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 > 读书频道 >连载:新新中国的形象> 正文
 
李大卫的幻想生涯(1)

http://book.sina.com.cn 2006年01月27日 00:11 新浪读书

连载:新新中国的形象   作者:张颐武   出版社:山东文艺出版社
 

  李大卫依然平静地住在北京劲松的一所公寓中,每天想象他的世界,并用这些想象编织他的小说。对于李大卫来说,一种巴洛克式的繁复和玄妙始终是他的兴趣的中心。那些莫名其妙的知识,那些有关各种琐碎而古怪的奇闻轶事的叙述,永远是李大卫的故事中不可缺少的要素。于是,李大卫与其他专注于当下“状态”的年轻作家不同,他没有仅仅生活在一个充满机会和问题的日常经验之中,而是在智力的领域和日常经验的混合中寻找一种可能性。于是,李大卫似乎是“知识经济”时代的产物,他把许多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之中没有意义的
知识化为我们语言/生存中不可或缺的东西。他发现了诸多隐秘的事情,这些事情看起来全无价值,也毫无联系,但却被拼贴在同一个平面之中。对于李大卫来说,世界上没有什么知识是没有用处的,它们是无穷无尽的想象之源。李大卫的小说是对人类的种种冠冕堂皇的“大说”的不断的模仿和照搬,但和那些仅仅在模仿和照搬之中自夸,将自己的模仿和照搬说成“一种尝试”的可笑角色不同,李大卫却从不讳言模仿和照搬,只是他把模仿和照搬化为一种反讽,于是,模仿本身变成了特殊的喜剧化的风格。在这里,模仿的用途不是为了把别人的艰辛用来掩饰自身的贫乏和平庸,而是用模仿戳破那些“宏伟的叙事”的荒诞之处。李大卫的敏锐和尖刻都在他不断拉开被层层包裹的帷幕,揭开人生中的那些碎片式的情境。他的小说让人眼花缭乱,仿佛有无限的诡异的想象和众多的混乱的知识。从这个意义上说,李大卫是一个炫智主义者。但他的炫智的欲望正是对在这个全球化和信息化的世界上出现的“知识爆炸”的一种回应。

  李大卫的小说都表现了他自身的特殊的风格。这些作品提供了对于“知识”及文化的当下境遇的反思。李大卫瞄准了当下的种种话语和我们的语境间的隐秘的联系。李大卫在这里首先触及了他作为一个作家的认同危机。《蚂蚁》正是将这种认同危机表达得异常明快的小说。叙事者在一种“元小说”式的叙述中将当下写作的窘境表达得淋漓尽致。一个有关蚂蚁的寓言和一个作家在当下日常生活中游走经历的拼贴正是文化本身的困境。无论在公司或在文化圈中,困境以同样的形态和结构出现。叙事不可能改变人的命运,叙事创造的寓言却可以提供一种知识。李大卫发现了我们自身的写作的无能为力。作为普遍的日常生活的隐喻的“公司”和“写作”看似两个不同的世界,但它们之间的结构却完全相同。李大卫在这里提供了一个自我反思的小说。他既反思了写作本身,也对写作所面对的文化状况进行了追问。这篇小说既是对小说的反讽,也是对作家本身身份的关切。写作的意义再度被推向了深刻的危机之中。作家虚构的蚂蚁世界和他生活的世界间的张力,是这篇小说的微妙之处。作家虚构有关蚂蚁的小说是这篇小说的故事,而这篇名为《蚂蚁》的小说又是李大卫的写作。这种复杂的关系提供了一种开放的可能性。

  由对自身的认同困境的思考,李大卫进入了对“知识”的追问。李大卫进入种种知识的边界,将这些知识在当下日常生活中的特殊的效应加以探讨。李大卫将知识/权力间的关系揭示得十分有趣。知识不仅仅作为生活之外的东西,而是生活之中的重要力量。李大卫的《蓝桥遗梦》正是将炫智式的有关一部近代作品《蓝桥遗梦》的诠释与叙事者的日常生活相联系。其间混杂了有关理论及八十年代的记忆的描写。许多东西可以激活我们的回忆。也让人联系到那部《廊桥遗梦》。这里没有任何浪漫的表达,也不存在任何古典的情怀,而是一个“后现代”的作者在今天的混杂的文化经验。这里有古典的本文,有时髦的理论,有八十年代的一去不复返的回忆。它们都构成了一个漫无边际的混杂世界。它表明了任何“宏伟的叙事”的无效。任何对当下的诠释都无法说明我们所面对的问题。于是李大卫在这里沉溺于无边无际的琐碎的知识,而这些知识无法构成任何整体性。它们对我们面对自身并无帮助。《骨牌一路倒下去》则在性别问题上延续了这个思路,这是一篇有复杂结构的本文。它利用一个人遇到另一个人的方式,随机地叙述故事,故事漫无边际地滑向不可知的方向。每个人仅仅是引出下一个人的引子,叙事的链条不断向下的过程也正是这篇小说的发展。李大卫在这里也对于知识本身进行了反思。他描写了一个女作家的讨论会,这个讨论会正象当下文化的一个缩影,讨论会上的种种议论都是无限膨胀的话语的交错。它们似乎可以说明知识及文化生产的莫名其妙的性质。一方面全球化语境将知识的生产变为一种无所不在的奇观;另一方面,它们又似乎和日常生活毫无关系。日常生活的随机性最终给了这篇小说一个十分有趣的基础。

  《禁中》是一个博尔赫斯式的故事,叙事者“我”是一个被囚禁的明末书生,他的心理过程构成了这篇小说。李大卫在这里这样一个古怪的故事放纵自己的想象力,使古今之间的距离被打破了。知识与死亡的恐惧的关系被李大卫写得非常传神。这里的人物和故事凸现了寓言的无意义和虚妄,显示了李大卫解构传统叙事的欲望。

  无论是他的长篇小说《集梦爱好者》还是他众多的中短篇小说都体现了这样的风格,李大卫无疑以他的幽默和冥想展示了他的自由的想象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新读书工具,新读书体验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多种方式看新闻】【打印】【关闭
 相关链接
李祖德:理解中国与阐释中国(4)(2006/2/5 00:05)
在边缘思考(4)(2006/2/4 00:13)
在边缘思考(5)(2006/2/4 00:13)
李祖德:理解中国与阐释中国(1)(2006/2/4 00:13)
李祖德:理解中国与阐释中国(2)(2006/2/4 00:13)
凡人或圣人?(2006/2/3 00:10)
在边缘思考(1)(2006/2/3 00:10)
在边缘思考(2)(2006/2/3 00:10)
在边缘思考(3)(2006/2/3 00:10)
传奇自有力量(1)(2006/2/2 00:07)
传奇自有力量(2)(2006/2/2 00:07)
新闻搜索
关键词
 

欢迎致信读书频道电话:010-82628888-5517、5518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用户注册 | 广告服务 | 中文阅读 | RichWin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6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北京市电信公司营业局提供网络带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