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歌是我的词典” 《鲍勃·迪伦诗歌集》中文版即将出版

2016年12月11日14:03   新浪读书   微博

  2008年,第92届普利策奖的颁奖礼上,他因其“歌词创作中特有的、非凡的诗歌力量对流行音乐和美国文化产生的深远影响”而被授予特别荣誉奖。再到2016年的诺贝尔文学奖,鲍勃·迪伦的获奖彻底引发了公众和媒体的热议。

  诺贝尔文学奖给予迪伦的授奖词是,鲍勃·迪伦“在伟大的美国歌曲传统中创造了新的诗性表达”。这位伟大歌者已然深刻地改变了音乐的面貌,进而改变了文化的语调和时代的思维。或者应该这么说,鲍勃·迪伦既身在一个从荷马以降的游吟诗人古老传承之中,又开创了一个全新的诗/歌文化体系,他既是一个经典序列中的集大成者,又成为了另一个经典序列的伟大引子。正如他说,“无论我到哪里,我都是一个六〇年代的游吟诗人,一个摇滚民谣的遗迹,一个从逝去时代过来的词语匠人”。

  然而,即使鲍勃·迪伦最坚定的支持者,都将被这样一个略显尴尬的问题所拷问:与过往那些著作等身的文学家相比,哪一部已出版作品堪称鲍勃·迪伦的获奖代表作?这一问题的核心,不在于迪伦是否有资格获得文学奖的荣誉,而在于,他的艺术创作是否能称之为一种文学,以及歌词这一文体是否有资格进入如此严肃的文学奖评选领域。

  作为诺贝尔文学奖委员会的5位核心小组成员之一的霍拉斯·恩格道尔,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做出了更为详细的阐释:“鲍勃·迪伦有一个非常独特而权威的诗歌声音,它既是坚决的,又是嘲弄的,既是无我的,又是自我反思的。从主题上来看,他的文本既有敏锐的日常生活的观察,又有一闪而过的‘灵视’意象。他的词汇量庞大,有一种美妙的混杂性。他是押韵大师,这让他能够省去解释,即便在没有容易理解的逻辑时也能将歌曲统一起来,而且每一句歌词都试图超越前面一句。这让他的歌曲有一种强大的语言动力,这一点又被他独特的演唱发音所加强。结果是,他创造了今天我们所拥有的最伟大的一些诗歌。”

  这位至今为止已创作了五百多首歌曲、无数闪闪发光的唱片文案、一部自传和一部意识流小说的勤勉写作者,早已把“歌手”这个简单的身份抛得远远的。他写下无数引人入胜的故事又把它们唱成了歌,让它们在最广范围内传唱,在风中与电波中飘荡。而今天,在他获得了世界上最严肃的文学奖之后,我们尴尬地发现,在整个中文语境中,除了一部已出版的薄薄自传《编年史》之外,我们对这位新晋文学奖得主的作品几乎一无所得,而其藉以荣获诺贝尔文学奖的歌词作品,国内更是从无引进出版过。

  暴雨将至:《鲍勃·迪伦歌词集》中文版出版在即

  这个时候,还是让鲍勃·迪伦来亲自作答吧:“要定义我感受世界的方式,除了我的歌词,我再也找不到可以与之相提并论或者能赶上它一半的事物了。”鲍勃·迪伦对自己歌词作品的重视可见一斑。自从1985年首次结集出版以来,这部诗歌集不断再版,由迪伦亲自精选作品收录其中,并数次修订,同时,这位创作不息的词语匠人还在不断为其注入新作。

《鲍勃·迪伦诗歌集(1961—2012)》(TheLyrics:1961—2012)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新民说 
2017年3月  《鲍勃·迪伦诗歌集(1961—2012)》(TheLyrics:1961—2012)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新民说 2017年3月
《狼蛛》(Tarantula)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新民说 
2017年5月《狼蛛》(Tarantula)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新民说 2017年5月

  确定引进《鲍勃·迪伦诗歌集(1961—2012)》之后,对于出版方,接下来的挑战是,鲍勃·迪伦能翻译成中文吗?这听起来像一个不可能的任务。他的诗歌中所运用的大量美国俚语、文化意象、民间故事与圣经典故,布鲁斯之魂和神秘主义幻影,使得翻译他的诗歌首先必须找到那条返回历史与文化现场的追溯之路,必须具备打通两种语言、两个时代的千钧之力——更不用说那些诗歌所独具的美妙韵律,当它们化入另一种语言与文化之时,将如何赋予它们新的形式。

  在某次采访中,有人提问鲍勃·迪伦,“在你写过的所有歌里,你最喜欢哪一首?”迪伦的回答是:“没有最喜欢,不会有一首歌是能让我对其他所有歌视而不见的。”因此,对出版方而言,必须忠诚地遵循迪伦的创作理念与历史流变,尽最大努力为中文世界的读者呈现出一个最完整也最权威的鲍勃·迪伦诗歌创作集,展示出这部宏大作品的里程碑式意义,做好接受来自迪伦粉丝们的严苛目光审视的准备。

  据悉,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新民说”邀请了两岸三地十二位当代优秀诗人陈黎、王敖、胡续冬、冷霜、姜涛、包慧怡、胡桑、曹疏影、厄土、周公度联袂迻译,这将是一次中国诗人向鲍勃·迪伦的集体致敬。而《鲍勃·迪伦诗歌集(1961—2012)》(TheLyrics:1961—2012)和《狼蛛》(Tarantula)的封面设计则邀请到台湾风头最健的设计师王志弘先生来操刀。

  此外,《狼蛛》的翻译与出版工作相信更是超乎想象的艰巨。这是一部令迪伦的死忠粉无比向往的奇书,它的盗版拷贝曾经被粉丝们狂热追逐,这也是一部据说从未有人能顺利读到最后一页的诗化小说,被视作迪伦的呓语与谜题,与迪伦的诗歌创作形成一种奇妙的互文。面对这样一个难解与难译的文本,出版方在邀请了数位知名译者参与试译后,最终由翻译过《芬尼根守灵夜》的资深译者、诗人罗池接下这个棘手的活了,也不枉迪伦在写下这部散文诗(或诗化小说)之后被评论家们拿去跟乔伊斯相比较。

  是的,与迪伦同行,意味着迎战未知和跨越边界,意味着抛弃一切陈规与桎梏。如他自己所说,“一首歌就像一场梦,你试着想让梦想成真,它们就像是你不得不涉足的异乡。……而当你跃入这个未知的世界,对它有一种本能的理解——你就自由了。”

  同样地,唯一一种进入鲍勃·迪伦世界的途径亦是如此。若欲了解鲍勃·迪伦,你必须首先进入到他的诗歌中,以诵念,以吟唱,以阅读,以你最本能的理解,来到这个奇异旧世界和未知新传奇。

上一页 1 2

(责编:agatha)

小说推荐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