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奖诗人德瑞克·沃尔科特去世 享年87岁

2017年03月18日19:07   新京报

  新京报快讯(记者柏琳)北京时间2017年3月17日,据英国《卫报》消息,被誉为“今日英语文学中最好的诗人”(布罗茨基语)的德瑞克·沃尔科特去世,享年87岁。这位1930年出生的诗人、剧作家和画家,1992年因其诗歌“具有伟大的光彩,历史的视野,献身多元文化的结果”,获诺贝尔文学奖。此外,他还曾获得过英国的国际作家奖、史密斯文学奖、美国的麦克阿瑟基金会奖等多项大奖。2011年凭借古稀之年的封笔之作《白鹭》,被评委们认为是“动人的,技术上无懈可击的作品”、“会成为衡量其他诗歌作品的准绳”而捧得了英国艾略特诗歌奖。

  沃尔科特生于圣·卢西亚,在圣玛利大学和西印度的牙买加大学读过书,毕业后搬到特立尼达岛居住。他的诗集包括《在绿夜里》(In a Green Night,1962)、《海难余生及其它诗歌》(The Castaway and Other Poems, 1965)和《海湾及其它诗歌》(The Gulf and Other Poems ,1969)、《星苹果王国》(The Star-Apple Kingdom,1979)等。在其作品中,他探索和沉思加勒比海的历史、政治和民俗、风景。他的抒情诗则表现了他对爱情、死亡和记忆等主题的思索。瑞典文学院认为他“忠于三样东西——他所生活的加勒比海、英语和他的非洲祖先。”

  附:

  白鹭

  程一身 译

  1

  细察时间的光,看它能有多久让

  清晨的影子拉长在草地上

  潜行的白鹭扭着它们的脖子吞咽食物

  这时你,不是它们,或你和它们已消失;

  鹦鹉在日出时咔哒咔哒地发动它们的船只

  四月点燃非洲的紫罗兰

  面对鼓声阵阵的世界,你疲倦的眼睛突然潮湿

  在两个模糊的镜头后面,日升,日落,

  糖尿病在静静地肆虐。

  接受这一切,用冷静的判决

  用雕塑般的词语镶嵌每个诗节;

  学习闪光的草地不设任何篱笆

  以免白鹭被刺伤,在夜间呻吟不止。

  2

  这些浑身洁白,鸟嘴发红的白鹭多么优雅,

  每只都像一个潜行的水壶,在潮湿的季节

  茂密的橄榄树,雪松

  抚慰咆哮的急流;进入平静

  超越欲求摆脱悔恨,

  或许最终我会达到这种境界,

  在阳光下,棕榈叶像轿子一样低垂着

  影子在它们下面狂舞。在我充溢着

  所有罪孽的身影进入遗忘的

  绿色灌木丛以后,它们就会到达那里,

  一百个太阳在圣克鲁什山谷

  上升又下沉,我的爱如此徒劳。

  3

  我看着这些巨树从草地边缘腾空而起

  像膨胀的大海,却没有浪峰,竹林陷入

  它们的脖子,像被绳子拴着的马匹,黄叶

  从震荡的枝条被撕下来,雪崩般塌落;

  所有这一切都发生在暴雨骤降之前,

  天空如同被浸透的帆布,在绝望地航行

  风在乱纸中猛吹,完全笼罩了山峦

  似乎整个山谷是一枚安然度过风暴的豆荚

  而森林不再是树木,而是奔腾的海浪。

  当闪电炸裂,雷声吱嘎作响如同咒骂

  而你是安全的,躲在圣克鲁什深处的

  一间黑屋里,电光一闪,当前突然消失,

  你暗想:“谁会为颤抖的鹰,完美的白鹭

  和云色的苍鹭,还有连看到黎明虚假的火焰

  都感到恐慌的鹦鹉提供住房呢?”

