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凤歌谈新武侠:步非烟要革金庸的命没有道理

http://book.sina.com.cn 2007年01月31日 11:35 新京报

${新闻标题}

凤歌:我的《昆仑》中有浓厚模仿金庸的痕迹

  “我的武侠小说要写出道家之侠,突破金庸作品以往的忧国忧民。”12月中旬,北大才女、新武侠作者步非烟(blog)在第三届今古传奇武侠文学暨黄易武侠文学特别奖“颁奖典礼上大胆称”要革金庸的命“,”逼金庸退位“。金庸近日在接受香港媒体采访时,对步非烟进行了首度回应,认为对方创作的”是科幻小说不是武侠小说“。步非烟与金庸之争,其实也是以金庸为代表的传统武侠与步非烟等人为代表的新武侠之争。本报专访了另一位畅销新武侠作者凤歌,他对金庸和新武侠的看法与步非烟大为不同。他觉得步非烟声称的道家写作并未突破金庸的范畴,新武侠要超越金庸仍需积累。

  凤歌:原名向麒钢,1977年生于夔州,重庆

奉节人。游学天府之国,2002年毕业于
四川大学
。今寄居江城武汉,编稿为生,现任《今古传奇·武侠版》副主编。作品包括《沧海》、《昆仑》、《曼育王朝》等。

  步非烟要革金庸的命没有明确道理

  新京报:最近金庸反驳步非烟“革命”说的话,你知道吗?

  凤歌:我觉得金庸的说法有他的道理,武侠小说讲究合乎情理。步非烟说要革金庸的命,没有明确道理,没说怎么革命。如果她能说出来自己作品会比金庸强在哪里,这样才可以说要革命。而且她说的那些,比如道家的内容,金庸不是没有写过,令狐冲就是道家之侠,而《鹿鼎记》就是反侠。我没感觉她比金庸强在什么地方,她的作品更接近玄幻,这点与金庸不一样。金庸是标志性的,我们不应该用否定的角度。而“革命”是个很激烈的词,抹杀了一些东西,用“继承”会更好一些。这是我从旁观者角度的一些看法。

  新京报:你觉得新武侠的这批作者受金庸的影响大吗?

  凤歌:假如没有金庸,这批人根本不可能写武侠。只有金庸和古龙作品中的人物能脍炙人口,剩下基本都没有。说到郭靖、黄蓉我们马上就能在脑海中浮现出他们的形象,说到小李飞刀就会想到李寻欢,说到楚留香就想到风度翩翩的香帅。除此之外,比较经典的人物形象就很少了。

  作品写作主要就是写人,没有塑造出比较经典的人物,就不可能上档次。而且如果没有这么一个比较经典的作品出现,武侠小说就不会形成传统,我们现在很多人写武侠小说,都是在向他们学习,有着潜移默化的影响。我相信步非烟肯定也是这样,只是可能现在想法比较多一点。

  要超越金庸就要先打破他的江湖谱系

  新京报:你说武侠小说之所以在金庸手中得以大成,是因为金庸建成了一个完整而严格的江湖谱系,每个虚构的人物都有了来历,所以,武侠的世界变得真实可信?

  凤歌:对,这个金庸说步非烟时说得很清楚,武侠小说必须合乎情理。给读者慢慢形成的感觉,就是这个人存在过世界上。而每个人物间,又有或明或暗的传承,最终形成庞大的江湖构架。很多武侠作家其实都想做到这个,梁羽生就不断写续集,但是人物经典化他比金庸差了一些,所以达不到金庸的高度。一部作品一定要写到这个地步,才能算经典,很多作者缺少这么一点,这与他们对人性观察的深度有关。

  新京报:这种江湖要怎样构造?

  凤歌:构造江湖包括三个方面:第一,必须有一提到能让人想起的人物;其次要有全新江湖架构,具有全新门派和彼此间的关系;第三是维持这个江湖的武功体系。至少要在这三方面比较有特色,超越金庸要在这三方面下工夫,既要有强烈的新意,但也不能违背人性。

  新京报:全新的门派?少林、武当都不要了?

  凤歌:少林、武当、丐帮这些最应该改,如果你连这些都不能绕开金庸,那就等于往死胡同走。文学作品要求新求变,这种是表面上的改变,比如我们把名字改了啊,老是少林武当很幼稚了。金庸把这些都写得太好了,你再去写就是相形见绌,永远不可能超过他。

  写武侠要先写情

  新京报:但是现在的孩子好像阅读武侠小说的少了,玄幻大行其道?

  凤歌:玄幻里面逃避现实,现代玄幻不太强调本身的真实性,就是起到避世的作用。80后孩子大都是独生子女,他们更藏在自己的世界中,逃离现实。其实在国外奇幻当道时间很长了,《魔戒》还被称为千年小说,这让西方文学界十分悲愤。他们慢慢对内地、香港、台湾侵略,奇幻中国化出现仙侠,这都是可以理解的。但是玄幻最后流传下来的是什么?这很难说。至少现在的作品,都比较成疑问。就说《诛仙》,从文章布局到经典人物塑造还有主线,我仔细看就是把游戏《仙剑奇侠传》的模式变了一次而已。不也是一个男主角和几个女主角,然后拼命救活其中的一个女主角,和当年《仙剑》里为了救活林月如不是一样嘛。

  金庸写情非常棒,三毛都说过很崇拜金庸,称他的作品是—————有情之人写的有情之书,这也是他吸引很多女性读者的一方面。《仙剑》也是在感情上下工夫,在言情上取胜。真正走玄幻路线的是黄易,但是他写情不是特别好,所以男性读者居多。但是老实说,女性读者现在占优,男孩子不怎么读书了,更多通过游戏达到看武侠小说的快感。所以现在卖得好的书,都是言情见长。以前有种提法,武侠作者不会写情,那没有前途。而且要写得越来越好。很多武侠作者介入很怪的圈子,以为武侠只是江湖。

  我是从模仿金庸开始的

  新京报:金庸的作品也融入当时的时代元素吗?

  凤歌:是的,金庸那时流行侦探小说,阿加莎·克里斯蒂、福尔摩斯,还流行世界名著,西方现实主义小说。你看《连城诀》就带有《基督山伯爵》的影子。《侠客行》里有《双城记》的感觉。古龙早期有部作品,就几乎全部抄袭了《宫本武藏》一书,只是把人物名字改了。但他厉害的地方就在于模仿形成自己的独有风格,作家就该具有他这种素质。

  新京报:你模仿过吗?

  凤歌:很多模仿者最初都会有崇拜者,我也不例外,我《昆仑》中有浓厚模仿金庸的痕迹,这是成长的代价,之后才能进化。不怕你模仿就怕你不进步,最后必须形成你自己的风格。

  新京报:虽然你嘴上不说,但其实我觉得你内心是憋着劲儿要超越金庸的。

  凤歌:真正要超越,就应该是比较低调的人,这种人才能静下心去使劲。通过短篇就想超越金庸,不太可能。还是要有安静沉着心态,海绵式吸水,不要自己没什么东西还老往外喷。金庸本身就是比较安静的气质,古龙也是。我还是比较安静的人,不爱在公众之间说什么没有把握的话,避免若干年后会成为笑柄。(姜妍)

(编辑 小题) 

发表评论
爱问(iAsk.com)
相关网页共约363,000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