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米特里幻想作品《阿英格姆》出版

2013年07月08日15:32  新浪读书  微博
《阿英格姆》

  书籍信息

  书名:阿英格姆

  原作名:АИНГМ

  作者:(俄罗斯)德米特里·普列谢茨基

  译者:张冰

  出版社:新星出版社

  定价:40.00

  ISBN:9787513311519

  内容简介

  数百万年以前,曾经有过一个古老而又发达的文明,其边界远远超出了今天人的理性所能理解和人的思维所能涉及的范围,她处于距地球无限遥远的地方,有着非常古老而又英勇的历史。那里的人们过着帝王般的生活,这种生活穿越时间和空间,其精神本质精神实质被很好地保存了下来,使文明得以永远繁育下去。 这部著作,正是透视别样维度的一个窗口;书中的字里行间,处处可以让读者触摸到我们生来就具有且目标明确的理性认知能力。 等待着你们的,是一次危险而又迷人的旅行,这本书可以带领你们领略人类未曾实现的深层潜在能力。权且让你们的真挚感情和善良心性成为场外指导和可靠助手,来观赏一下宇宙间的这场旷世决斗吧,这是一场从人类最初产生起就开始的,与最古老对手之间的决斗。 摆在你们面前的,是圈际现实主义世界的秘密,她只会接纳那些优选者!

  作者简介

  德米特里•弗拉季米洛维奇•沃洛比约夫(普列谢茨基)1967年9月27日出生于阿尔罕格尔洲米尔市一个军事工程师家庭。1984年中学毕业,同年考入列宁格勒的莫扎伊斯科军事学院。高校毕业后被分配到普列谢茨基宇宙火箭发射场工作。苏联解体后于1992年由于军队缩编而退役。 1991年起开始文学创作,处女作是一部单行本《走向不朽之路》。2011年出版作者的第一部大型作品,幻想圈际现实主义体裁的史诗性长篇小说第一卷《阿英格姆》(发行1万册)。有关这部小说的评论文章见载于《文学报》(俄罗斯)、《文学与社会》和《文化、艺术与文学》(保加利亚),小说的电子版还见之于长篇小说网站。小说片段还登载于俄国全球散居者文集《在唯一的天空下》(芬兰,2012)。2012年12月长篇小说《阿英格姆》被推荐给由陀思妥耶夫斯基基金会在莫斯科举办的第四届国际学术研讨会《世界文化语境中的俄罗斯语文》。目前作者正在奋力写作该小说的续集即《阿英格姆》的第二卷,与此同时,这部长篇小说的欧洲语言译本也在翻译中。

  相关书评

  非战胜者,也非战败者

  尤莉亚·伊帕托

  “通向另一维度的窗口”这句话目前早已就成了老生常谈,已经不再像过去那样能够唤起人们崇敬的颤动之情了。今天许多人都认为开辟别的世界也只是个时间的问题。可有时候却觉得这些世界已经足够开放了,甚至它们就在我们身上。

  德米特里·普列谢茨基的《阿英格姆》讲述的恰好就是这个问题。在把通向“异样”宇宙的大门稍稍启开一道缝的同时,作者以极不寻常的方式引导着与读者的对话,从而使其渐渐沉入到“圈际现实主义”的世界中来。

  而“每个喜欢沉思默想”的读者所将碰到的第一个谜,就是“早已过去的往昔曾经有过的那些事情”――而这也就是俄罗斯的过去。

  “因杰格罗马季库斯”这个词的意义应为“注定灭亡的胜利者”。他们是平行宇宙中的生物,其生活有其自己的规则,他们决定去适应地球的生活,而过了差不多300年后,他们终于完成了自己的心愿。那他们变成什么样的了呢?请都答案有所准备:他们都是早在沙俄时期就走上革命道路的革命领袖。这也就是在津70年间致力于社会主义建设的列宁本人和他的战友及其后代们。

