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冰图画书的创意空间和情感探索”研讨会成功举行

2019年03月01日17:45   新浪读书   微博

  2月27日,由中国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中国现代文学馆、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以下简称中少总社)联合主办的“白冰图画书的创意空间和情感探索”研讨会在京召开。儿童文学界作家、画家、评论家齐聚现代文学馆,就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出版人白冰的图画书系列作品(《换妈妈》《挂太阳》《爸爸,别怕》《雨伞树》《一颗子弹的飞行》《大个子叔叔的野兽岛》《一个人的小镇》《吃黑夜的大象》《黑和白》《上去和下来》)进行深入研讨。

研讨会现场研讨会现场

  2018年中少总社联手北京师范大学、国家图书馆等专业机构对中少总社旗下的原创图画书品牌“中少阳光图书馆”进行分阶、分类设计,为中国原创图画书的长远发展确立了高标。据悉,目前白冰在中少总社出版的图画书均已入选“中少阳光图书馆入选书目”;版权已全部输出国外版权,并荣获国内外各种奖项,其中《雨伞树》获俄联邦大众传媒与出版局联合莫斯科艺术家协会图形艺术联盟图书图形分会主办的2017年俄罗斯图画书奖最佳插画奖、“原创图画书2016年度排行榜” TOP10等多项大奖,入选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向全国青少年推荐百种优秀出版物,版权输出英国、俄罗斯、乌克兰、韩国、尼泊尔、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国;《爸爸,别怕》荣获2017年度新浪优质绘本奖;《吃黑夜的大象》荣膺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获奖作品,《换妈妈》入选2016CCBF当当童书榜原创榜,荣获新青藤最具人气童书荣誉称号,2018年度家庭教育影响力图书TOP榜等;《大个子叔叔的野兽岛》入选2018年度“中国童书榜”最佳童书……立足原创出版,深挖本土资源,结合中西方优势,讲好中国故事,白冰系列图画书是中国原创图画书发展的一个缩影。

《换妈妈》内文12《换妈妈》内文12
《一颗子弹的飞行》内文20《一颗子弹的飞行》内文20

  出席本次研讨会的主办方代表有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著名儿童文学作家、中国作家协会儿童委员会主任高洪波,中少总社党委书记、社长孙柱,中少总社总编辑、中国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委员张晓楠,中国现代文学馆副馆长梁飞,中国作家协会创研部综合二处处长、中国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委员纳杨。嘉宾有:著名儿童文学作家、首都师范大学教授金波,著名儿童文学作家、上海作家协会副主席秦文君,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刘丙钧,著名图画书作家、研究者彭懿,《人民文学》副主编李东华,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中国图画书创作研究中心主任陈晖,著名儿童文学评论家、中国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委员汤锐,中华读书报编委、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会副秘书长陈香,悠贝亲子图书馆创始人林丹,中国国家图书馆少儿馆馆长王志庚,儿童阅读推广人、深耕阅读研究院院长李一慢,著名插画家熊亮,青年插画家代表九儿、黑咪、刘振君、李红专等。此次研讨会由国际安徒生奖获得者、中国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副主任、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北京大学教授曹文轩主持。

  高洪波:“白经典”——儿童文学历程上的靓丽底色

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著名儿童文学作家、中国作家协会儿童委员会主任高洪波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著名儿童文学作家、中国作家协会儿童委员会主任高洪波

  高洪波说,这是一次有特殊意义的研讨,也是对图画书创作从理论到实践的个案研讨分析会。这批由中少总社出版的品质优良的图画书,集中展现了白冰的艺术追求和创作目标,显示出一个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家应该具备多学养和修养。白冰的这些图画书题材广泛,立意深,故事精彩,画面美妙,是亲子阅读的范本,老少咸宜的读物,一遍又一遍的快乐记录的载体。由于他精益求精的努力构思,也由于和不同艺术风格的画家们亲密无间的合作,使他的作品拥有经典品质,被称为“白经典”。由于童心和诗心,由于爱心和执着,更由于对经典的致敬和精品的追求才有今天这样一个会议。这是时代大潮中一种鲜艳并激情肆意的浪花,是一个有趣的灵魂在图画书的写照。

