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季羡林走完最后一程 “他走得没有痛苦”

http://book.sina.com.cn  2009年07月12日 13:21  华商报

  北京时间昨天上午九时,著名国学大师季羡林在北京301医院因心力衰竭病逝,享年98岁。目前北京大学已成立治丧工作组,开展相关工作。而季羡林的儿子季承是他去世时唯一一位在身边的家属。

  得知消息的记者立即赶往位于北京西四环五棵松附近的解放军301医院。

  301医院大批记者围在门口

  下午2时,记者赶到301医院。

  医院实行管制。门外,一大批来自北京和全国其他地方的媒体记者都围在大门口,眼巴巴地守望着里面,希望会有奇迹发生,也希望会有里面的人能出来带点消息。

  记者从同行处获悉,昨日上午11点,国务委员刘延东赶到医院,12点,温家宝总理也从会场赶到医院。

  下午4时许,301医院一位院方工作人员出来,向在场的记者进行了很简要的情况说明。他说:“季羡林的遗体被送往东院的太平间存放了。”

  记者随后了解到,季羡林先生住院期间,是在301医院西院2号楼的403病房。有知情者表示,里面已经基本上收拾完毕了。而季羡林的儿子季承还在里面整理父亲的遗物,并没有马上出来。记者拨通季承先生电话,他告诉记者,他赶到医院的时候,父亲已经处于昏迷状态了,随后很快就去世了。“他走得没有痛苦,也没有留下什么遗言。”

  北京大学朗润园13号楼已成“故居”

  下午5时,经过40多分钟的车程,记者来到北京大学。

  因为急于赶往季羡林先生的故居,就在路边向一位年长一些的女士咨询路线,这位女士笑着说:“故居?!人还在呢,怎么是故居呢?”“他是今天早上刚刚去世的。”“什么?太不敢相信了!怎么可能呢?!”这位女士一下子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嘴,生怕说错了什么似的。她立即又说:“我跟他基本上算是邻居了,我带你们过去。”

  在路上,她告诉记者说,去年北京奥运会的时候,他在医院的护士陪同下还回来过,好像是拿什么东西,也没有怎么待,很快就又走了,她低头自言自语地说:“我们当时都见到他了,感觉他状态很不错啊,怎么会突然就走了呢?”

  很快来到一片荷塘前,她用手指着远处一座4层高的楼说:“那楼下面东面的两边,就是老先生的房子了。因为他书太多,所以当年国家领导人给他特批了一间房。”绕着这片荷塘,记者紧两步跑到这座看上去已经很旧的北京大学朗润园13号楼前。

  但是荷塘前这座小楼,看起来并没有想象中那样记者云集,偶尔走过几个学生或是骑着自行车的人,也都是行色匆匆,没有人在这座楼前做丝毫的停留。季先生住在一楼,门前有两个小院,但是围挡小院的藩篱已经倾倒在路边的土地上,小院里面原来种植的一些花花草草已经败落,倒是一些杂草生长得颇为茂盛。迈上院里的小台阶,记者到了一扇窗前。窗户紧闭着,但是玻璃却擦得很明亮。透过玻璃,记者看到,在屋内窗台上放着一盆长势非常好的君子兰,叶子绿得似乎要透出油来。而窗内右手放着一尊雕像,看到的只是一个背影,上面镌刻着两行字“季羡林先生辛巳年十二月 雪崖於北京”。屋内靠近东墙的书柜上,也放着一尊塑像,透过窗户可以看到,还是季羡林先生的形象。书柜下面依然摆放着很多君子兰,从盆中伸出的墨绿色叶子,让人能感觉到,它浓浓的生机。

  小院门前“季荷”随风摇曳

  在这座小楼前,透过树荫,是一片寂寞的荷塘。荷塘中,很多荷花开得正艳,在微风中摇摆。

  一位老人慢悠悠地从这座小楼西面的院子走过来,记者赶紧上前询问有关季羡林的情况。她显然很伤心。“多好的人啊,多善良的人啊!唉……”这位老人姓于。她说:“已经有五六年了,季羡林先生都没有在这里过年儿了。这期间大概他回来过两次,有一次人家找季羡林先生还找到我家去了,我就帮着带到这边儿来了。”

  回忆她的老邻居季羡林,于女士颇有感慨地说:“我们都是四十多年的老邻居了。那会儿他在的时候,一般都睡得很早,但是起床也很早,一大早4点多就开始写东西了。瞧见没,就那窗边那个台灯,这么多年了,都没见他换过。他在这边住的时候,早上4点的时候,那灯准亮。我那会儿跟他说:您老这身体也要注意了,量(指早起写作)也该减减了。”于女士回头望着那片荷塘说:“那些荷花都是他当年种下的,所以人们叫它季荷。”

  本版稿件由本报记者 刘慧本报特派北京记者 袁小锋采写

  季羡林简介

  季羡林,字希逋,又字齐奘。1911年8月6日出生于山东临清县。季羡林是我国著名的文学家、语言学家、教育家、历史学家、东方学家、思想家、翻译家、佛学家。曾任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部委员、北京大学副校长、中国社科院南亚研究所所长。他博古通今,被称为“国学大师”、“学界泰斗”、“国宝”。他精通英文、德文、梵文、巴利文,能阅读俄、法文,尤其精于吐火罗文,是世界上精于此语言仅有的几位学者之一。

