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墙,在人们的脑海里闪现出来的可能就是指诸如天安门、中南海之类的,但我们这里所指的红墙皆为泛指,也许因为它的特殊位置,得以见证一个世纪来的中国历史。在过去历史里,这种特殊性的确与中国发生的重大事件有着很密切的联系。在如今,它不仅和中国的重大事件相联系,和世界上很多重大事件相联系;实际上,这里的很多运筹关系到人类命运的走向,所以它才会这样吸引人。就像美国的白宫,英国的白金汉宫都是吸引人眼球的地方,人们都会想去关注在那里发生的事情。 [发表你对红墙内外的看法]
策划制作:木木 
晚清逸事
  晚清"帝国"的神秘面纱被无情扯落,中国近代的屈辱史开始上演。在这部悲剧有条不紊演出的中间,却突然涌现出一大批非凡人物,减缓了"崩溃"的节奏。恍然间,帝国的荣光好似将被"复兴"。孰又料到,中兴变奏曲甫一开始,立告结束。时代的车轮轰然碾过,尚未展开的笑容被压成一道道形状诡异的车辙。
  • 外国人眼中的慈禧:高贵迷人很有女人味
  • 慈禧晚年起居地与驾崩地的营造历程
  • 奕訢为何与储位失之交臂
  • 领袖风范
      在这里,领袖的划分可能区别于大家以往的理解,但为了体现出共和国第一代领袖的风范,尤其是对毛泽东、周恩来这些核心领导人来说,让一个千疮百孔的中国能够直起腰杆对西方说不,那就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当我们回过头来去看,在那不平常的几十年里他们有功有过,但这不妨碍我们共同去缅怀和纪念他们,这不算歌功颂德,而是让我们记住历史,记住伟人们的普通生活。
  • 毛泽东锻炼的趣事 游泳成晚年最大爱好
  • 不同年代 毛泽东的生日宴会都上些什么菜
  • 红色空中小姐回忆:毛主席的学英语经历
  • 外国人士眼中的周恩来 中国的总管家
  • 毛泽东最后一次上天安门 周恩来为数不多的发火
  • 将帅秘事
      在战争年代,他们是战场上战无不胜的将军,在和平年代他们是共和国建设的见证人和决策者,然而在那讲究阶级斗争的年代,他们却无法把握自己的命运,或许是责任或许是义务,他们不得不用特殊的方式去对抗这种斗争,用铮铮的傲骨捍卫自己的那份特有的气质,就此共和国的历史上更应该记住他们!
  • 一天七次被打 彭德怀在文革中的最后日子
  • 毛泽东的孤寂年代 陈毅曾狠批朱毛
  • 林彪叛逃前夜在人民大会堂的国家领袖们
  • 从战友到"敌人" 毛泽东与彭德怀的恩怨
  • 刘少奇曾嚷毛泽东:饿死这么多人历史要写上你我
  • 文革岁月
      毛泽东发动文革原因:毛泽东对国内外阶级斗争形势的估计极其严重。国外,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已经“变修”。国内,各级领导干部严重脱离群众,“官僚主义者阶级与工人阶级和贫下中农是两个尖锐对立的阶级”,“最后必然要被工人阶级把他们当作资产阶级打倒”。而从1959年以来,党内高层领导对形势估计等重大问题的意见分歧,更使毛泽东认定问题首先出在党的上层领导。>>详细
      林彪坠机的疑点:如何解释这种偶然性呢?有人说这是“天意”,有人说这是“报应”,还有人说这是毛主席“洪福齐天”……难道真是上帝或是马克思的在天之灵的安排吗?应当寻找唯物主义的答案。>>详细
      抓捕“四人帮”纪实:叶剑英在党内、军内上层的庞大关系网,是粉碎“四人帮”的关键群体中任何人物都不可能拥有的丰富政治资源。这个资源本身,就是一种力量存在,就是一种作用发挥,就是一种坚强后盾。>>详细
    改变世界的日子
      这个世界的变化总是由一件件有影响力的事件引起,但当处在这种变化当中时,也许当事人是最糊涂的,但外面的人却能真真切切的看到这种变化,这些事件让我们记住了发生事件的日子,也记住了历史上那些人,穿越时间和空间,让我们回溯过往,去经历那一场场的变化。
  • 开国大典庆典场地为何选定天安门
  • 邓小平一九七五年大整顿
  • 邓小平退居二线内幕
  • 建国前夕中美建交谈判流产内幕
  • 袁世凯有没有出卖维新派?