  孙柱:以少年儿童为中心,为孩子成长打好精神底色

中少总社党委书记、社长孙柱中少总社党委书记、社长孙柱

  孙社长表示,作为著名儿童文学作家的白冰,自1978年发表作品至今一直笔耕不辍,他的作品给少年儿童带来了丰富的精神享受,赢得了孩子、家长以及社会各界的好评。他认为,白冰先生的《爸爸,别怕》《一颗子弹的飞行》《吃黑夜的大象》等作品,以奇妙的构思,充满哲理、智慧的语言来启迪孩子心灵成长,从简单的童语中建构起一种特殊的艺术感觉,体现了图画书的独特的艺术面貌和审美精神。孙柱社长感谢白冰创作了众多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对少年儿童出版事业做出的贡献。中少总社愿意与同业者一道,致力于推动中国原创,为少年儿童讲好中国故事,为少年儿童成长打好精神食量。

  金波:白冰图画书的融合性、诗意和无限解读性

著名儿童文学作家、首都师范大学教授金波著名儿童文学作家、首都师范大学教授金波

  著名儿童文学作家金波回顾了白冰图画书创作从探索到成熟的历程,总结出白冰图画书的三个特点。第一,图画书是文学和绘画的融合艺术。白冰在进行创作的时候会给那些图画书的绘者留下足够的创作空间,他们共同完成一件艺术品。第二,白冰的图画书具有诗的特质,情感饱满,散发出诗性和哲学性。比如他的《换妈妈》,《爸爸,别怕》,《雨伞树》都可以从中读出作者对于爱这个主题的丢失与寻找。第三,内涵的丰富、主题的多元。白冰把图画书带到了具有哲学思考的深度,特别表现在他近年来的《大个子叔叔的野兽岛》《一个人的小镇》《一颗子弹的飞行》等作品中。白冰后期的图画书创作,其热情就在于对渴望表达的情节和情感进行深刻的思考,因而,他的作品可以有多种多样的发现、理解和诠释,有无限解读的可能性。

  秦文君:孤独的求索者与异想天开的造梦师

著名儿童文学作家、上海作家协会副主席秦文君著名儿童文学作家、上海作家协会副主席秦文君

  秦文君说,白冰从很早就开始图画书的创作了,是一个孤独的求索者。孤独,这个词是白冰作品的主要特征。在他的作品里,展示了他一种追求唯一性的创作倾向。比如《一颗子弹的飞行》,没有一句多余的话,不断地给读者悬念,使作品产生一种另类的、孤独的、不轻浮的美感。比如《一个人的小镇》,也是一种孤独的求索。因为孤独是不可排遣的,我们追求爱情、同伴、友情,其实也是跟我们生来是孤独的有关。白冰在文本里表现的孤独,就是让孩子们找到一种精神支撑,找到一种不孤独的感觉,能够合群。他还是一个异想天开的造梦师。他的梦是很多种的,有赤诚的梦,比如《雨伞树》;有新奇的梦,比如《大个子叔叔的野兽岛》;有恶作剧的梦,比如《挂太阳》;有无限温情的梦,比如《吃黑夜的大象》《爸爸,别怕》。

  刘丙钧:人如其书,白冰图画书中的执着和情怀

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刘丙钧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刘丙钧

