剥皮

  张献忠固然造反有理,但并不意味着他胡乱杀人、残酷暴虐也有理。张献忠的残酷暴虐,违背天理,违背人性之常,是有罪的。

  这要从鲁迅评论张献忠说起。鲁迅在《晨凉漫记》里说,张献忠看到李自成进了京,清兵进了关,自己只剩下没落一途,便开手杀人。鲁迅说:“他杀得没有平民了,就派许多较为心腹的人到兵们中间去,设法窃听,偶有怨言,即跃出执之,戮其全家(他的兵像是有家眷的,也许就是掳来的妇女)。以杀治兵,用兵来杀。”这是鲁迅看了《蜀碧》一类关于张献忠屠蜀的书,留下的印象。鲁迅是相信张献忠“嗜杀”的,并推测了张献忠嗜杀的原因。鲁迅还把张献忠剥人皮的方法,称为中国剥皮史上的一式——“张献忠式”,与朱元璋的“剥皮实草”和“孙可望式”并列。这“张献忠式”是怎么个剥法呢?《蜀碧》是这样写的:

  又,剥皮者,从头至尻,一缕裂之,张于前,如鸟展翅,率逾日始绝。有即毙者,行刑之人坐死。

  我曾写过一篇谈《蜀碧》的文章,引了这条材料,惊叹刽子手剥人皮,就像庖丁解牛,就像深通现代解剖学一样。现在再看这条材料,我又想到,干这剥皮刽子手的活儿也真不容易,剥了皮却又不能让被剥者马上死掉,否则自己就要被杀。清人李馥荣《滟滪囊》也记载了这一剥皮规矩:“立剥皮惨刑,剥人未竟而气先绝,执刀者死。”前引《蜀碧》所说的“即毙”,即这里所说的皮还没剥完就先断气。这种连刽子手也可能受株连的剥皮规矩,是多么的残毒!

  张献忠之剥皮法,也不只《蜀碧》及《滟滪囊》里记着,另一位清人欧阳直的《蜀警录》里也记得分明:

  献忠……又自创为小剥皮法,将人两背膊皮自背沟分剥,揭至两肩,反披于肩头上,不许亲戚人等与饭食,赶出郊外,严禁民间藏留。多有栖古墓,月余而后气绝者。

  比较《蜀碧》所记,其不同者,一曰逾日气绝,一曰月余气绝。总之,这种剥皮法并不是让人立马死掉,而是慢慢痛苦地死掉,其宗旨就在于让受刑者不得好死。

  《蜀警录》除记载了张献忠自创“小剥皮法”即鲁迅所说的“张献忠式”之外,还记录了张献忠继承朱元璋惩办叛逆、贪官时所用的“剥皮实草”法,杀戮明朝王公、官吏、乡绅及自己的属下将弁的情节。记云:

  初,献贼入蜀王府,见端礼门楼上奉一像,……讯内监,云明初凉国公蓝玉蜀妃父也,为太祖疑忌,坐□□谋反,剥其皮,传示各省。自滇回,蜀王奏留□□□楼,献忠遂效之。先施于蜀府宗室,次及□□文武官,又次及乡绅,又次及于本营将弁。由是剥皮之刑繁兴矣。凡所剥人皮,掺以石灰,以实稻草,植以竹竿,插立于王府前。街之两旁夹道累累,列千百人,遥望若送葬俑……

  材料所记,真是令人毛骨悚然,剥了皮,又塞上稻草,弄成人形,还立起来展览,真是酷虐到了极点。这真像鲁迅所说的,看了这类材料,仿佛觉得不是活在人间。从这段材料看,是明初重臣蓝玉的亲属被剥了皮,立了像,被张献忠看到了,于是张献忠便照方抓药,大兴剥皮之风。先是施之于阶级敌人,而后便扩大到属下将弁。

  滥杀种种

  张献忠之所以留下嗜杀滥杀的名声,我以为不单是指他杀人多,还在于他杀了很多不该杀的人——普通的无辜的老百姓。再有,就是他杀人的名堂多、花样多,残忍酷虐至极。

  关于张献忠杀人的人数,史学界曾反复论辩。我的看法是,《明史·张献忠传》里说他“共杀男女六万万有奇”,肯定是不可信的,因为全中国那时也没有那么多人,这是历史人口统计学所证明了的。至于某些方志、笔记里所说张献忠杀人直杀得“流血若奔涛,声闻数里,锦江尽赤,河水不流”,只能看做是一种夸张或形容,是一种文人笔法,不可坐实,但却可从中看出,张献忠确实杀人不少。而究竟张献忠杀了多少人,今天纵然是使用什么样的号称科学的方法,恐怕也不可能弄清楚了。但总归可以下一个结论,张献忠杀人是杀得极多的。清朝初年,“湖广填四川”,大移民。原来的四川人都到哪儿去了?为啥快没了?战乱所致。清军、明军、农民军、民间反清力量,彼此间交错杀戮,直杀得一个四川盆地快成空盆儿了,需要用外地人来填。其中张献忠杀人太多,肯定是一个重要原因。但人们常常回避这一点。我看过几本移民史的书,对此大都语焉不详。我猜测,这大概也与“凡是”有关。

新读书工具,新读书体验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Powered By Google
·《对话城市》直播中国 ·新浪特许频道免责公告 ·诚招合作伙伴 ·企业邮箱畅通无阻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