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大都到上都》:北大学者罗新徒步古道重新发现历史

2017年11月30日23:54   新浪读书   微博
罗新(中)与陆扬、蒙曼一起畅谈《从大都到上都:在古道上重新发现中国》罗新(中)与陆扬、蒙曼一起畅谈《从大都到上都:在古道上重新发现中国》

  一年之前,北大历史学家罗新,一位中国中古史和中国古代边疆民族史的专家,在澎湃新闻上发了一篇万字行走“宣言”,被文史爱好者的朋友圈刷了屏。原来,53岁的他,要做一件他惦记了15年的事——从大都走到上都。随后,他自北京健德门启程,沿着古代辇路北行,用了15天的时间,一步一步用脚丈量了450公里的河山,抵达上都——内蒙古锡林郭勒盟正蓝旗。

  十五天的徒步之旅,五十载风雨人生,在这条尘封了八百年的古道上,交汇激荡。罗新教授把历史的深思、人生的况味、对故人的怀念、对当下的思考,用了一年的时间,写成新书《从大都到上都:在古道上重新发现中国》。

  11月30日,单向空间的沙龙上,两位历史学家——罗新与陆扬,与大家熟知和喜爱的学者蒙曼,一起畅谈新书,畅谈这段旅途,畅谈了由这段旅程牵扯的历史与今天。现场精彩频出,高潮迭起,观看直播的观众多达11余万,反响热烈。

罗新在书写历史方面尝试着一种新的文体罗新在书写历史方面尝试着一种新的文体

  为什么要走这条路?

  这是一条元朝皇帝候鸟般春去秋来往复的路。

  十五年前,罗新教授在读书时,元帝候鸟一般春去秋来的辇路,引起了他很大的兴趣。由于史料不足以反映路线细节,所以史学界对辇路的认识有颇多争议,至今仍有模糊不清之处。罗新教授当时就萌生了一个念头:为什么不自己走一趟呢?

  侍从常向北方游,龙虎台前正麦秋。

  信是上京无暑气,行装五月载貂裘。

  忽必烈称汗后建立两都制,以燕京为大都,以开平为上都。连接两都的道路,共有四条,其中有一条是只供皇帝走的路,叫做辇路。当年皇帝仪仗浩浩荡荡,往来于历史名城大都(今北京)和草原明珠上都(今内蒙古正蓝旗)之间;当年这条路两侧水草丰美、山川秀丽,沿途城堡墩台彰显着边塞的威仪,往来商旅不绝。这里是山川的终点,草原的起点,是自古以来从蒙古高原进入华北平原的交通要道。明蒙两个政治体在此分割,农牧两种经济类型的在此转变,这条路是沟通长城内外、连接草原文明与农耕文化的历史走廊,具有重要的历史价值与文化价值。

  各方赞誉,究竟是怎样的一本书?

  本书刚刚问世,就广受各方赞誉:凤凰历史主编高飏说,“整本书其实是一个行走类纪录片的天然脚本”,晚报资深编辑李峥嵘说,收到书后,一夜未眠,一气读完,她说:“关于行走,读过很多,这是中国人写的最好的一本。”历史学家陆扬先生看完就激动地发朋友圈:“我宣布,罗新的《从大都到上都》是49年以来在中国大陆的人写的关于中国的最重要的游记”。会上他说,“我相信这个书会是非常经久的书,而且是非常值得读的书。作者的笔下很有分寸感,他观察到一个现象,引入以前的史料也好,以前的书写也好,并不直接告诉你一个结论,而是提供这些素材,让读者自己去判断。他也不迁就读者,这是最重要的。读完我有两点:第一,我们的世界离游牧的世界并不是那么遥远;第二,这本书随时有一种历史学家的距离感。”

  学者蒙曼说,这不仅仅是一本游记,它可谓一本多角度的历史大散文,这本书看下来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跟着罗老师旅行山川都是带字幕的”,所谓山川都是带字幕的是说不仅仅旅行看到自然的山川,还看到山川背后的历史、文化,包括罗老师因此生发的人文关怀。