  刘丙钧认为,白冰的作品都呈现出一种执着的心态。比如《换妈妈》中小老鼠一次一次的找寻,《一颗子弹的飞行》中子弹的心路历程;第二,白冰有一种悲悯情怀,这一点也自然渗透到作品中,如《换妈妈》中老鼠妈妈说,“你去试试吧。”还有各种妈妈对小老鼠的方式各异的爱的表达。《爸爸,别怕》中父子角色置换之后双方的情感表达。如果我们进一步来看,还会体味到若隐若现的淡淡的感伤之痕;第三,白冰的作品并非纯美的美感艺术,无处不存在一种美感,但这种美感不是纯美,不是柔美,如《一颗子弹的飞行》中子弹的升华,;第四,白冰图画书构思的一种特点是——否定之否定的构思路径,如《换妈妈》《吃黑夜的大象》都是在否定之否定当中营造翻云覆雨的效果。

  汤锐:白冰收敛起文学上的光芒,转型“图画书导演”

著名儿童文学评论家、中国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委员汤锐著名儿童文学评论家、中国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委员汤锐

  白冰经过很长时间的图画书创作,这些图画书我大致分成两种类型,一种是“文+图”,一种是“文×图”,“文+图”就是作家讲一个故事,画家把这个故事再讲一遍,此时他是一个纯粹的儿童文学作家。但是在“文×图”的图画书创作当中,文本和绘画之间是相互依存、相互补充、相互合作的关系,这意味着文本的提供者不仅仅是纯粹的儿童文学作家,他还是一个图画书的导演。在创作《一颗子弹的飞行》当中,他把文学上的光芒收敛了很多,导演剪辑的作用体现得很强烈。在文字当中大量的留白,给绘画留出发挥的空间。全书语句从平缓到急促,运用画面的蒙太奇的方式形成节奏上的共振。再加上白冰把幼儿文学的三段式运用到所有的图画书当中,这一方法的使用对幼儿的心理,审美心理的影响绝不仅仅是文字上的,还是一种生理上的激发。

  彭懿:《一颗子弹的飞行》更像一部奥斯卡大片

著名图画书作家、研究者彭懿著名图画书作家、研究者彭懿

  “昨天奥斯卡有一个短片《包宝宝》获奖了,如果《一颗子弹的飞行》也能拍成一个小短片,白冰能去领奥斯卡奖了。”身为摄影人的彭懿,从独特的角度解读了《一颗子弹的飞行》。彭懿说他更愿意把《一颗子弹的飞行》中的那颗子弹看成是一个士兵,他无奈、挣扎、面对战争、和平和生命,在短短的一线之间有了那么多的思考。这本图画书不是幻想小说,而是一部童话,表现的是生命和战争。《一颗子弹的飞行》是一个重大的收获,我觉得每个学校的图书馆都应该有这样一本书,因为我从来没有看过这样的题材和表现,它太独特了。《一颗子弹的飞行》中有几个画面,任何一个人看了,一生都不会忘记。白冰和画家都谈到这本书有两种视角,一是子弹飞行的视角,还有一个是读者视角,我认为还不全是子弹的视角,它营造了一种特别的戏剧张力——“子弹时间”又叫“时间切割”。一颗子弹飞过,高速穿过棉花糖,接下来地画面突然间转成了一个小孩的正面的面孔,它把时间冻结了,那个看似静止的画面包含了现在、过去和将来,这种运动、静止、运动、静止的叙事包含了无限的、无穷的意义,营造了非常具有戏剧张力的场面。一本图画书我们不要过多地强调它的哲学意义和深度,只要这个画面永远留在孩子心中,孩子长大以后永远记得这本书,记得这个画面,对于战争与和平,对于生命的尊严,读者们就永远地记在了心里。

  李东华:白冰图画书是对孩子的智力和审美能力的一种尊重

《人民文学》副主编李东华《人民文学》副主编李东华

  白冰先生有一本幼儿童话集叫《吃黑夜的大象》,其中一篇《吃黑夜的大象》做成了现在的绘本。我女儿两三岁的时候,我记得当时整整有一个月的时间,每天晚上我女儿的睡前时光就是读《吃黑夜的大象》。今年她18岁成年了,收到这本绘本版的《吃黑夜的大象》时,她说这个作家我知道,我看过他的《吃黑夜的大象》。李东华说,白冰先生的绘本,一个5岁孩子非常喜欢里面的故事,一个18岁的孩子依然能够从这个绘本里得到启发。尤其是《一颗子弹的飞行》这样的故事如果没有深厚的人生阅历,很难写出来。白冰对孩子的尊重是对孩子的智力和审美能力的一种尊重。《一颗子弹的飞行》和《大个子叔叔的野兽岛》,这两本故事里面会有一种人生的荒谬感,虽然孩子不一定能体会到,但孩子能从里面看到欢乐,因为故事非常得生动。

