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2009亚洲诗歌节嘉宾:诗人孙文波

http://book.sina.com.cn  2009年10月14日 17:28  新浪读书
诗人孙文波
诗人孙文波

  新浪读书讯 10月15日-20日,亚洲诗歌周将于北京和安徽两地进行。本次活动分为北大之夜诗歌朗诵会、地理经验与诗歌写作研讨会、桐城诗歌朗诵会和宏村诗歌朗诵会四大板块。据悉,中国诗歌学会秘书长张同吾、北京大学中国新诗研究所所长谢冕等知名学者,以及骆英、侯马、西渡、藤井贞和、乌梁海等多位中外知名诗人将出席。

  诗人简介:孙文波,诗人。1956年出生。四川成都人。现居北京。1985年开始诗歌写作。作品被收入多种选本。翻译成英语、德语、西班牙语、荷兰语、瑞典语、日语、朝鲜语等多种语言。曾与人创办诗歌刊物《红旗》、《九十年代》、《反对》、《小杂志》。参与主编《中国诗歌评论》年刊。1996年获首届“刘丽安诗歌奖”。1998年6月应邀参加第29届荷兰“鹿特丹国际诗歌节”。2002年9月应邀参加德国柏林文学宫“中国文学节”。2006年11月应邀参加“日本东京驹泽大学中国当代诗歌理论研讨会”。迄今已著有诗集《地图上的旅行》、《给小蓓的俪歌》、《孙文波的诗》、《六十年代的自行车》、《简单的赞美》、《与无关有关》。

  作品赏析:

  ·咏古诗:忆江南

  语言的想象奔驰着:一过江,

  灯红就向我招手,酒绿也是。

  灵隐寺、鸡鸣寺,总之是四百八十寺,

  香火虽盛,但我看到和尚不念经谒

  忙着点善款;挂着书香门弟匾楹的屋里,

  秀才的后人不读诗文,专门搞活经济;

  还有小姐遍地如花,胭脂气扑面,

  文雅之士不谈玄学,只谈三围;

  翘起的白臀,就是一江春水流淌之地。

  我不得不想起《忆江南》;唉!最忆是什么?

  可怜一肚子书生气。只好到处拜谒墓地。

  萋萋荒草掩径遮坟,几声鸦啼绕树而鸣。

  浪漫不敌现实。我只能幻想自己

  应该在五世纪,从会稽到建康府,

  寻找知音,不要让它成为心性的绝唱;

  说真的,在我的眼里,江南已不江南;

  “江南不是江南这个地域”。

  我的想象,不过是依附在语言的皮肤上;

  那里帝王也是文人,御览天下。虽然也窃国,

  对虚空谈天地。但让我看到勘破玄妙

  的想象力,他们活过的一生掸尽花子。

  我们像行尸走肉,早已把大好河山

  搞成语言的敌人。赞美,为了虚伪。

  ·现象学,反对存在的诗

  复制。语言的追踪器。这是多么

  可怕的存在——花生出花,鸟变出鸟,

  这些本没有什么。关键的是,一个人

  以另一个人的腔调说话。这个世界

  就此平白无故多出一个人,又少了一个人

  ——让我犹如脑袋被重重击打,天旋地转,

  看事物出现重影——我可不愿意这样。

  我需要一个清晰的存在——即便看鸡蛋或者看石头,

  不管它们怎么变形,我希望看见的都是本来的它们;

  细致的纹理,我把这看作科学——

  意思是,当我走在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座城市,

  我就是我,我与商店的关系,剧院的关系,

  以及我与一条马路拐角的关系,是唯一的关系

  ——就像现在,我写这首诗,一开始

  用复制这个词,这种用法是我的用法。

  我甚至会让一辆车飞翔,另一辆窜上房顶,

  这是因为我希望它们这样——童话,

  在我这样的年龄意味着带我追忆逝去的时光,

  让我看见消失的绝对——当然,我也可能不这样,

  而是循着生命的必然规律,让一个老迈的人

  进入这首诗。或者干脆不写人造的事物,

  只是描述一个夜晚的静;在静中我听到星星

  切切细语,看到树木的舞蹈。这是我希望

  自然传达更多的秘密——我知道一个人的秘密

  只能是一个人的秘密——他从中出发,

  得到一切,有自己的途径。唯一又绝对。

(编辑:刘良恒)

网友评论 欢迎发表评论

登录名: 密码: 快速注册新用户
Powered By Google

相关链接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