  通过作品的主要人物之一的亨利·莫乌迪这个业已在地球世界里取得史无前例的崇高地位,而与此同时,却又仍然保持着光明的心灵和纯洁的心地的叔叔之口,作者讲述了1917年事件,讲述了社会主义的发展和改革的过程。我认为作者之所以选择这个时间段并不是无缘无故的。因为俄国历史上那个引发了实际上已经无法挽回之变化的阶段恰好是从那时开始的。而且作者也理解这些变化首先是在人身上发生的。

  此书的故事发生于2312年。然而,尽管这些事件距离罗诺·莫乌迪是如此之遥远,地球居民由于命运的拨弄被赋予了一种特殊的作用(他们必须扮演这一角色),书中人物甚至能在自己身上感应到那些事件的回声。这是这部小说的一个突出特征――普列谢茨基感兴趣的,不光是历史及其对历史的阐释,而且还对所有这一切在人心灵里留下的印迹干兴趣。为了某种目标而生活、信仰、奉献甚至有时是牺牲的问题,是整部小说的核心问题。作者一再在每一章里寻找着对这些问题的答案,或是力求引导读者。

  在神秘的因杰格罗马季库斯世界里,一切正是这样发生的。我们在这部小说里可以碰到许许多多来自这个神秘星球中的居民的二者比选其一的名字――因杰科、因季果(而后者也正是地球上所无法解答的那种现象本身),但作者仍然坚持要一字不差地把他们的名字“翻译”为“命中注定的胜利者”。这是什么,是逆喻法和矛盾修饰法吗?这些克服了所有的艰难险阻,搞到了在地球上生存下来之谜的这些胜利者们,这些实际上从来都没有当过恶人的人们――他们所做的一切,不过就是想在这个他们感到陌生的世界上存活下来而已的人们,竟然会是命中注定的?而且他们被命中注定怎么样?读者从这部小说的第一行起,就会被许许多多诸如此类的“为什么”和“怎样”所包围,而对诸如此类问题的答案,读者却又应独立去寻找,并且应该以――正如作者所构想的那样――自己的道德准则为依据进行判断。

  这部小说的人物在这个“为什么”的大海里,犹如一个个定向座标。答案是有,但人们是否会把它们当作公理――每个人对这个问题的解答都各有不同。在就其事功而言不失为一个在此词最高和最好意义上的伟人的亨利·莫乌迪形象身上得到体现的智慧,表现了这样一个判断:一个人如果不善于分别主次,就必然会失败。

  “命中注定的胜利者”是被自然本身所命中注定了的,他们缺乏每个地球人心中与生俱来的一种能力,那就是爱。这种缺陷有可能靠狡猾加以克服,但采取这种步骤的后果却很难预料。关于俄国命运的思考,对于俄国历史的反思和对于俄国人“心理不均衡”的议论――所有这一切作者都是通过其他星球的历史来讲述和表现的,但透过这部小说全部“圈际”复杂性,实际上明显贯穿着一个关于世界历史一次致命转折――即关于1917年革命――这次革命以其毫无意义的血流成河而令今人和后人震惊――的思想,而人类或迟或早都必须要为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的。生活的怪圈在合拢之际会把我们重新带到我们的出发地,而德米特里·普列谢茨基的长篇小说却号召读者停下脚步充分感受一下(而靠理性的方法是不可能理解这一点的)我们究竟是在朝哪儿走。而在这一漫长旅途的终点,我们究竟是否会成为“命中注定的胜利者”呢。

  这部小说的结构很复杂,但还不至于肢解已写出部分的意义,倒不如说这样的形式反倒有助于揭示内涵。若干情节线索,和故事在其中展开的若干世界和人文圈,都扩展了我们业已习惯了的现实的领域。未来与过去之间的边界消失不见了。作者本人把这部小说描述为“通向别一维度的一个窗户”,在我看来,这是一个非常简洁非常确切的定义。世界的多样性在吸引着人们,现实变成了一个带有假定性的概念了,因为刚刚读过《阿英格姆》这部小说开头的那几页,你仍然对于自己该到哪里去寻找――以及小说的故事情节展开的地方,是地球本身呢,抑或是在那个在小说中充当天堂之独特原型的那个神秘莫测的库安德龙,再不就是精神上勇敢而又自由的爱达洪人所居住的那个爱旦呢――摸不着头脑,也不就是――对于读过这部小说的读者来说,诸如此类的推断绝对会是非常自然而然的――要知道人的内心世界不正就是最伟大的奇迹所赖以发生的地方吗?