  陈晖:白冰图画书中的思想性、文学性、艺术性、独创性和儿童性

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中国图画书创作研究中心主任陈晖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中国图画书创作研究中心主任陈晖

  陈晖以五个关键词来概括白冰的图画书创作:第一是思想性。她认为白冰先生更多的以观察生活和思考人生作为创作的起点与基础,所以作品有深刻的哲理和思想的厚重感,承载着我们文以载道的文化及文学传统;第二是文学性。在白冰先生的图画书中看到了丰富的文学性,比如人物、故事、环境、场景、幻想、儿童情趣,这些都赋予了图画书丰富的文学内容及表现层次;第三是艺术性。几乎每一本作品的绘画风格和表现形态都是不一样的;第四是独创性。白冰先生的作品和他的创意构思是别具一格、别具匠心的;第五是儿童性。在宏大叙事的时候,当我们要传递中国文化、中国精神的时候,我们还要让图画书贴近儿童,贴近他们身心发展的需要,所以今天推荐《吃黑夜的大象》,是因为他们给了一个孩子,特别是怕黑的孩子一个美好的想象的美妙的故事,安抚他们甜蜜的入梦可能是千万家庭需要的。

  陈香:白冰图画书中的巧思和情思

中华读书报编委、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会副秘书长陈香中华读书报编委、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会副秘书长陈香

  陈香从白冰图画书中所体现的巧思和情思进行了发言,她说,白冰图画书的两个重要特点:其一就是充满奇想和机趣的创造性的构思创意;其二是温暖纯净的情思。白冰的图画书展现了丰沛的艺术创造能力,比如在《吃黑夜的大象》中,那只能把黑夜吃掉的大象,《雨伞树》中破旧的只剩下伞柄的红伞长出了一颗长满无数小伞的树。包括《一个人的小镇》当中爱嫉妒地小魔术师把所有的伙伴变没了,可他从此也没有了观众。比如《爸爸,别怕》中父与子角色奇妙的互换,爱的力量与可贵,在极度与异常之下,在读者心颤的瞬间展现出了最本质动人的一面。白冰后期的图画书作品《大个子叔叔的野兽岛》和《一颗子弹的飞行》当中故事的巧思和创意,包括充分应用画面的可视性特征,完成画面的奇思构想,三方面结合得水乳交融,成功地实现了图画书叙事的创造性的表达。她认为《一颗子弹的飞行》是白冰图画书的集大成者,也是中国原创图画书难得一见的收获,可以说《一颗子弹的飞行》为中国原创图画书的叙事推进和叙事结构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林丹:以书为媒,与孩子链接

悠贝亲子图书馆创始人林丹悠贝亲子图书馆创始人林丹

  身为一名阅读推广人,林丹从阅读推广人的角度解读了白冰图画书所具有的当下意义,她说:我们认真在给每一个孩子选择书和推荐书本,一般我们从选择最好的、最适合孩子当下成长中的需求的、孩子最喜欢的三个维度进行选择。这样的三个维度其实我们也跟创作老师一直在做这样的事情,就是创作者和读者之间的一个连接。我们一直都很关注孩子的心理需求和成长中的支持,以书为媒让和孩子连接,让父母收获同频道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这应该是亲子阅读无与伦比的价值,也因为这样的原因我们做阅读推广人都愿意做书,做创作者和读者之间的桥梁,不懈的做一些努力。感谢白冰老师的作品给孩子的滋养。

