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符号·欲望,谁入侵了我们的生活?

2017年06月29日09:31   新浪读书   微博
《零度诱惑》新书发布会《零度诱惑》新书发布会

  半个月前,因新书《零度诱惑》出版,理想国邀请作者汪明明与诗人黄梵、哲学教授胡大平一起,在大众书局·南京书城店做了一场新书沙龙。

  《零度诱惑》讲述的是一个“媒介眼球效应”导致人性异化的故事。小说女主人公尤嘉霓曾经不谙世事、单纯美丽,然而,现代媒介所打造的不容撼动的价值观,彻底改造了她。她在欲望与诱惑的追逐下,一步步走向堕落。黄梵评论《零度诱惑》:论对堕落人物的描绘与诠释,有一份纳博科夫的调子;论对小资生活的追踪与揭秘,则令人想起一份萨冈。

  本篇文章,分享的是三位嘉宾在沙龙上的发言精选。

  [谁入侵了我们的生活?]

  1、我们卧室的门已打开

  总有一个导师在指导我们的生活

胡大平胡大平

  胡大平:在古代,性是个隐秘的活动,而在网络时代,我们的床已被搬到大街上,在公众面前展示自己的身体和性。卧室也不再是隐秘的地方,当你的卧室装了一台电视机的时候, 卧室的门一下就被打开,为什么?原因就在于总有一些专家指导你做什么,告诉你什么是真正的幸福,什么是真正的性;电视正播放两个人做爱,突然,你老婆对你说,我发现你没有人家那么强大的能力,也没有那种服务意识,这时候你彻底崩溃。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的家庭生活早已被通讯媒体所围猎。

  《零度诱惑》这本书,也深刻地推断了一个问题,媒体是如何来建构我们的世界,书中“世界已被媒体自我言说”,简单的一句话已涵盖了很多内容。其实,我们今天的很多生活方式,很多形象都是按照想象得来的,是媒体呈现的标准形象,是我们自己扮演出来的。我们一直过着的这个生活,到底是不是自己的生活?其实,我们过的是他者眼光的理想生活,而不是我们自己的生活。

  黄梵:我们这个社会,目前有个很重要的特征,就是交流特征。现在微信、微博、网络的交流,正潜移默化地改变我们的人格和外部形象。很多人的穿衣打扮,言谈举止,其实早已被交流预设了。在网络时代,你为何要加入各种群,为何不甘于寂寞,为何不能把微信等关掉,是因为你害怕被这个时代的共同体所抛弃,成为孤家寡人。就像卡夫卡《城堡》中的测量员K,自始至终为加入不了城堡的共同体而烦恼。

  所以,我们急切地进入各种群,去倾听各种声音,了解各种事情,生怕因为不了解而落伍。其实我们是希望有人指导我们的生活,以便在生活层面与已有的共识达成一致。比如,别人是怎么成功的,别人是怎么致富的,别人是怎么获得安宁的等等。

  刚才胡教授也强调了,我们卧室的门已经被打开,其实,我们卧室的门是主动打开的,当你把门真的关闭时,你会有恐慌感。比如,如果有人在都市里一个月不出家门,所有的朋友都会把他视为怪人。也就是说,当一个人处于非交流状态时,在别人眼里,他就等同于异类了,这是现代社会对人的基本要求。当你处于交流状态,他人觉得你是安全的,当你不跟人交流,他人就认为你是一个不安全的人。

汪明明汪明明

  汪明明:我觉得现在很多人都是“媒体人格”,比如《零度诱惑》的女主人公尤嘉霓,她是个彻头彻尾的模仿者,她一直渴望成为镜中的他者,那个他者,其实是媒体按照受众的喜好、口味,批量生产出的幻象。而媒体所构建的理想生活是很多人达不到的,尤嘉霓和韩星金玄雅外形很相似,她模仿金玄雅的言行举止,但是,她拥有不了金玄雅的法拉利跑车,爱马仕包包。比如媒体所设定的人生赢家的标准是多金多产,多产一是房产,二是生二胎,如果达不到其中某项指标,你就是人生输家,这就形成了时代的集体焦虑症。而微信这种过于紧密的联系,更会加剧时代焦虑症。为什么现在得抑郁症的人越来越多,也是缘由参照物的光芒过于灼眼,更能映射出自己的不如意,一失衡,情绪自然就会出状况。我在书中写道:“这种分裂是痛苦的,身体的一半沐浴于参照影像的耀眼光芒中,另一半则浸泡在冰凉彻骨的海水里,她在冷暖的临界点。”