  本书作者,北大教授罗新,主要研究领域为中国中古史和中国古代边疆民族史。其代表作有《中古北族名号研究》《黑毡上的北魏皇帝》等。曾在哈佛大学、印第安纳大学、土耳其中东技术大学和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访问研究。他兴趣广泛,在国内外讲学之余长期进行徒步考察。他曾徒步于太平洋屋脊步道,体会夜晚野外冷风呼啸,如洪水激流一般;也曾在翻越东天山的十二条达坂时遭遇暴风雪、命悬一线。

  这次从大都到上都的徒步之旅,经龙虎台,过居庸关,行黑谷,越沙岭,罗新教授背着行囊,不畏烈日、暴雨、尘土飞扬,徒步穿越北京、河北的重叠山谷,进入内蒙古草原,一步一步走完了从健德门到明德门的四百五十公里山川河流。“一寸丹心尘土里,两年尘迹抚桓间。”“我,作为一个以研究中国历史为职业的人,真了解我所研究的中国吗?我一再地问自己。”罗新老师把对历史的考证、对文化的探究,对生命的思考与感悟融入旅途之中,以深厚的生命感受力,去感触每一个时刻、每一次相逢。把沿途的壮丽景色,山川之胜,羁旅之思,风土之异,融入平静从容、充满古典气息的叙述中。

  大历史与个人小历史的交汇

  “两都隔千里,禹禹一人行。”“到了我这个年纪,一切希望、梦想、信心和理想都被‘雨打风吹去’,只剩下难以言说的无奈、郁结、愤懑和迷惑。是啊,我了解自己生活于其中的这个社会吗? 我所研究的那个遥远迷蒙的中国,和眼下这个常常令我大惑不解的中国,究竟有什么样的关联呢?”

  在这条路上,一边是遥远的史书上的沧桑印迹,一边是近处几十年的悲喜人生。曾经的岔道雄关已经寂寞荒凉,静默伫立的梳妆楼,其主人是谁?八百年前的辉煌,隐没在平凡的村庄和深山荒草间。行走中,往事涌上心头。年少时不为人所知的暗恋,三十年前半途而废的远足,风华正茂的女学生突然离世,浅淡之交故人的神奇失踪,记忆里一朵牵牛花的摇曳,都因某一地点某一场景,在路上被恍然忆起。作者五十年的人生,零星散落在这条徒步之旅上。

  徒步的意义

  现场读者问,交通如此发达的今天,为什么非要选择徒步这种最艰苦的方式呢?罗新老师回应:“后工业时代,当时间和空间被压缩得几乎不值得测量时,徒步是对主流的抵抗。”

  罗新教授觉得,走路时进入的那种沉思状态,那分分秒秒和无意识的一步一步,带给人极大的愉悦、头脑的清醒,与心情的平静。走在深山荒草间,人的视觉、触觉、味觉、听觉与大自然真真切切地发生联系,让我们更深地走向自己的内在。行走的意义,也许就在于行走本身。

  本书汇集了许多优秀的旅行家对于徒步的思考和意义。书中所引用的关于国外旅行家的段落,几乎都出自作者的优美译笔,且金句叠出:“挣扎多年以后,我们明白了,不是我们成就了旅行,而是旅行成就了我们。”“旅行就好比婚姻,如果你以为你能加以控制,那必定大错特错。”

