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2009亚洲诗歌节嘉宾:诗人藤井贞和

http://book.sina.com.cn  2009年10月14日 16:07  新浪读书
诗人藤井贞和(日)
诗人藤井贞和(日)

  新浪读书讯 10月15日-20日,亚洲诗歌周将于北京和安徽两地进行。本次活动分为北大之夜诗歌朗诵会、地理经验与诗歌写作研讨会、桐城诗歌朗诵会和宏村诗歌朗诵会四大板块。据悉,中国诗歌学会秘书长张同吾、北京大学中国新诗研究所所长谢冕等知名学者,以及骆英、侯马、西渡、藤井贞和、乌梁海等多位中外知名诗人将出席。

  诗人简介:藤井贞和(日),诗人。1942年出生于东京。少年时代在奈良度过,后曾居住镰仓等城市,现住东京。1965年东京大学毕业后,在该大学研究生院学习。1969年发表随笔集《堡垒中的源氏物语》(《展望》7月号),主张古典物语是现代诗歌的故乡。1972年同时出版评论集《源氏物语的开始与现在》(三一书房)和诗集《地名回到地面去》。之后,又陆续出版了多部诗集和包括学术书籍在内的评论集,如1976年《野蛮的大洪水》(思潮社),1978年《深层的古代》(国文社),1981年《情人旅馆的大家庭》(书肆山田)。其中1989年《<安静的海>石,它的回声》(思潮社)获“土井晚翠奖”,2002年《语言的拐杖、语言的拐杖》(思潮社)获“高见顺奖”和“历程奖”,2005年《神的小狗》(书肆山田)获“现代诗人奖”和“现代诗花椿奖”,学术书籍方面2000年《源氏物语论》获得“角川源义奖”,2007年探讨冲绳文学的《复苏诗学》获“伊波普猷奖”。2009年3月在巴黎东洋语言文化大学举办的《源氏物语》研讨会,以及国际交流基金,进行了有关现代诗歌的讲演和朗诵。1992年至1993年任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客座教授。东京大学教授之后现任立正大学教授。自始至终无法将诗歌创作和学术研究分割开来,使二者并驾齐驱。1994年出版《海湾战争论》(河出书房新社),进行海湾问题论争。2007年出版《语言与战争》(大月书店),继续保持“诗人追究战争原因”的立场。

  作品赏析:

  ·(庭院)(青)(窗)笔记        

  把“黑夜”放在庭院里,          (庭院)

  按照这种方法,

  摆放“桌子”

  我突然想。

  试着说“看看[黑夜]啊”,

  是诗经吗,

  在院子里无需解读。

  一边等着你的归来,

  一边在这书桌旁放声朗读,

  论语,大学,

  (萤之光)和(窗之雪)

  深夜引青大将(=蛇)出洞,           (青)

  暂时一动不动,

  屋檐下长廊上,

  两米。

  沿着防雨滑窗,

  黄色,

  和绿色的花纹爬出。

  那是我,

  想这么说,

  我想一定会变成《蛇》。

  从窗户窥视的你

  敲敲滑窗,

  于是竖起硬硬的尾巴,

  那也许是游戏。

  刚弄到手

  你的

  标本箱里的蛇纹岩

  书桌上摆着所有东西,             (窗)

  笔记本,铅笔。

  即使如此,

  为了研磨鳞形,

  一定想要一块磨刀石的你。

  为什么要啊,

  再次询问。

  于是我想是从窗外能够延伸的

  “表面”。

  把这些留给索引吧。

  关于“为什么”的理由,

  无需解释,虽这么想,

  仍然“写在卡片上吧”

  用黑铅笔

  (庭院)去吧,烈火,……           (铜)

  火的退化。

  青蛇降临的朴树,

  (在火中)大概变成了铜。

  燃烧,

  把薄暮黎明送给你。

  拉响信号用的

  蜂鸣器。

  产出金线,

  寻找

  想回归的

  大地。

  悲伤的出口,

  在青铜的河流中清洗,

  退化。

  所以“书写”,

  “悲伤笔记”,

  “再见吧,铅笔”

  ·从斜上方

  某个地方,支离破碎的小船出航,

  某个地方停泊。

  是什么时候,看,翻开游牧民笔记的你

  羊群围拢过来难办啊。

  某个地方,你未接住的投球,

  成了白色安打。

  某个人沉没,某个人,

  “沉没”

  于是,果真某个人沉没。

  身后兔子在取暖,不可思议啊

  某个地方发生的事,在这里也

  真的发生,

  “千万次誓约

  千万次誓约

  千万次誓约

  千万次誓约

  千万次誓约

  千万次誓约”

  连呼千万次誓约之歌会怎样。

  约定被遵守到最后

  问怎么办,啊,这么办呀。

  站到燃烧活人的火堆前,

  你俯视自己

  从斜上方……

  原野尽头的时代 你赶来,

  燃烧的灰烬,

  燃烧的垃圾,

  燃烧的尘芥,

  我想全都是叹气的悲惨结果。

  化为哀叹的迷雾,散落在原野的尽头。

  某个地方榻榻米在燃烧,

  燃烧着的是你。

  这里发生的事

  在某个地方被郑重地了断,

  某个地方日落

  某个地方已是焚炉的秋天

  用不知名的火清洗你的头发

  仿佛是用从死亡世界突然递上的洗发液清洗一样。

  那之后日落继续着,

  全身在秋的沐浴中憔悴。

  “灵魂的喷火器”爆发了,

  你任凭自己被击打,

  乘载你的,那辆,

  绝不回头的救护车来回奔走直到成为碎片。

  你已经是遍体鳞伤,

  如同餐桌上开始被吞食的断气的鸟那样,

  你已厌倦,那样的传说。

  被粉碎成数亿个的微小意志,

  只不过是以前在某个地方见过的,

  意志的重复而已

  也有葵,

  美人蕉也在燃烧,

  何时,何处,

  从你数亿个粪便当中,

  传说诞生,气味由此起源。

  从这儿望去,

  呈现死后世界的画面里,

  以井中汲水之手为柴燃烧的你。

  粉碎为烟尘,

  那一粒一粒中意志连接着表象吗?

(编辑:刘良恒)

网友评论 欢迎发表评论

登录名: 密码: 快速注册新用户
Powered By Google

相关链接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