  2、IN 或OUT ,中国人患有阶层焦虑症

  胡大平:今天的男人最怕一件事,就是被人说YOU ARE OUT,你的穿着够不够时尚,你的职业够不够风光,你拿的钱够不够多。男人最想要IN,这个IN很意味深长,不仅生理上要自信,心理上也要自信,要做硬梆梆、响当当的男人。男人为什么心理上要IN,说白了,就是要进入权力核心,成为社会中的佼佼者。

  女性同样也如此。《终结者2》的片头很能说明问题,未来的几百年后,女性形象的机器人通过时光穿梭机来到今天,她是赤身裸体来的,为完成自己的使命,得装成人样,所以,她抢了人家的衣服,抢了车子,还抬头瞟一眼广告牌上大胸的姑娘,那上面有一行字,What is sexy?(何为性感?)。就那么一眼,镜头反打过来,那个女机器人的胸原本是平的,嗖地一下,像气球一样鼓起来。

  时尚就是一把刀,你不要觉得是你在看时尚,实则是时尚在看你。时尚看你一眼,你的身体就发生变化,今天是胸脯,明天是牙齿,后天是臀部……最终,你就成为时尚雕琢的那个形象。

  汪明明:有一句话很流行,从女人在脸上动第一刀开始,就有第二刀,第三刀,甚至十几刀等待着她,时尚这把刀足够锋利,它磨削掉女人天然的柔美线条,雕琢出另一个或许漂亮却僵硬的面孔。在《零度诱惑》里,男女主人公一段对话挺有趣,陈逸山问尤嘉霓,在美和时尚之间,你选择哪个?尤嘉霓很肯定地说,时尚。因为,时尚认为美的就是美的,认为丑的就是丑的,我不能背离时尚而行,我不愿意被边缘。每个人都怕被边缘,被边缘就是OUT,意味着身份的退场,游戏的出局。男人通过思想和行为的一致趋同进入成功人士行列,女人则通过拥有奢侈品,在或惊羡或嫉妒的目光里,确立自己生存的价值。尤嘉霓只有穿上CHANEL裙子,拎着爱马仕包包,站在舞台中央,她才获得真正的存在感。对很多女人而言,她们消费的不是奢侈品,而是身份的差别。

黄梵黄梵

  黄梵:为什么我们害怕被边缘?为什么要像尤嘉霓那样,非要占据一个中心位置,不愿意被边缘化。其实,这种焦虑是一般人都共有的,几乎人人都想做人中翘楚,不愿被时代共同体所抛弃。是因为我们获得尊严的方式太单一,要别人尊重你,似乎只剩下必须跟别人一样了,必须进入世界的中心。

  其实中国古代另有一种获得尊严的智慧,那就是隐士文化,这种文化鼓励你通过离开中心而获得尊严,所谓陶渊明说的“心远地自偏”。西方没有这种能在古代主流获得一席之地的隐士文化,所以,人获得尊严的方式,就是要进入中心。

  我们社会目前认同的也是这种方式,缺少隐士文化的平衡,缺少另一种尊严的标杆,这与当代文化的过度西化有关。这就是当下尤嘉霓这一类人之所以追逐时尚,模仿明星,随大流,渴望活在他人眼中的原因。

  3、当身体成为资本

  我自己的身体我能作主吗?

  胡大平:我们都会说,这个时代的口号,我的ХХ我做主。小学时,老师就教育我们,做一个独立自主的人,但是,独立自主在哪里体现呢?职业的选择,我们能独立做主吗?甚至说工作当中,办公室我能做主吗?更关键的是,我自己的身体我能做主吗?如果我的身体不能做主,那就衍生出一个更深的问题,我怎么看待自己的身体,怎么样来看待我这个身体在现代社会权利机构中的位置,以及它注定要雕琢的形象。

  从这个层面来说,权力不是狭义的行政赋予的权力,而是现代社会内在维持下去的一种基本秩序,用福柯的话来讲就是规训。为满足这个秩序的需要,它对我们从心灵,一直到我们的皮相,都有制约,我们的皮相和骨子实则是分裂的。

  黄梵:这个问题很好!自己的身体能否做主,依然取决个人与环境的关系,以及个人的态度。一个人在融入社会时,环境的制约肯定很多,关键是个人如何去反应?是彻底的顺从,还是灵肉分离,还是保持疏离?这真的取决于你要什么,你要的东西里不一定有你的尊严。为自己的身体做主,本质是要获得某种尊严感。所以,做主与你要的东西只有一致时,才有灵肉一致的尊严感。但对普通人,这太难了!所以,受到好的教育,或自我教育,才是关键!

