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剑长篇小说《向阳生长》:一个家族四代从军的热血底色

2020年12月13日22:37   新浪读书   微博
“万物有爱,向阳生长——曾剑《向阳生长》新书分享会”在京举行“万物有爱,向阳生长——曾剑《向阳生长》新书分享会”在京举行

  12月10日晚7点,“万物有爱,向阳生长——曾剑《向阳生长》新书分享会”在北京SKP RENDEZ-VOUS举行,著名作家、评论家邱华栋,著名作家付秀莹,著名作家、出版人林苑中,以及《向阳生长》作者曾剑,围绕《向阳生长》,就小说里的真实与虚构、人物塑造与语言等方面进行深入讨论。本次活动由付秀莹主持。

  曾剑,湖北红安人,1990年3月入伍。现为鲁迅文学院与北京师范大学联办的现当代文学创作方向在读硕士研究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原沈阳军区政治部创作室创作员,辽宁作家协会签约作家。先后就读于解放军艺术学院、鲁迅文学院第13届高研班及第28高研班(深造班)。在《人民文学》《当代》《十月》《中国作家》《解放军文艺》《鸭绿江》等发表小说三百余万字,出版长篇小说《枪炮与玫瑰》《向阳生长》《黑石铺》;小说集《冰排上的哨所》《穿军装的牧马人》《玉龙湖》等。多篇作品被《新华文摘》《小说选刊》《小说月报》《中篇小说选刊》等转载,入选多种小说年度选本及中国军事文学年度选本。曾获全军军事题材中短篇小说评奖一等奖、中国人民解放军优秀文艺作品奖、辽宁文学奖中篇小说奖、短篇小说奖等军内外多个文学奖项。

长篇小说《向阳生长》讲述杨氏家族四代人从军卫国的故事长篇小说《向阳生长》讲述杨氏家族四代人从军卫国的故事

  《向阳生长》是曾剑的最新长篇小说,由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出版。小说讲述了湖北红安,大别山南麓,这片被革命鲜血染红的土地上,杨氏家族四代人从军卫国的故事。杨向阳的二爹十三岁跟着红军的队伍走了,此后音信全无。二奶每天到后山坡盼着二爹,成为竹林湾一道永远不变的风景。二爹成为杨家后人的精神导师,也成为作品的灵魂。在这样一个灵魂的指导下,二爹往后三代人,前赴后继,踏入军营。因杨向阳家弟兄多,杨向阳便被过继给聋二当儿子,并得到了聋二浓浓的父爱。在聋二的教导和影响下,杨向阳应召入伍,成为一名军官,以文学的形式传递大别山的红色精神,书写出了动人的篇章。聋二去世后,杨向阳发现聋二身上因战争留下的伤痕,才知道养父的退伍军人身份,杨向阳回想起养父的教导,终于明白养父红色精神的来处。杨向阳感念养父的恩情,以亲生儿子的身份为他下葬,将养父埋葬在金色的油菜花田里。

曾剑:《向阳生长》是我一直想写的一个自己的故事曾剑:《向阳生长》是我一直想写的一个自己的故事

  曾剑是邱华栋很多年前就发现的一位军旅作家,对曾剑的文学成长之路比较熟悉,他评价曾剑的写作新颖而不刻意做作,是“贴着地面走。”关于《向阳生长》,邱华栋认为,这部小说的主人公叫杨向阳,我们可以把他看作另外一个内心里生长着的曾剑的化身,而杨向阳又绝不仅仅是作家本人,也不仅仅是杨向阳自己,他是乡村众多成长少年的代表。他说,“《向阳生长》讲述一个叫杨向阳的山村小男孩,成长为一个团职军官的心路历程,那片土地闭塞、贫穷,但在少年杨向阳眼里,那里从来不缺少阳光。曾剑在作品里,多次通过少年杨向阳的目光,看竹林湾北山洼的阳光,那其实是杨向阳内心的阳光,也是作家曾剑心里的阳光。”对于读者的提问,邱华栋真诚推荐,“我觉得《向阳生长》,是一本值得认真阅读的杰作,一部极具可读性的书。这是一部阳光之书,一部成长和忏悔之书,是一部在乡村树荫下渴望阳光努力生长,并且终于在阳光下茁壮成才的少年之书,也是一部向《平凡的世界》和《白鹿原》致敬的书。”

  付秀莹是曾剑鲁院的同学,也是当下非常有辨识度的小说家。付秀莹对曾剑的《向阳生长》给予了高度评价,她认为这是一部非常厚重的长篇小说,甚至可以视作中国当代长篇小说的重要收获,“这部小说具有史诗的性质,作者写了很多家族史、民族史,包括将近一个世纪的时代风云变幻,这样一个史诗的品格、这样一种叙事的基调,以及他小说里语言的魅力,具有很大的阅读抓力,特别让我着迷。”关于小说里的人物,付秀莹透露,作者本人的那种羞涩、忧郁,内在的深沉,多才多艺等都在他的文字中恣意流淌,“杨向阳这样一个人物,他内心的敏感、细腻、柔情,非常能够体现写作者对人物内心世界的关照,曾剑对人物内心挖掘得非常深,写出很多幽微的不足为外人道的东西,一个小说家的功力也在这些细节中展露无疑。”

