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王跃文:写“官场小说”让我丢了饭碗

http://book.sina.com.cn  2009年06月16日 19:04  新京报

  作为“官场小说”这一文学类型的开拓者,王跃文有着极其独特的地位,有人誉之为“中国官场文学第一人”。而他自己业余时间从事文学创作,竟也从根本上改变了自己的人生道路———“金饭碗”不能再端了,同僚们嫌他点破了官场潜规则。于是他从政府公务员职位上被“分流”,从事专业写作至今。

  王跃文:写作“官场小说”,让我丢了饭碗(节选)

  机关工作 玻璃罩外的看客

  直到后来我才感觉到,在地方上,当一个县委书记和县长是了不得的事情。尽管这也不算什么大官,但是,在那么一个小地方,县委书记和县长是说一不二的。

  我在政府机关里面属于笔杆子,还算做得不错,一步一步,从县里面调到市里面。当时一般的干部都是手里提着一个人造革的那种黑公文包,我就不喜欢这种包,觉得很老套。我用的是一个柯云路的《新星》里面,主人公李向南背的那种黄色的帆布挎包。有一个老同志就跟我开玩笑说,小王背的书包,不像个干部,你应该弄个皮包。

  那段时间,电视剧《新星》很火,周里京演的李向南颇受欢迎。尽管我刚刚参加工作,并不了解官场的游戏规则,但是当时我有一点知道,县级领导如果要做到李向南那样的话,必须有一个背景,就是说也上“培训班”,否则是不可能的。

  就这样,我在机关过了十几年,见识多了一点,另一方面,我觉得官场发生了一些变化,官场的腐败、经济腐败、政治腐败等等问题,跟过去比较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远远超过了老百姓的想象力。

  我慢慢知道,单纯地秉持着过去做人做事的原则,你有才华,好好干就会得到升迁,事实上是不可能的。我在省政府办公厅,凭工作能力、工作态度,可以毫不脸红地说比别人优秀。但是,提拔来提拔去,反正都没有我的事。

  我是一个很简单的人,业余不喜欢玩其他东西,打牌瞎逛。从1988年左右,我就开始写小说。当时一直把它当做个人的爱好,读书写作,成了我的生活调节。

  我曾经在一个中篇小说里面写到过一个人物,当他要调离地方的时候,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在一个巨大的玻璃罩子里面罩着,而他自己在玻璃罩子外面,其实那就是我自己的一种感觉,就好像我跟他们隔着一层玻璃,他们在里面活动,我是一个看客。

  1999年,我好像一夜之间爆得大名,赢得了无数读者,包括一些从来不看小说的读者、很多官场上的人、一般的文学爱好者。他们的阅读目的当然不一样。

  另一方面,我的写作又让我在身处的官场陷入很尴尬的境地。别人以为,他们的一举一动我都看在眼里,觉得我破坏了游戏规则。

  事实上,我在作品中写到的事情,可以说没有一件是发生在我的工作环境当中的,更别说是人物了。

  有的人刻意要让生活当中的人对号入座,而我一直反对把生活当中真实的人物当做模特,然后做点变形。

  我认为,虚构应该是文学创作的灵魂,我作品里面所有的故事,基本上都是虚构出来的。

  但是,虚构的东西和生活有惊人的巧合。

  比方说,我写过一个细节经常被人提起:小说主人公到秘书长家里去送礼,两个人谈笑风生,特别亲切。然后送礼者把门打开告辞的时候,还在那里高声说谢谢。秘书长的脸一下子就垂了下来,把门“嘭”一声关上了。

  送礼的这人当时就觉得奇怪:怎么回事,刚才好好的,一开门脸色就变了。

  后来他才想明白,打开门出来以后,应该悄悄离去,不应该在门口高声喧哗,因为整个楼道里面都是同事,让其他人知道有谁到家里去,这是他们很忌讳的一件事情。

  我自己没有这样的经历,也没听别人说过,我就是觉得,生活当中应该如此,因此进行了虚构。

  后来,很多官场上春风得意的人看了以后会心一笑,说写得太真实了,我们就是这样。

(编辑:李彦)

网友评论 欢迎发表评论

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Powered By Google

更多关于 王跃文 官场小说 的新闻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