      袁世凯设词骗走谭嗣同以后,深感光绪帝无实权,维新派又多是些空谈的书生,而西太后掌握权柄三十多年,朝里朝外都是她的心腹,树大根深,不易动摇。如投光绪,必将自身不保;如靠太后,则政治地位不难取李鸿章而代之。 [详细内容]
    清末皇宫安装电灯、铺设铁路的趣事
      新安装的电灯,把仪銮殿外照得如同白昼。就在这天,慈禧特地到仪銮殿外,十分高兴地说:“电灯真亮呀!”遂下旨赐给英年许多礼品。这是清宫里的第一盏电灯,电灯带来了光明,锅炉则带来了温暖,慈禧一高兴,就在仪銮殿住了整整10年,到光绪十七年四月才离开仪銮殿,驻跸颐和园。 [详细内容]
    海军经费与颐和园工程:腐败与甲午海战局势
      颐和园工程究竟耗费了多少银两。根据承办工程的算房对1888年至1895年修建的佛香阁、谐趣园、德和园大戏楼等56项工程估价,约为318万两。1886年以修建水操学堂名义拨款67.8万两。而1886年至1887年修建的仁寿殿、玉澜堂、排云殿、长廊等建筑缺乏明确的造价资料。鉴于整个三海工程用银为600余万两,这批建筑估计不会超出此数,因而推算整个颐和园工程用费约在1000万两白银上下。 [详细内容]
    领袖们的饮食逸事 毛泽东用脑过度专吃红烧肉
      毛主席爱吃红烧肉,而且要肥的。毛主席写文章习惯关起门来,白天黑夜连轴转,有时十天半月才出来。有一天,他又连续写了几天几夜,弄得疲惫不堪,即将结束时,便吩咐卫士长李银桥:“馋了,你想办法弄碗红烧肉来,要肥点,我要补补脑。”江青听见了,不许李银桥去买肥肉,而是做了腊肉和鱼。[详细内容]
    建国后周恩来总理与邓颖超的收入和支出情况
      周总理的月薪404.80元和邓颖超的月薪342.70元,合起来是747.50元,在当时领导人的收入中,不算少。五位政治局常委的工资都是一个级别,而夫人们的收入就不等了。1984年4月,邓颖超曾对亲属们说:“定工资时,蔡大姐(蔡畅)是3级,我是5级,到他这儿就给划到6级……就因为我是他的妻子。”[详细内容]
    中南海的娱乐生活 毛泽东舞步极其有"份儿"
      关于毛泽东的舞姿,专业人士和做过毛泽东舞伴的人这样评价:“毛泽东的舞跳得极其有‘份儿’的,他把陕北大秧歌和类似迪斯科中的动作融进了交际舞中。这在50年代的交际舞中,是很少见的,纯粹是毛泽东特色。文工团的舞蹈演员们也曾模仿过毛泽东的动作,却没有他来的那么从容、帅气。” [详细内容]
    毛泽东和周恩来在生命最后时刻的情谊
      毛泽东和周恩来这两位伟人在晚年时的关系中,互相爱护和关心,真可谓入丝入毫,点滴不漏。走进晚年,老人的悲怜晚情,揪人心肺,催人泪下。 [详细内容]
    1955年授勋全记录 评将工作有人欢喜有人恨
      有那么一位老同志,我们就称他W吧,他参加革命时间长,功劳也的确不小,但进城后犯了错误,受到处分。他认为评衔是论功行赏的事情,期望值较高。当他知道只能评为中将的时候,心中很是忿忿不平,便给有关军委领导提意见……[详细内容]
    共和国大帅共斗四人帮 “二月逆流”始末
      叶剑英首先站起来责问康生、陈伯达一伙:“你们把党搞乱了,把政府搞乱了,把工厂、农村搞乱了!你们还嫌不够,还一定要把军队搞乱!这祥搞,你们想干什么?”徐向前也激愤地拍着桌子质问陈伯达:“军队是无产阶级专政的支柱,这样把军队搞乱了,还要不要支柱啦?难道我们这些人都不行啦?要蒯大富这类人来指挥军队吗?”[详细内容]
    1960年罗瑞卿挨整内情 毛泽东主放林彪主整
      1959年庐山会议以后,罗瑞卿当总长也是林彪建议的。但是,仅仅经过一年,他们的关系就出现了裂痕。1965年秋天,当林彪已经决心整罗瑞卿以后,曾经对陶铸说:“1960年,罗瑞卿对我的合作是好的。但是从1961年起,就开始疏远我、封锁我,到1965年便正式反对我了。”[详细内容]