  同为曾剑同学的林苑中坦言,对于他们这代写作者来说,内心一直有两个命题,一个是怎么写,第二个是写什么,曾剑在《向阳生长》里找到了他的切入点,“它实际上是讲了一个男人成长的故事,但又不仅仅讲一个男人的成长,同时也写了隐秘的时代历史,写到了民族史,从一个小的角度切入,然后带出这个时代,以小见大,特别见小说家的功底。”同时,他也表示,阅读的时候曾被《向阳生长》的语言所震撼,“作为写作同道,当我读到这样的作品,尤其沉浸进去之后,发现小说写的是真的好,从语言呈现的角度来讲,我们有一句话叫做‘写作的活干得真好’,这是我对曾剑兄作品的认知。”

“万物有爱,向阳生长——曾剑《向阳生长》新书分享会”活动现场“万物有爱,向阳生长——曾剑《向阳生长》新书分享会”活动现场

  活动的最后,曾剑对嘉宾们对《向阳生长》的支持和厚爱,以及他们对自己的创作一直以来的关心表示了由衷感谢。谈及创作缘起,曾剑坦言,这部小说的创作过程其实很漫长,从酝酿到成熟大概经过了十年的时间,“我一直想写一个自己的故事,但是又不知从何开始,我就提醒自己不能轻易写,因为乡村生活是我人生中最宝贵的财富,如果我随随便便把它开发出来,不但找不到宝藏,可能还毁坏了这片矿。后来我到鲁院学习,在那里和老师、同学交流后,逐渐找到写作的方向,于是开始慢慢写,直到把这个故事写出来,所以我要感谢鲁院。”曾剑也毫不吝啬向大家袒露自己写作过程中的秘密,“在创作这个作品时,我有一个深刻的感受,往往一个作家无法控制自己小说里的人物。我其实对我的父亲特别敬佩,我想把我的父亲当主角,结果写着写着,小说里的聋二就呈现出来了,写聋二是带着一种悲悯的、同情的心理来写的,同时也有一种爱戴的心理。这样一个伟大的人,他在病痛之中时刻惦记着杨向阳,如果没有他,杨向阳不可能成为一个军官,成为一个军旅作家。而现实中确实有这样一个人,我也因此得到过那样的目光和爱,那样的关切和保护,对于他我很感恩,于是希望用文字回馈他。”(樊金凤 文 罗晓光 摄影 )

《向阳生长》    曾剑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向阳生长》    曾剑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内容简介

  《向阳生长》讲述了湖北红安,大别山南麓,这片被革命鲜血染红的土地上,杨氏家族四代人从军卫国的故事。杨向阳的二爹十三岁跟着红军的队伍走了,此后音信全无。二奶每天到后山坡盼着二爹,成为竹林湾一道永远不变的风景。二爹成为杨家后人的精神导师,也成为作品的灵魂。在这样一个灵魂的指导下,二爹往后三代人,前赴后继,踏入军营。

  因杨向阳家弟兄多,杨向阳便被过继给聋二当儿子,并得到了聋二浓浓的父爱。在聋二的教导和影响下,杨向阳应召入伍,成为一名军官,以文学的形式传递大别山的红色精神,书写出了动人的篇章。聋二去世后,杨向阳发现聋二身上因战争留下的伤痕,才知道养父的退伍军人身份,杨向阳回想起养父的教导,终于明白养父红色精神的来处。杨向阳感念养父的恩情,以亲生儿子的身份为他下葬,将养父埋葬在金色的油菜花田里。

  作者简介

  曾剑,湖北红安人,1990年3月入伍。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原沈阳军区政治部创作室创作员。辽宁作家协会签约作家。先后就读于解放军艺术学院、鲁迅文学院第13届高研班及第28届高研班(深造班)。现为鲁迅文学院与北京师范大学联办的现当代文学创作方向在读硕士研究生。先后在《人民文学》《当代》《十月》《解放军文艺》等发表小说三百余万字,出版长篇小说《枪炮与玫瑰》、小说集《冰排上的哨所》《穿军装的牧马人》《玉龙湖》等。多篇作品被《新华文摘》《小说选刊》《小说月报》《中篇小说选刊》等转载,入选多种小说年度选本及多种中国军事文学年度选本。曾获全军军事题材中短篇小说评奖一等奖、中国人民解放军优秀文艺作品奖、辽宁文学奖等军内外多个文学奖项。

小说推荐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