  王志庚:不同的版本,同样的经典

中国国家图书馆少儿馆馆长王志庚中国国家图书馆少儿馆馆长王志庚

  王志庚在此次研讨会上从艺术表现、装帧设计,详细对比分析了《吃黑夜的大象》的三个版本。幼儿文学作品的图画书化,不仅需要会用图画讲故事的插画家对故事进行视觉呈现,也需要作家和编辑对原文字进行调整,更需要对图画书进行整体设计。《吃黑夜的大象》这个作品这是2003年由中福会出版社出的,这一本也是代表白冰老师儿童文学成就的一本书。在这一本之后出了这样两本:2010年的时候出了一本图画书,这是把《吃黑夜的大象》改编的第一本。中少社在2010年的时候开始把《吃黑夜的大象》改编成图画书;另外一版是最暖的,淡化了对黑夜恐惧的表现,视觉趣味比较浓厚。特别是这个画家增加了很多辅助的角色,就是他画出来了白老师的文字当中没有的一些东西,比如说乌鸦、老鼠、狐狸,还有大象身体颜色的变化,大象吃黑夜的时候像一个有色条一样,一开始身体从灰的慢慢变成黑的,后来又变回来了,乌鸦对于跟大象的关系,其实都是图画书的语言,我认为这些对于图画书的语言应用上这一本最好,也是最高明的,但是也有瑕疵,就是有的时候你仔细看的话,他没有表达情感。中少社的这些编辑其实很重要,导演是编辑。后两个版本书名都用《吃黑夜的大象》,这说明本书在儿童文学的价值。讲黑暗的主题,讲恐怖的主题有很多作品,我认为这个话题本身具有儿童性,就是讲儿童怕黑,符合儿童心理。关于这三个版本,我不认为有最好的版本,没有最好,可以更好,所以我期待第四个版本出现。

  李一慢:白冰图画书中的节奏感

儿童阅读推广人、深耕阅读研究院院长李一慢儿童阅读推广人、深耕阅读研究院院长李一慢

  李一慢在发言中分析了白冰图画书的艺术形式,核心是节奏感,他把这个节奏感放到美学范畴里面,告诉我们什么样的图画书才是小孩喜欢的图画书,什么样的图画书才能抓住小孩。然后他发现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东西,就是它的节奏感,他的整个发言就是围绕节奏感来进行的。比如《换妈妈》中每一页都有鼠妈妈,这表达了父母对于幼儿的深厚的爱,这是一种生动有趣的表达。此外,白冰图画书中文本的心理抚慰能力很出彩。《爸爸,别怕》这是一本贴近儿童心理、能让儿童悲欣交集的图画书。与众多通过抒写和赞美温馨动情的父母之爱的图画书不同,小熊可是在目睹强大的父亲变成弱小的兔子后,独自完成了探险的后半段---回家的过程,这个冒险的过程与《换妈妈》的安全感、《雨伞树》的物质依赖的构建两大心理需求无缝链接。节奏感还具有移情的审美功能。与前面几本不同,《一个人的小镇》和《一颗子弹的飞行》的文本是有一定深度的,前者可以聚焦到儿童心理学,也可以提升到生活哲学;后者更是以心理描写入手,将白家低幼图画书“飞”到了引发儿童思考生命真谛、思考战争与和平的新高度。

  熊亮:白冰图画书中的因果、逻辑关系

著名插画家熊亮著名插画家熊亮

  熊亮在发言中讲到了白冰图画书中体现的因果关系,逻辑关系。他认为,白冰作品中有一个非常强烈的儿童的状态,不但有儿童心理,儿童需求,儿童的欲望,还有一个特别重要的,他没有权威的声音,我们听不到里面任何一个大的声音,他其实都是在自我否定,他反对他自己,这个很有意思。《一个人的小镇》故事中有一点很强烈的东西,让所有人消失的事情在孩子的世界里特别正常,有绝对的唯一性。他对拥有东西的唯一性理解方式是非常绝对的,比如他不能接受要分享,这是一个特别重要的点。我们如果能够理解从他的思维方式来理解。让别人消失就是合理的。《一颗子弹的飞行》中枪是小朋友的爱好,小朋友每天拿着枪打来打去,但是他看不到结果,当他看到这本书的时候就知道这是一个结果。《一颗子弹的飞行》很有特点,每次看就有点纠结,就像我电影的时候,就觉得不应该是这样,但是一看就被他带入了。