    文革冲击中的宋庆龄 不满江青作为直呼泼妇
      宋庆龄有意识地避开了同江青的关系,彼此很少交往。到了“文革”后期,她对江青极少称呼其名,在亲近的人当中,多以“泼妇”代之。有一次在给友人的信中,竟然使用了“那个无耻江青”这样的字眼。 [详细内容]
    “文革”中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内幕
      毛泽东说:“一个人在一个地方搞久了,不行呢。搞久了油了呢!”这是讲各大军区司令员。他认为一个人在一个地方坐镇,一呆就是20年,就会出现消极因素。会上,毛泽东当面宣布对调的命令。这时,毛泽东想给王洪文一次机会,想让他在将帅们面前树立一点威信,于是便委托王洪文点名。王洪文不知深浅…… [详细内容]
    文革第一年北京市委几位书记的被整经历
      我的期望落空。雄才大略的毛主席,以他超乎常人的思维方式缓缓说:北京几个朝代的遗老没人动过,这次“破四旧”动了,这样也好。林彪也说:这是个伟大的运动,只要掌握一条,不要打死人。[详细内容]
    毛泽东同意文革中175位将军的平反经历
      “文化大革命”开始后,许多老一辈革命家和老将军不断被打倒。他们当中,有的发病含冤死去;有的被残酷地迫害致死;有的身心正在受着折磨。到了“文革”中期,特别是林彪反革命集团被粉碎后,在毛泽东的关心和周恩来的努力下,这种状况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改善。1972年1月陈毅元帅逝世后,在不长的时间内,有175位将军相继获得平反。 [详细内容]
    一场没有硝烟的特殊战役:逮捕四人帮亲历记
      王洪文、张春桥、姚文元等先后进了怀仁堂,由华国锋依次向他们宣布:你们反党、反社会主义,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中共中央决定对你们“隔离审查”。然后依次将他们抓起来,一个一个地押进停在怀仁堂东面的红旗车里。 [详细内容]
    1970年毛泽东在国庆大典对尼克松的一次暗示
      10月1日,中国国庆节那天,周恩来把美国作家埃德加·斯诺和他的妻子请到天安门城楼上,站在毛旁边检阅一年一度的国庆节游行,而且照了相。这是史无前例的;哪一个美国人也没有享受过这么大的荣誉。这位高深莫测的主席是想传达点什么。斯诺后来自己谈论这一事件时指出:‘凡是中国领导人公开做的事情都是有目的的。’ [详细内容]
    文革中林彪和江青从合伙到分裂的转折事件
      而在夺权之中江青集团由于与林彪集团分赃不均,又引起了林彪集团内一些主要人物的不满。在党的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之时,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等,见到江青、张春桥把他们能够掌握的形形色色的造反派头子、打砸抢分子、流氓分子,纷纷塞进了九大代表和中央委员会当中,而没有把林彪集团掌握的造反派头子、打砸抢分子弄进去,就更加愤慨。[详细内容]

    新浪网读书频道网友意见留言板 电话:010-62675519、62675518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用户注册 | 广告服务 | 中文阅读 | RichWin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8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北京网通提供网络带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