  关于本书的体裁,作者本人早在本书的题目中就已声明的“圈际幻想现实主义”,无疑带有一定的抽象的复杂性。要想把这部小说所有世界的多重复杂性和多样性分析清楚,尚需时日。但作为奖赏,读者却可以获得把阿英格姆的神性之光与爱旦天体轻易分别开来的能力。但这就并非这部书所讲述的重点。这只是一种成功的形式,它使得德米特里·普列谢茨基得以让读者领会到某种作者自己独有的、珍贵的和最重大的意义。这部长篇小说与其说是幻想的,毋宁说是哲理的。这部小说讲述的是人,是人如何得以保持其人的面目,人应当如何找到自己的道路,而不致于迷失于在我们身边环舞着的“虚假”的自由之中。人应当怎样向其过去可怕的经验学习,为的是不让此类可怕的、任何人都永远不可能予以更改的错误得以重演。而且最重要的一点在于这还是一部关于爱情的小说,关于人对人的拯救之爱的小说,这部小说所讨论的,是这样一种可怕的、不可理喻而又不可归化的力量。

  爱的主题正是由于其与“人性”主题的对立性而对于作者而言逐渐变得重要了起来。亨利·莫乌迪关于因杰格罗马季库斯文明的一番话就证实了这一点:在感性和情感的世界里,在爱情的世界里,因杰格罗人和我们相比不过是些可怜巴巴的蚂蚁罢了。因杰格罗人之所以对人高度关注,其原因正在于此”。作者常常强调指出爱是人的宿命,而其他那些尽管在许多方面比我们高级得多的人类,却无法理解和仿制这一点。

  但是,爱达洪星球上的居民阿里贡人的历史,却完全推翻了这一理论。这是什么,难道不是一个例行的圈套吗?不是,德米特里·普列谢茨基的构思要比这更加深刻得多――他常常提醒我们说,爱的能力尽管它具有一种属人的本性,但却只能为其他文明中的那样一些代表人物所具有,他们尽管有着截然不同的出身,但毕竟仍不失其为人。

  阿里贡的形象意义并非是单一的,但却与此同时又具有一种令人惊异的和谐和动情性质。无论在何种情况下永远都在推动他前行的只有一种力量,即爱。对待自己的家庭,对待自己的事业,以及对待自己的理想。这一人物不仅对于整个情节的结构非常重要,而且对于作者本人也十分重要――我们可以感觉得到作者对其笔下人物有一种非常特殊的关系。

  寻找失去的和谐这样一种思想,从始至终贯穿于整部小说中。在把一大批哲学问题置于其笔下人物嘴里的同时,德米特里·普列谢茨基亲自尝试给予此类问题以答案,并且根据自己的经验和观点来对生活加以分析。作者常常去求教于像圣埃克苏佩里[1]、布尔加科夫这样的作家,并去求教于一位神秘的俄罗斯创造者,写作了《优选者的容器》(小说中所包含的小说的题目便系如此),普列谢茨基建构了其自己的世界,揭示了人的灵魂中嘴隐秘的深处,并邀请“优选者”前来谛听。

  作者在小说中埋下了许多伏笔,这些隐秘的转折点究竟会把我们带到哪里,还是个未知数:一句颇为神秘的“未完待续”表明他并不急于揭开所有画面。

  但对于这部独特的警世小说所提出的重大问题之一,我们还是可以当下就找出答案来的。在这场疯狂的角逐和对于自身灵魂的求告中,我们能否能停下脚步来,我们会不会也变成“命中注定的胜利者”呢?我们的游戏尚未结束,我们既未赢也未输――战斗还在进行。

  (原载俄罗斯《文学报》2012年8月8-14日期第7版)

  (张冰译于2012年9月11日回国次日)

  [1] 圣埃克苏佩里(1900-1944),法国小说家。著有《小王子》(1943)、《城堡》(1948)等.――译注

(责编:胡小汐)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