  曹文轩:说不尽的白冰

国际安徒生奖获得者、中国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副主任、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北京大学教授曹文轩国际安徒生奖获得者、中国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副主任、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北京大学教授曹文轩

  研讨会最后,曹文轩对白冰图画书作品研讨会进行了精彩的总结发言:

  一、 图画书的哲学性:

  图画书这一形式是人类伟大创造,使我们找到了一种可以像世界上几乎所有一切声音的哲学都可以让年龄很小的孩子懂得,在所有文学艺术门类中图画书大概是离哲学最近的图书形式。因为图画书之所以成为童书中最得宠,就在于它的奇妙和不可理喻的功能。

  白冰用他的《大个子叔叔的野兽岛》等等作品向我们证明了这一点,他的几乎所有图画书都是建立在哲学根基上的。这里有生命哲学,有存在主义哲学,比如无处不在的孤独,这里的孤独不是一个心理学的概念,而是一个哲学性的概念,孤独是存在主义哲学的核心命题。

  二、 图画书的诗性:

  白冰曾经是一个酷爱写诗的人,当年他写的小说是别具一格的,之所以别具一格就在于他的叙事性小说的字里行间流淌着流水一般的诗性,我们甚至让他可以做一些事情,那就是让他现在把他的图画书的文本退回到诗,一定是一首一首诗。

  因为我们已经从一个抒情时代在不知不觉的物质主义浪潮中过渡到一个叙事化的时代,诗性正在从我们的文学中跟从生活中退去,我们谁都知道一个社会,一个世界若诗性不再,一定不是一件好事。诗与哲学是相通的,诗性也就是哲学。白冰的图画书可以作为中国儿童的诗教文本。

  三、 经典图画书的观念:

  图画书中的形容词所承担的描绘责任转让给绘画,那些从前创作的童话也有许多变成了图画书,而且还很成功。而白冰的图画书的书写秉承了经典图画书的观念,文字作者与图画书作者一起共同完成图书的叙事。因此与他写诗写小说不一样,大大收敛了文字的光芒,把光芒留给了插画师,《一颗子弹的飞行》的确是最典型的例证,他手持板斧,砍除了所有装饰性的词语。

  四、 简单是一种意境:

  白冰图画书的一大特征是单纯又不简单,这其实是一种具有难度的创作,他的难度在于寻找一种没有难度的写作,我们苦苦一生也未能找到这种简单,简单是一种美学,是一种很高的境界,这个境界不是所有人都能达到的。艺术就这么简单,但发现这种简单却是需要水平的,复杂容易,简单难,有些作品的模式是可以模仿的,实际上我们都在互相模仿,但是有一种艺术是难以模仿的,那就是简单的艺术品。白冰的艺术风格美妙在于他们是简单的,但是又丰富的,这就是可做无穷无尽地解读。

  五、 原创的意义:

  原创这个词在中国正成为热词,高频词,那是因为我们正在觉醒。我们已经看到成百上千的来自国外的作品,我们的创造力不输于任何一个国家,不输于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民族。

  白冰以他为数不多但每一本都为精湛的图画书向我们有力的证明了这一点,如果我们的图画书阅读推广人能够用向欣赏国外图画书的心态一样看待白冰,看待我们自己同胞的作品,然后信心满满的加以解读和推广,中国的图画书在世界上将会拥有一片崭新的天地。