  罗新说,我在尝试着一种新的文体。尝试把旅行写作与历史思考结合起来,让时间浸润于空间。

《从大都到上都:在古道上重新发现中国》  罗新  新星出版社《从大都到上都:在古道上重新发现中国》  罗新  新星出版社

  内容简介

  生动还原八百年前元朝两都间辇路的真实面貌,一本多角度的历史大散文。

  一座历史名城大都(今北京)和一颗草原明珠上都(今内蒙古锡林郭勒盟正蓝旗),由这条路相连。

  这条路尘封了八百年,当年皇帝仪仗浩浩荡荡、溪流清澈、青草茂美、骏马奔腾。如今已是沧海桑田。八百年前的辉煌,隐没在 平凡的村庄和深山荒草间。

  这条路是元代的辇路,是皇帝往返两都之间的专属性道路,设有十八处纳钵。

  这里是山川的终点,草原的起点,贯穿长城内外,是自古以来从蒙古高原进入华北平原的交通要道。

  享受历史的丰富,探寻生命的意义,重新发现中国。

  北大教授罗新,一位中国中古史和中国古代边疆民族史的专家,在华发之年,自北京健德门启程,沿着古代辇路北行,经龙虎台,过居庸关,行黑谷,越沙岭,背着行囊,徒步穿越北京、河北的重叠山谷,进入内蒙古草原,不畏烈日、暴雨、尘土飞扬、山路艰辛,穿行于田垄与山谷间,一步一步走完了从健德门到明德门的四百五十公里山川河流,抵达上都,完成了他十五年前的夙愿。

  “我,作为一个以研究中国历史为职业的人,真了解我所研究的中国吗?我一再地问自己。”

  作者的叙述平静从容,充满古典气息,给人以思想的启迪,美的享受,读来欲罢不能。在作者的讲述中,历史与现实交错,呈现出迷人的色彩。

  大历史与个人小历史在书中错落交汇。

  在这条路上,一边是历史,一边是现实。一边是遥远的史书上的沧桑印迹,一边是近处几十年的悲喜人生。年少时不为人所知的暗恋,三十年前的半途而废的远足,二十年前暴风雪中被倒提双脚走出黑松林,风华正茂的女学生突然离世,浅淡之交故人的神奇失踪,记忆里一朵牵牛花的摇曳,都因某一地点某一场景,在路上被恍然忆起。作者五十年的人生,也零星散落在这条徒步之旅上。

  后工业时代,当时间和空间被压缩得几乎不值得测量时,徒步是对主流的抵抗。

  本书汇集了许多的旅行家对于徒步的思考和意义。所引用的国外旅行家的段落,几乎都出自作者的优美译笔,且金句叠出:

  “挣扎多年以后,我们明白了,不是我们成就了旅行,而是旅行成就了我们。”

  “旅行就好比婚姻,如果你以为你能加以控制,那必定大错特错。”

  本书配以精美手绘插图,以及手绘地图,生动表现沿途历史遗迹和人文风貌。

  作者简介

  罗新,1963年生,历史学博士,北京大学历史学系教授,主要研究领域为中国中古史和中国古代边疆民族史。专业代表作是《中古北族名号研究》与《黑毡上的北魏皇帝》。曾在哈佛大学、印第安纳大学、土耳其中东技术大学和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访问研究。性喜旅行,兴趣广泛。

  目录

  写在出发之前:金莲川在召唤

  千里滦京第一程——从健德门到皂甲屯

  龙虎台前暑气深——从昌平到居庸关

  居庸关外看长城——从居庸关到延庆

  黑谷深深十八盘——从延庆旧县镇到白河堡水库

  无限青山锁大边——从白河堡水库到长伸地村

  边关何处龙门所——从长伸地村到龙门所镇

  白云依旧照黑河——从龙门所到白草镇

  水远沟深山复山——从白草镇到老掌沟

  北出沙岭见平川——从老掌沟到小厂镇

  七月杨花满路飞——从小厂镇到五花草甸

  梳妆楼下金莲肥——从五花草甸到沽源

  察罕脑儿草萋萋——从沽源到塞北管理区

  李陵台上野云低——从塞北管理区到黑城子

  乌桓城下问白翎——从黑城子到四郎城

  紫菊金莲绕滦京——从四郎城到上都遗址

  写在一年以后

(责编:小题)

小说推荐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