  他的知音

  温家宝:本打算今年再为他祝贺生日

  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昨日中午12时,亲赴医院,令家属非常感动。在季羡林弟子钱文忠的博客中提到,温家宝总理满含真情地讲:“我准备在8月6日为您祝贺生日,还准备了几个问题准备和您讨论啊。”

  温家宝曾多次看望季羡林,2005年7月,他到医院,握住坐在椅子上的季羡林先生的手说:“下个月,就是先生的94周岁生日,我向您表示祝贺。”并送了一件小礼物给季羡林,是一幅水晶玻璃画,上面有激光“刻印”的温家宝和季羡林在一起的画像。2006年8月6日,温家宝特别在季羡林95岁生日当天去看望他,送了一盆枝繁叶茂的君子兰,当时季羡林穿了一件红色的衣服,温家宝笑着说:“您现在是红衣少年。”两人交谈甚欢,季羡林还说要活到108岁。而今,离季羡林98岁的生日仅仅只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他的学校

  北大设灵堂 大家可去祭拜

  为了安排好季羡林身后事,北京大学成立治丧工作组,记者昨日联系到北京大学新闻发言人赵为民,他告诉记者:“治丧工作组的组长是北京大学党委书记闵维方和北京大学校长周其凤,具体追悼会的时间还需要与家属商量。”

  记者获悉,北京大学已连夜冒雨搭建、布置灵堂。赵为民说:“大家都可以来祭拜,时间预计是上午9点到晚上6点。”

  他的儿子

  季承:发病很突然

  昨天中午,记者第一时间联系到了季羡林的儿子季承,他说父亲是因为心力衰竭的原因而故去。“大夫说是年纪大了,心脏不好。”季承说,“去世的时候,家属只有我一个人在身边,因为发病很突然,北大的书记和校办主任没有赶得及,他们是稍微晚点才来的。”说起季羡林临走前的情况,季承说:“走前,就是昨天我请他题了几个词,当时他很高兴的。”说起父亲的身体,季承说:“一直很好的,昨天晚上还给人家题词,就是今天早上不好了。”

  关于温总理中午12点前来探望,季承说:“总理来了有半个小时左右,说了很多给我们,我很感动,国家领导人这样重视。”

  而关于接下来的追悼会情况,季承表示他一直在医院里,具体情况都听北京大学安排。

  他的笔友

  曹顺庆:我们的通信情缘持续20多年

  1984年,一位刚30岁的年轻人给季羡林写了一封信,内容是他的一篇文章。他没有想到季羡林给他回了一封热情的信,而且这份通信的情缘可以持续20多年。这个年轻人就是现在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院长、博士生导师、长江学者、杰出教授曹顺庆。“我们一共通了20多封信,都是说学术方面的问题。在这20几年里,我去北京也经常拜访他,直到他生病。我很幸运与他通信,当时我还是个小年轻,1987年,我把博士论文传给他,他非常热情地写了封信,说是一篇精彩论文,他的评语在博士论文评审的时候,让大家很吃惊,都很惊讶季老会评价。而我跟他的关系也逐步加深,更与他合作。我们曾一起编了《东方文论选》,还得了国际级教学成果奖,当时有一个漂亮的奖杯,印着我和他的名字。我心中对他充满敬佩和感激的心情。心里一直把他当老师看。”

  曹顺庆说:“我觉得他是中国人文科学领域的最后一位大师,他的走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终结。”

  他的粉丝

  张衡:一路走好

  因季羡林丢画事件而为人们所知的张衡,一直站在维护季老的位置,他可谓季老的粉丝。当记者联系他时,他说自己刚刚从别人处听说了这个消息,“其实也是意料中的事了,季老这个年龄就是风烛之年,希望他一路走好。”而关于他是否会到医院看望季羡林,张衡就表示:“我也是很现实的,也进不去,我就不凑这个热闹了。”而关于丢画事件,张衡表示北大从来没有联系过,现在是不了了之的状态。在张衡的博客中,我们看到这样一句话:“震惊,痛惜,哀悼。季老,一路走好。生令万人笑,死令万人哭。”

  他的邻居

  乐黛云:希望跟他最后告别

  北大教授乐黛云与季羡林关系很好,昨天记者联系到她时,她正在家中养病,她的腿因为骨关节的关系不方便行走。“我最后一次见季老是两三个月前。今天早上也是第一时间就接到消息,但没有办法去医院了,可能在追悼会最后跟他告别。”

  乐黛云和季羡林是多年的邻居,“我们不仅是多年的邻居,我也是他多年的学生,虽然我没有直接上过他的课,但我们中国比较文学学会是他一手创建起来的,我是这个学会的会长。”当记者问她对于季羡林的离开是否有心理准备,毕竟季羡林一直在住院,她说:“因为他住院很多年了,所以总觉得他一定能活到100岁,大家都这么相信,但是还差了一点点。不过在日本有种说法,就是离100岁如果差一点点的,其实也是很好的。”

  [点击进入专题:国学大师季羡林逝世]

(编辑:张佳怡)

网友评论 欢迎发表评论

登录名: 密码:
Powered By Google

更多关于 季羡林 的新闻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