  第六,经典性写作

  白冰的图画书让我们进一步看到中国的儿童文学终于从应景写作的阴影之上逃脱了出来,我们终于可以对《大个子叔叔的野兽岛》、《一颗子弹的飞行》这样的作品毫不怀疑地说一句:这是艺术品,艺术品就是艺术品。

  白冰是当代的,他写于当代的作品,当然不能称之为经典,因为经典的前提是时间,经典是经过漫长时间的洗礼之后,而依然活在当下的作品,但这并不妨碍白冰对经典性的执着地追求。

  “恒定”这个词一定是他在进行图画书写作的隐藏于心灵深处的一个词,他在潜意识中始终有一个念头要让自己的作品可以穿越时空,绝不让其中任何一部自生自灭。这一念头不仅表现在他对一些写法上的,恒久不变的,隶属于人类基本存在状态的主题的书写上,也体现在他在语言、故事,乃至于形式范畴的种种讲授上。

  白冰的作品不仅迎合了当下的时代,还契合了历史的脉动,只要人性没有改变,这些图画书就会活着。人性是永恒的,基本人性如果改变了,那一切都改变了,文学史也就不存在了,但不会有这一天。昨天、今天、明天有一条暗河相通,我们都是这条暗河两岸的居民,相信白冰的这些图画书可以顺流而下活到明天的两岸居民。

  第七,说不尽的白冰

  我发现今天的研讨会有一个很重要的现象,我们所有发言人的话题基本上是不重复的,因为白冰是说不尽的。

  我提醒大家让我们记住那些给白冰的图画书带来巨大荣耀的、智慧的、充满创意的插画师们,没有他们,白冰的文字只不过是一些短小精悍的小童话而已。

  白冰:图画书语言是 “浅语” “潜语”又是“前语”

著名儿童文学作家白冰著名儿童文学作家白冰

  作为本次研讨会的主角,白冰衷心感谢了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宣传部和广西出版传媒集团、中国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中少总社、中国现代文学馆、接力出版社等对此次研讨会的帮助和支持。

  他还感谢了在他创作生涯中鼓励和支持他的编辑、画家、朋友和同事。白冰说,迄今为止他创作的图画书全都是在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出版的。他感谢孙柱、李学谦两任社长、张晓楠总编辑的关注和重视,也感谢这十几本图画书的文编和美编,一本图画书的绘画和编校,短的一年多,长的两三年,编辑们要和作者、画家不断地沟通,为了这些图画书他们苦过、难过、累过、哭过,但他们一直在坚持,一直在微笑,这是一种崇高的敬业精神,一种对孩子和图画书的大爱,这是一种良好的社风。

  研讨会现场,白冰还对图画书分类及精品图画书必备要素进行了阐述。“图画书包括文学图画书、认知图画书、玩具图画书、艺术图画书等多种细分门类。文学类图画书一定要有好的创意(绝妙的点子)和独特的图画书语言(无字图画书除外)”,他说,绝妙的点子,可以拓展创作空间,带来独特的形象、细节、故事、生命感受以及阅读惊喜;而独特的图画书语言艺术张力较强,具有诗的语言、散文语言的特征,是带着节奏、韵律、味道、色彩的语言。图画书语言是 “浅语”,孩子听得懂、浸满了亲情和挚爱的妈妈语;同时是“潜语”,深入浅出,简洁纯净,却又蕴含了深意;又是“前语”,是成年人独特的生命感悟,可以为儿童提供情感体验和生存智慧。

  最后,白冰深情地说:“我要感谢图画书,这是一种可以誉为高于任何图书形式的伟大的图书,这种图书形式诞生一百多年来,她作为人类为下一代传递文明成果、生存智慧、生活经验的有效载体、孩子认知这个世界和这世界交流的第一个窗口和第一级阶梯,聚集了世界上很多作家、画家、编辑、出版人,在一起从事世界上最快乐最有意义的事业。而我是其中快乐的一员!”

小说推荐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