  4

  这些鸟持续为奥特朋⑴充当模特,

  在我年轻时,一本书中雪白的白鹭

  或白色的苍鹭会像圣克鲁什翡翠绿的

  草地一样打开,深知它们看上去多么美丽,

  完美地昂首阔步。它们点缀着这些岛屿,

  在河岸上,在红树林的行列或养牛的牧场里,

  在池塘上方滑翔,然后在小母羊光洁的

  脊背上保持平衡,或者在飓风天气里

  逃离灾难,并用它们令人震惊的戳

  啄出记号,似乎在它们神话的高傲里

  研究它们是完全的特权

  它们扑扇着翅膀从埃及飞越大海

  伴随着法老的朱鹭,它橙色的嘴巴和双脚

  呈现出安静的轮廓,装饰着教堂的地下室

  随后它们展翅起飞,翅膀扑扇得很快,

  当它们扑扇翅膀时,当然像一个六翼天使。

  5

  那永恒的理想是惊奇。

  阴冷的绿草地,安静的树木,那边山坡上

  的丛林,接着,一只白鹭白色的喘息使

  飞行进入画面,然后用它笨拙的脚步

  摇摇晃晃地站立,那么笔直,白鹭的象征!

  另一个想法令人惊奇:站在树稍的

  一只鹰,悄无声息,像一只猎鹰,

  突然冲入天空,用那种和你相同的极度冷漠,

  在赞扬或责备之上盘旋,

  此刻它落下来,用爪子撕扯一只田鼠。

  草地的事件和这种公开的事件是相同的,

  一只白鹭惊奇于这个事件,高处的鹰在嗥叫

  冲着一具死尸,一种纯粹是虐待的爱。

  6

  圣诞节这周过了一半,我还不曾看见它们,

  那些白鹭,没有人告诉我它们为什么消失了,

  而此刻它们和这场雨同时返回,橙色的嘴巴,

  粉红的长腿,尖尖的脑袋,回到了草地上

  过去它们常常在这里沐浴圣克鲁什山谷

  清澈无尽的雨丝,下雨时,雨珠不断落在

  雪松上,直到它使这里的旷野一片模糊。

  这些白鹭拥有瀑布和云的

  颜色。我的一些朋友,已所剩不多,

  即将辞世,而这些白鹭在雨中漫步

  似乎死亡对它们毫无影响,或者它们像天使

  突然升起,飞行,然后再次落下。

  有时那些山峦就像朋友一样

  缓缓消失了,而我非常高兴的是

  此刻他们又回来了,像记忆,像祈祷。

  7

  伴随着落入林中的一片悠闲的叶子

  浅黄对着碧绿旋转——这是我的结局。

  不久将是干枯的季节,群山会生锈,

  白鹭上下扭动它们的脖子,弯曲起伏,

  在雨后用嘴巴捕食虫子和蛴螬;

  有时像保龄球瓶一样直立,它们站着

  像从高山剥下的棉絮似的果皮;

  随后它们缓缓移动,用双脚张开的指头和

  前倾的脖子移动这么一只手的宽度。

  我们共有一种本能,那种贪婪供应

  我钢笔的鸟嘴,叼起扭动的昆虫

  像名词那样吞咽它们,当它书写时

  钢笔尖在阅读,愤怒地甩掉它的鸟嘴拒绝的食物。

  选择是这些白鹭的教导

  在宽阔空旷的草地上,安静而专心地阅读时

  它们不断点着头,这是一种难以表述的语言。

  8

  我们在圣克罗伊一个朋友家的游泳池边

  约瑟夫和我正在交谈;他停止谈话,

  这次来访我本希望他会快乐,

  喘息着指出,并非静立或阔步

  而是固定在这棵巨大的果树上,一种景象使他震动

  “就像某种来自博施⑵的东西,”他说。那只大鸟

  突然飞到这里,或许是同一只鸟把他带去,

  一只忧郁的白鹭或苍鹭;说不出的话总是

  伴随着我们,像欧迈俄斯,第三个同伴

  什么得到他,他爱雪,什么就会让它呈现,

  这只鸟泛出一种幽灵似的白光。

  此刻正值中午或傍晚,在草地上

  白鹭一起静静地向高处飞翔,

  或者航向海绿色的草地,如同一场划船比赛,

  它们是天使般的灵魂,像约瑟夫的灵魂一样。

  注释:

  ⑴奥特朋(Audubon,1785-1851),美国鸟类学家,画家及博物学家。

  ⑵博施(Bosch,1874-1940),德国化学家,曾获得1931年诺贝尔化学奖。

(责编:agatha)

小说推荐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