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阿来续写藏族乡村 《空山2》追问迷失人性

http://book.sina.com.cn 2007年02月12日 11:49 京华时报

  作家阿来创作的长篇小说《空山2》日前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空山2》包括两个中篇小说,《达瑟与达戈》和《荒芜》。小说延续了阿来《空山1》的创作立场,继续完成花瓣式的文本结构,思考人与自然生态、历史与意识形态的宏大主题。不同的是,在《空山2》中,阿来试图依靠机村“读书人”达瑟和红军达戈的故事以及老红军驼子对土地梦想的幻灭,来追问机村人性的迷失、神灵庇佑的迷失等等。

  故事:乡村最后的狩猎文化

  《达瑟与达戈》讲述的是机村“读书人”达瑟和红军达戈的故事。达瑟走出机村去读书的时候,正赶上“文革”,他不得不带着书返回机村。红军达戈在路过机村时遇到了金嗓子美女色嫫,一路追着她来到机村,在机村实现了当猎人的少年梦想。然而机村终究不是梦想的舞台,达戈寄托在色嫫身上的爱情最终空梦一场。最后,杀了人的达戈被公安围捕,潜逃中他选择了与熊同归于尽。

  《荒芜》讲的是机村在三年自然灾害期间的困难生活。当年的老红军驼子在机村落户,为实现了拥有土地的梦想而狂喜。然而,土地的荒芜和人心的荒芜使得驼子无法继续梦想。灾难过后,重获土地的驼子实现的不过是卑微者最卑微的梦想。

  尽管从小长在农村,对农村生活极为熟悉,但阿来说,这两部小说的故事并没有生活原型,它们全部是虚构而成,只不过人物形象的塑造拼贴了不少他所熟悉的人的影子。对于《达瑟与达戈》中讲述的狩猎文化,阿来表示,在他的家乡,狩猎是一个很优秀的文化传统。乡村的好猎手就是一个乡村的英雄,许多年轻人常常把他作为榜样。“但随着乡村生态平衡的破坏,山上的猎物渐渐稀少,直至最后荡然无存。当没有了猎物的时候,猎人的悲剧也就随之发生。小说中的达戈与格桑旺堆就是机村最后一代猎人,为了寻求最体面的死法,他们情愿与熊同归于尽,而不愿死在人的枪口之下。”阿来说,达戈只是千万村庄万千狩猎人的写照,《达瑟与达戈》的写作可以算是对最后一代狩猎人的无尽怀想。

  主题:理想主义者的悲剧

  在《空山》前两部的四个故事中,《随风飘散》描述历史变革即将到来前的微小波动;《天火》写的是铺天盖地的大火对机村的毁灭性清洗;《达瑟与达戈》则代表着现实生活情境的严酷与人性、神性的迷失;《荒芜》讲述的则是梦想的破损与毁灭。与在《空山1》中阿来借外界自然天火对机村产生的毁灭性灾难,人们道德和怜悯心的消失不同,在《空山2》中,阿来试图通过当时历史环境与各色人物对机村乡土文化的破坏,感叹理想主义者的悲剧,追问机村人性的迷失、神灵庇佑的迷失、动物的疏远和不能获得土地的迷失。

  阿来认为,《空山2》的主题,是向人们呈现出了一个关于理想主义英雄的悲剧,“达戈和达瑟的故事是两个理想主义者的悲剧,在狩猎的时代,这两个年轻人都希望成为英雄,但狩猎文化的消失却又让他们的理想次第破灭。尽管他们想用自己的努力去改变现实,追求新的生活方式,但在无情的历史社会背景下,他们的努力最终是徒劳的。”但与此同时,阿来也为他们的付出给予肯定,认为正是这一代代满怀理想主义者的坚持,才将历史的脚步移向另一个方向。

  结构:拼接乡土文化碎片

  与《空山1》中的《随风飘散》《天火》两部相对独立的小说一样,《空山2》中《达瑟与达戈》与《荒芜》这两部中篇小说表面上看并没有直接联系,但实际上它们之间又相互勾连在一起,共同讲述了发生在机村的故事,试图揭示“一个村庄的秘史”。

  然而有读者认为,阿来这种试图以多个中篇小说构成长篇小说的结构,为小说阅读设置了障碍,读起来并不能收获到阅读传统长篇小说的快感。对此,阿来解释说,这种“花瓣式”的结构设置,在国外长篇小说中并不鲜见,“我计划写成3卷6部中篇小说,用这6个故事来概括建国前后,50年间一个村庄的变迁,呈现一个共同的主题。”阿来说:“出版社打了一个唯美的比方,说是众星拱月样的‘花瓣式’结构,但在我看来就是拼接一个破碎的花瓶,乡土文化的花瓶。从前它是完整的,后来被城市破坏了,我现在的任务就是如何将它完整地拼起来。”阿来认为,如果说《尘埃落定》在语言上有所突破的话,那么在《空山》中,他希望在结构上有所创新。

  对于读者反映阅读不够顺畅的问题,阿来表示,眼下他正在创作《空山3》,计划今年8月完成,到时候他将把《空山》三卷合集出版。与此同时,再将他在创作前两卷期间写的6部

短篇小说分别加入各卷之间,如此便可解决小说文本的连贯性与可读性。他说:“短暂的争议肯定是难免的。”(卜昌伟)

(编辑 小题)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相关网页共约345,000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