  汪明明:刚才两位老师说的很好,我们的身体自己能做主吗?尤嘉霓的姐姐对她说,身体也是资本,要学会贩卖身体,并将身体贩卖到最高值!尤嘉霓不惜以肉体为交易,轻松换取她所渴望的物质生活,问题是,一旦身体成为最美的消费品,进入流通领域,就必须按照市场规律运行,决定价码的是年龄、容貌及三围,竞争规律和供求规律则起调节之效。尤嘉霓随着年龄增长,颜值肯定贬值,当一波波嫩模涌现时,她有了恐惧感,恐惧有一天,她会成为过期食品,被随意丢弃。

  4、捷径·潜规则·我们何去何从?

  汪明明:尤嘉霓一生都在走捷径。我在书中定义她为“猎女”,“猎女”是将男人视为猎物,无论美丑老幼,只要成为她晋身的台阶,她都毫不犹豫地踩上去。所以,尤嘉霓遇到比她大19岁的陈逸山,为了快速嫁接他的成功,短暂的旅程后,她就迫不及待地跳到陈逸山的床上。

  尤嘉霓渴望速成是这个时代所赋予的,成功大师鼓噪,成功要乘电梯而不是爬楼梯,人人都在追求一夜成名,一夜暴富,在这种速成声音的鼓噪下,女性失去了等待的耐心,她们不愿将成功与衰老一起阅读,于是,她们自觉或不自觉地被潜规则,为了一个学位,一笔生意或是一次成名机会。那么,新的问题接踵而至,难道女性一定要屈服于潜规则吗?如果不是,女性是否在同等条件下,将失去各种机会?这个问题我想请两位老师作答。

  黄梵:如何在潜规则中学会自我保护,不深陷于游戏漩涡,这真的需要智慧和保持初心的态度。

  我举个例子,几年前我曾把一件小事写成文章《愤怒的羔羊》,放到了我在《南方周末》的专栏里,大家现在还可以在网上查到。有个旁听我课的外校女生,因学业名列分院前茅,被保送面试某名校研究生,结果通过面试,被名校录取。但她回校办手续时,分院不给她办,说分院已改变了排名规则,把学业权重降为不到一半,按此规则,她排在了有背景的几个同学之后,而无缘成为外校保送生。她花了一个月,奔波于学校和分院之间,希望有人主持公道,但一直被他们踢皮球,直到快截止的一天晚上,她实在没辙了,才打电话给我。

  听完,我也一筹莫展,我一个教师又能有多大能耐呢?但突然,我想到了一个策略,于是叮嘱她去找学校谈判,如果学校不能主持公道,就把分院两套排名规则在微博上公之于众。第二天下午,我接到她的电话,说她如法炮制后,学校立刻把保送名额还给了她。我不敢说,面对所有的潜规则时,这种方法都有效,但坚持某种求真的态度,至少会虽败犹荣,个人还保有尊严,令人敬重。而走捷径,一定会虽胜犹耻,大家的眼睛是雪亮的,你有多少斤两,大家心里一清二楚。所以,能用智慧解决最好,解决不了,至少自己要保有求真的态度,这是个人获得尊严的真正源头。

  胡大平:黄老师讲的故事已经说明了一种姿态,我完全赞同。我要补充的是,正如一句广告词“总有一款适合你”,在这个世界上,总会存在真正欣赏你的才华、人品和相貌的人,而不必经受潜规则洗礼。今天,太多的人谈论潜规则,似乎我们这个世界就是由潜规则决定的,甚至我们谈论的时候也津津乐道,但我并不相信社会就这么黑。实际上,我们要问的是,我们是否按照潜规则欲望着?准备把我们的才华、人品和相貌都当成兑换物质利益的资本?“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我要说,你选择怎样的目标和道路,就会遵循什么样的规则,就会遇到什么样的战友,就会形成什么样的人生轨迹。我有一些朋友,他们不仅不向潜规则,甚至不向公开的不合理的正式规则低头,然而他们仍然生活得很好,他们的执着赢得了欣赏他们的人。这就叫骄傲地活着,一种真正做人很爽的感觉!

  [相关图书]

《零度诱惑》汪明明 著《零度诱惑》汪明明 著

  《零度诱惑》,首发表于《钟山》,讲述的是一个“媒介眼球效应”导致人性异化的故事。小说女主人公尤嘉霓曾经不谙世事、单纯美丽,然而,现代媒介所打造的不容撼动的价值观,彻底改造了她。她在欲望与诱惑的追逐下,一步步走向堕落,以等价交换的方式出卖肉体和灵魂,将自己转化成性诱惑的一个具象符码,最终应验了鲍德里亚那句名言:如果我们以诱惑为生,我们将因蛊惑而死。

小说推荐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